首页
播放记录

邮储行长倒台有何启示?

实时报道 2013年01月16日 10:42 财新记者 林栋

“跟头”栽在批发类业务,案发与邮储行自身发展阶段密不可分

  主持人:记得在去年夏天,两个月内就有包括农行副行长杨琨在内的三名银行高管先后落马,邮储行行长陶礼明也正是在那段时间被中纪委“双规”。最近的消息是,陶礼明已经被正式批捕。

  中国邮政集团和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曾于2012年6月11日发布公告称,邮储银行行长陶礼明及邮储银行资金营运部金融同业处处长陈红平,因涉嫌个人经济问题接受有关部门调查。近日,据财新《新世纪》周刊报道,陶礼明已经于2012年12月底被正式批捕。

  成立于2007年的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是为了配合邮政储蓄管理体制改革而组建的商业银行,由中国邮政集团控制所有股权。2012年初,邮储银行股份公司正式挂牌,注册资本450亿元。

  主持人:邮储银行行长陶礼明最终没能逃脱被批捕的命运,但是他落马的轨迹也许能给我们提供一丝有益的借鉴。今天我们就请到了财新传媒金融新闻部主任李涛,来为大家做出点评。

  主持人:李涛,你好。我们知道陶礼明的事件当中,他是在去年6月被双规,去年年底被批捕的。陶礼明到底犯下了什么事,他的跟头又是栽在了哪个地方?

  李涛:陶礼明案涉了主要是三宗罪:一个是违规发放贷款,再一个是收受贿赂,还有一个是非法集资。引发他被批捕的一个主要案由,就是它涉及到湖南交通厅副厅长陈明宪案。就是邮储银行违规向湖南高速发放贷款,而陶礼明的弟弟又向湖南高速索贿1000万。

  主持人:那是不是我们可以理解为,邮储银行这次的问题是出在了批发类贷款上,可以这么理解吗?

  李涛:可以。

  主持人:那一般我们都认为,作为银行的对公批发业务,它相对来说是比较稳健的。你怎么评价邮储银行的这个批发类业务呢?

  李涛:邮储银行批发类业务是2009年银监会才批准它做的,因为邮储银行以前是只存不贷的,因为它的贷款能力尚在建设之中。允许它开始做批发业务以后,它分了三步开始做这个业务。头一开始是做的信贷资产转让,后来是做银团贷款,最后才是对公的自营贷款,批发直接贷款这一块。说明它在这一块还处于一个起步阶段,就是它的信贷能力,信贷文化,风控的水平等等都还是有欠缺的,还在建设之中的。所以说,这一块很容易出现问题,因为它份额规模又比较大。

  主持人:也就是说,我们可以理解为,陶礼明案跟邮储银行现在所处的阶段是密不可分的?

  李涛:对,首先就是跟它现在所处的大环境也是有关的。

  主持人:那在2012年信贷紧缩的这样一个大环境下,为什么邮储银行成了市场“公关”的香饽饽了呢?

  李涛:邮储银行我刚才提到,它以前是只存不贷的,它的储蓄资金是转存于央行的。2010年开始,央行将它转存的8000多亿资金就分5年开始转汇到邮储银行的自主经营账户里面,这说明它的钱是非常多的,它可用资金是很多的。它以前是转存商业银行,享受一些无风险的利差,现在因为它有一些成本的要求,所以说它必须把这些钱用出去。另外,它的网点又很多,它的存款业务相对还是比较发达的。所以说,相对于一些中小型银行来说,它是一个很典型的资金拆除行。

  主持人:那现在陶礼明落马了,新的行长又没有合适的人选,那么邮储银行它的行长是如何产生的呢?

  李涛:中邮集团是它的大股东,而且我们知道邮储银行它的董事会当中,有5名是中邮集团的人,就是中邮集团任命的。另外呢,更加明显的,就是邮储银行的分支机构很多都是当地邮政局的领导来兼任的。所以就是,完全由中邮集团来控制这家银行。

  主持人:那这么多年来,母子之间是否把这个关系理顺了呢?

  李涛:现在看来还是没有完全理顺的,尤其是在他们的一些战略发展方向上。中邮集团作为一家邮政企业,它有自己的考虑,它和邮储银行是属于两项完全不同的主业。银行业务它有自身的发展规律,它很明显在战略上会有一些分歧和不一样的地方。但是,最后邮储银行又要屈从于中邮集团。所以说,会出现一些不顺的地方。

  主持人:既然出现了这种不顺,这种关系还没有理顺,那它在未来发展的过程中,邮储银行还会面临什么样更大的挑战呢?

  李涛:它有一个最大的问题,现在还是它的资本金的问题,就是资本金缺口的问题。因为现在,银监会对它实行的是一个差别化的监管要求。它的资本充足率现在是9.5%。虽然满足了银监会9% 的差别化要求,但是距一般商业银行10.5%,而且大型商业银行,我们知道,是11.5%,还是有一定差距的。所以说,它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资本缺口。

  主持人:陶礼明案发之后,其实我们也在思考一个问题。现在高官落马的现象也是屡见不鲜的,是什么环境给他们提供了这样的温床呢?

  李涛:我们国家的银行改革经过这么多年,十多年了,就是股份制改革,但是一直没有解决一个问题,就是官商文化的问题。尤其是,我们虽然建立了董事会、监事会还是管理层,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也没有理顺。就是,有一些银行高官一言堂的现象还是存在的。尤其在业务方面,对于他的监督还是比较欠缺的。比如,虽然我们建立了垂直化的内控体系,审贷委员会等等这样的,但是行长在信贷审批这一块的“一支笔”现象还是有的。

  主持人:既然在这一块存在这么大的纰漏,有没有一种好的办法能够遏制住这种态势的发展呢?

  李涛:我们金融企业,或者国有商业银行的公司治理结构算是很健全了。我刚才提到的。你比如在美国,美国的银行当中它没有监事会,我们是有监事会的;在德国模式当中,是不存在专门董事会一说,我们是有的。所以说,我们的制衡机制或者说公司治理,从治理结构上是很健全的。但是,就是它不严格执行。更深一步来讲,就是我们在高管的选任方面,这一块现在还没有完全市场化。就是说,能上不能下,不能广泛的选择,问责体系不是很健全等等,这些问题都需要一个市场化体系的解决才可以。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李涛的点评。

  主持人:陶礼明出事显然是个人问题,但“一把手”被拖下水,所在银行恐怕也难辞其咎。既然中国的银行治理结构实际上比许多发达国家都好,那为什么得不到严格的贯彻执行?这真该值得监管者好好思量思量。

  

版面编辑:李禹谖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辅仁药业 tpp 平安大厦 负面清单 东北特钢集团 作家陈映真去世 总统辩论 中央军委 法国国旗 李雅 社会抚养费 中国企业500强 有其屋 非洲象 邹承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