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欧元区各国不同凉热

请问 2013年01月25日 18:01 财新记者 唐家婕 见习记者 袁新

罗兰贝格CEO认为,德国大选无碍经济,西班牙忧虑最深

  财新记者 唐家婕:

  我们讨论一下德国大选可能带来的不确定因素。德国民众对增发欧元和救助其他国家都有强烈的意见。你担心这种不确定性吗?

  罗兰贝格管理咨询公司全球CEO 马丁·威蒂什(Martin Wittig):

  大选年经常会制造出很多不确定性。但是最有意思的是,在德国,许多不确定性是围绕政党而不是某个人的。我认为在当下,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是德国无可争议的领导者,这也是民意调查的结果。普遍认为,她还会做很久的总理。问题是,公众在大选中如何表达意见。上周日的区域选举结果不相上下,地区议会呈现出平衡的状态。反对党占据了多数席位,可以阻挡许多政策行动。因为在大选年,他们会以此作为政治工具。这也影响了很多企业。

  不过德国一个巨大的优势是,施罗德(德国前总理)发起的改革将会持续,无论谁的政府上台。他们的能源政策会改变,他们已经有了很多进展。因此,即使政府发生了更迭,也不会发生剧变,以至于德国的企业考虑要离开国家。税收也不会有大幅提高。我们只会看到适度的改变,务实的改变。从前一届政府,也就是默克尔保守派政府的前任那里得到了这样的认识。所以,我认为,无论整体经济、企业还是企业经营者,对德国大选都会持相当轻松的心态。

  财新记者 唐家婕:

  那么现在看起来,在欧元区,什么问题的麻烦最大,谁是最危险的国家?

  罗兰贝格管理咨询公司全球CEO 马丁·威蒂什(Martin Wittig):

  最糟糕的当然是希腊。不过最近它有缓慢复苏的迹象,从心理上这能稳定住局势。心理因素的作用是很大的。从商业角度看,最危险的当然是西班牙。因为它有庞大的人口,失业率会引起社会不稳。所以如果有政局不稳的问题,很可能发生在西班牙。另一个问题是意大利的大选会怎样,能不能有人继续推进意大利的改革。他们的方向是正确的,也有基础。问题就是大选之后会发生什么。

  

责任编辑:王嘉鹏 | 版面编辑:李禹谖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两弹一星 粤传媒 全国人大常委会 票据法 法国国旗 嘉能可 中央委员 三个有利于 祁斌 国九条 十八届五中全会 作家陈映真去世 极右翼 南华早报 曾荫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