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放开IPO助中国股市回归健康

请问 2013年01月28日 16:09 财新特约记者 褚琳 记者 戈扬 实习记者 王璨

胡汝银认为,IPO审批制是中国股市乱象之源,须建立自由发行制度

  主持人 张洁:

  日前,证监会宣布将对排队IPO的公司的财务进行重新审核,范围之广、力度之大号称史上之最。这种运动式的财务审核能够提高上市公司的质量吗?为何拥有全世界最严厉上市审批制度的中国却屡屡爆出上市公司造假的丑闻?为何股市如此低迷,仍有近千家企业排队赶着上市?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上海证券交易所首席经济学家胡汝银。

  胡汝银,上海证券交易所首席经济学家。长期致力于产业组织、现代公司理论、现代金融市场和新制度经济学等方面的研究,主持过多个重大课题,为制定金融政策提供理论支持,也是中国上市公司治理制度建设的主要推动者之一。

  特约记者 褚琳:

  全球经济整个都比较低迷,相对来说中国的市场,中国的经济状况还是比较好一些的,但是中国的股市在全球的市场当中表现却是垫底。股市是经济晴雨表的这种说法和目前现实当中出现的这种现象我们该怎么理解呢?

  上海证券交易所首席经济学家 胡汝银:

  有人说中国经济增长很快,但是股市熊冠全球,这个说法有一定的道理。你比如说中国经济,我们可以看到在次贷危机之后,我们政府有一个4万亿的财政刺激计划,加上9.7万亿的银行的贷款的增加额,这样一个刺激计划,它实际上是对我们整个经济来讲呢,它既有止住经济下滑的作用。另外它有一种刺激过度,导致我们很多行业投资过度,资产、价格迅速上涨。

  你比如说我们的钢铁业。我们钢铁业通过在2009年前后其实有很多地方的钢厂,它们要么是要倒闭了,要么它是要缩小规模,但是有了4万亿加9.7万亿之后,它们不但不调整、不下马,相反大干快上,所以我们现在就是钢铁业全国的产能大概是8万亿吨左右,但是实际上我们的需求可能只有5万亿吨左右,(所以是过剩了)所以严重过剩。所以我们一方面是经济高速增长,另一方面企业的盈利水平没有相应地增长,甚至在恶化。

  如果说中国的股民还在水深火热之中,大洋彼岸的美国投资者则看到了资本市场的春天。自2008年以来,美国经济受到次贷危机的影响,增幅放缓,不过数据显示,去年以来美股一直保持上涨态势,包括标普、道琼斯等还创下近年来的新高。

  上海证券交易所首席经济学家 胡汝银:

  美国和我们完全是相反的。美国尽管它有次贷危机,有房地产行业的下滑,但是它有几点:第一点,美国的房地产调整,它的价格是迅速的下滑,它的价格基本是调整到位了。再另外一个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它有很多你比如说像苹果等很多公司,它的盈利是史无前例的,所以它经济,尽管经济下来了,但是它经济下来了以后它的结构调整很到位,另外它有一些行业,它是一个全球型的业务,这些业务又是在不断地扩张的。

  像S&P 500,还有道琼斯指数,它创了次贷危机之后的新高,弥补了以前的跌下去的跌幅。它其实是反映了美国的企业的盈利面的改善。我们中国经济尽管在增长但是企业盈利面没有那样向前增长,所以这个经济非常好的解释了我们经济发展的这样的内在因素。

  在下探至1949点的低位之后,A股涨幅超过18%。胡汝银认为,从市盈率的角度看,中国上市公司的股价偏高。所谓市盈率,通常是指在12个月内,股票的价格和每股收益的比例,投资者以此来衡量自己的投资收益。市盈率越低则意味着股票的价值越高,市盈率越高则越说股票的投资价值越低。虚高的市盈率使股市缺少长期的价值投资者,盲目炒新、狂热炒小、博傻炒差、频繁交易等投机行为则成为中国股市的主流。

  上海证券交易所首席经济学家 胡汝银:

  我们有将近38%左右的公司它的市盈率是超过了40倍,所以它仍然是一个非常高的位置。再就是我们大家可以看到,我们最近有一些新股上市,新股上市,你比如说是浙江世宝,它呢第一天,它的收盘的上涨比率,相对于IPO的价位是超过了600%,所以这个是一个非常crazy,非常疯狂的一件事情。

  特约记者 褚琳:

  那为什么市场会出现这么一个疯狂的一个追捧?

  上海证券交易所首席经济学家 胡汝银:

  疯狂的追捧应该说背后的因素是,第一点投资者不太理性,大家愿意去炒新,因为大盘,他们觉得大盘没有什么太多的机会,所以大家都进来炒新。我不看基本面,就是希望其它人比我更傻,我拼命地向上炒,炒了以后,大家再轮环地,轮回地来做这种上炒。

  特约记者 褚琳:

  所以买股票的目的就是卖给其他人,只要自己不是最后一棒?

  上海证券交易所首席经济学家 胡汝银:

  就是投机,就是火中取栗,那么大家都喜欢玩这样的游戏。另一方面就是从理论上讲是因为这个市场供求严重不平衡。为什么中国会炒新?在美国你要发行股票是自由的,你随便去发好了。如果你炒得很高,那就有大量的公司会进去,你根本不可能炒得很高,它把股票全部扔给你。但我们不是这样的。我们首先发行的时候,不是自由发行。你可以是审批制,但是有两个环节必须是自由的:第一我上市申请、上市审核的申请是自由的。第二我发行是自由的。我自己来定,我发行人还有承销的券商,我自己定什么时候发行,而不是由监管机构来安排。

  胡汝银认为IPO审批制度是中国股市乱象丛生的根源。正是由于发行不自由,股票定价机制不是由市场来决定而是行政管制,一方面使得市盈率过高,市场充满投机情绪;另一方面长期管制过度而处罚不严,容易造成寻租,滋生腐败。他认为现行的IPO审批制度亟待改革。

  上海证券交易所首席经济学家 胡汝银:

  我讲的是三点,自由申请,申请发行,然后即时的审核、核准,只要核准过了以后自由发行。是三个环节,仍然是要有审核的。美国它也是你去自由地注册。注册制它也要进行审核,它只不过不叫我们核准的字样,它只是合规的形式的。(他只要合乎法律和上市的规则)它也是只要你合乎上市的门槛,审核就是主要是保证你一定要达到审核的门槛。另外就是你信息披露的内容,必须做到完整、准确、及时。准确它是法律上的要求,它审核的时候不保证你信息的准确可靠的,但是你若是造假,上市以后那就是让你付出的代价,是远远超过你造假的收益。所以就是说,所谓以信息披露为本的发行制度,它配套的东西就是,它有尖牙利齿的法院、检察院、监管机构。你像美国,还有就是投资者的私人实施机制,所谓私人实施机制在美国它有集体诉讼制度。集体诉讼制度就是当你有N个投资者都受到了比如说虚假信息披露伤害的时候,其中只要有一个投资者站出来打官司,打赢了,那N-1个,就是其他的投资者都可以同时获得赔偿。

  胡汝银表示,要具备公共的司法机制,同时也要有到位的私人的法律实施机制,才能够保证股市交易的公平、透明,也能够保护投资者的利益。不过,“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他也建议投资者必须需保持理性,做好功课再入场。

  上海证券交易所首席经济学家 胡汝银:

  谁来教育投资者?其实是投资者自己教育自己。那投资者怎样自己教育自己,只有,你比如像香港市场这样子,人家炒亏了,他亏的难受了,亏得经济上受不了了,他自己就跳楼,自己跳楼,有几个投资者跳楼了,大家看就警觉了。就在我们的市场上,我们投资者,他在买小菜的时候,在买衣服的时候精挑细选,但是买股票的时候,却看小道消息,去追涨杀跌,不做功课,这是非常非理性的。

  主持人 张洁:

  十八大报告指出,改革的突破口就是要处理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具体到证券市场上,就是要清晰界定市场和监管部门的职责范围。股票市场既然是市场,就应该由上市公司和投资者双方博弈来决定,交易本身和监管部门没有关系。监管部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保持市场交易的公平有序,保证没有人造假。只有改革股票发行制度、让股票定价市场化,中国股市才有可能向一个长期健康的方向发展。  

责任编辑:周勇 龙周园 | 版面编辑:李禹谖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资本充足率 非法集资 李显龙 李雅 版税率 嘉能可 极右翼 卢旺达 龚正 tpp协议 无法控制 孟晚舟 去产能 东江环保 奥朗德视察航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