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劳动人口拐点之后

实时报道 2013年01月29日 11:01 财新记者 林栋

中国人口优势正缓慢消失,产业升级亟待推动

  主持人:提到中国的特色,从小大家就特别熟悉的一句话是“地大物博,人口众多”。人口数量多既是中国过去几十年经济发展的支柱,同时也是社会的沉重负担。现在一个值得关注的人口拐点已经出现:中国的劳动人口开始减少了。

  国家统计局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末,中国拥有15至59岁的劳动年龄人口约9.4亿人,比2011年减少了345万人。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数量第一次出现了绝对下降,比此前多数人的预期更早。对此,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坦言,中国劳动人口变化与人口出生情况有深层次的联系。他表示,“至少在2030年以前,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会稳步、逐步的减少。”

  中国GDP增速在去年已放缓到7.8%,一年共创造出了284万个就业岗位。随着劳动年龄人口的减少和劳动力成本的上升,“中国的人口红利何时会耗尽”这个问题引起了广泛议论。

  主持人:人口结构的变化,对接下来中国经济的增长会产生怎样的影响?需要做哪些方面的工作,才能使人口红利得以延长?今天和我们一起来讨论这个话题的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张车伟先生。

  主持人:张先生,你好。我们从现在最新的数据可以看到,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数量首次出现了绝对下降。对中国经济来说,这个变化在近期会不会带来比较大的影响呢?

  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所长 张车伟:我觉得,这样的一个变化应该说是一个标志性的变化,对于中国来说。因为过去,我们一直是劳动年龄人口不断在增长,劳动年龄人口在总人口中的比例也不断在上升。那么,今年开始一个下降,这也正如我们过去预测的一样。实际上,我们过去的预测,也都是在这两年,预测到我们的劳动年龄人口总量开始下降,占比也有可能在缓慢的下降。这是一个标志性的变化。这样的一个变化,我想说,可能很难你看到它突然的或者说我们大家感受到的影响。但是,这样的一个转折和变化以后,带给中国的长期的影响,我觉得将会慢慢显现。就是说,我们的劳动年龄人口供给的状况,跟过去相比,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主持人:其实从去年开始,年中也好,年底也好,有几轮媒体一直在说中国的招工难。从去年开始的这一轮的招工难,尤其是沿海地区,是不是也跟我们的劳动年龄人口不断下降存在一定的关系?

  张车伟:实际上,在十年前,我们国家的劳动年龄人口增长的速度已经放缓了。增速放缓以后,在某种程度上就造成了我们的招工难。当然,我觉得招工难更重要的原因,还不能说是我们劳动年龄人口结构的变化,更多的还是因为我们经济的快速增长,我们创造的就业的机会不断增加。从一个存量的角度来讲,数量越来越大,供求两个方面的原因吧,使得我们出现了招工难。当然,我觉得,这种劳动年龄人口出现减少以后,肯定会进一步加剧这样的趋势,这是毫无疑问的。

  主持人:我们现在谈到劳动年龄人口,其实在过去几年当中,经常被拿来和中国作对比的是印度,而印度它的青少年人口的数量非常庞大。那么,中国已经发生的这种人口结构的变化会不会影响到跟其他国家的竞争力比较呢?

  张车伟:如果是从人口的年龄结构来看的话,我们的竞争力的优势,和印度相比,还是继续会保持的。我觉得,可能还会保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这主要是因为,现在印度,它的年龄相对我们来讲还比较轻,再有一个是它的抚养比还是比较高的。意思是什么呢?就是说,比如说16岁以下的人口占比,它是比较高的。这样的话,等于劳动力占整个人口的比例比我们要低得多。这就意味着,它的劳动力需要抚养的人口比我们要多。同时,我们现在老龄化也没有特别严重,当然老龄化速度很快,但也没有特别严重。所以,你要单从劳动年龄人口占比来讲,我们现在显然还处于非常高的一个优势。那么,这样的优势随着我们劳动年龄人口的减少,这样的优势会缓慢的消失或减少。但是,我想要一个很长的时间,才会让印度它的年龄结构比我们更有优势。

  主持人:其实,我们都知道,中国得益于人口红利最大的是制造业。但是,现在中国周边的一些国家,像越南、柬埔寨,他们的人工成本仅为中国的三分之一。已经有一些制造业企业在搬家,或者在考虑搬家。那是不是我们廉价劳动力优势失去了,就意味着制造业肯定要走下坡路了?

  张车伟:我觉得,你说的这个问题也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我觉得,你看一个竞争优势,或者劳动力的竞争优势,不要光看他的成本是多少,他的工资水平是多高,你同时还要看到这个劳动力的劳动生产率有多高。这个劳动生产率是一个综合的因素,既和人的素质有关系,同时也和你的生产方式有关系,你的技术装备和你使用的技术有关系。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现在的劳动力成本固然在上升,但是不要忘记中国制造业的劳动生产率要远远高于刚才你说的那些国家。高得可能要比我们的成本高得幅度更高。这也就意味着说,我们国家在制造业领域的这种竞争优势,我指的不是最低端的制造业,我指的依然是一般制造业,这样的竞争优势,我自己觉得,和这些国家相比,我们的竞争优势还是比较大的。

  主持人:其实,这次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在公布宏观数据的时候也谈了人口红利的问题。劳动年龄人口的减少是不是意味着人口红利的消失,他认为这个问题目前还是有争议的。您是持什么样的观点呢?

  张车伟:人口红利这个词,可能对于专家来讲,和对于一般的老百姓来讲,可能理解的不是很一致。很多人可能就把这个问题给简单化了,认为说,我的劳动年龄人口下降以后,人口红利就消失了。实际上,在我们这种研究的角度来讲的话,我觉得人口红利指的应该是一个相对的时期。比如,就是我的劳动年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比较高的一个时期,劳动力的负担也比较低的一个时期。这样的一个时期,你可以看到,既包括我的劳动年龄人口占比不断上升的过程,同时也应该包括劳动年龄人口缓慢下降的过程。只要没有下降到我们负担比较重的时候,应该说都是一个有利的时期。

  主持人:我们知道,有很多国家都是在人口萎缩问题已经出现的时候,才开始升级经济发展模式和提高生产率的。相比来说,中国的经济转型算早还是算晚?

  张车伟:我觉得这个就很难讲,说哪个国家在哪个点上实现了结构的转型和升级。应该说,你观察一个国家经济的发展和结构的变化,我觉得它一直是在缓慢的进行的。所以,你不可能是说,我到了一定的阶段,我必须要转型了才转型。而是说,我的经济发展的自然规律要求你时时刻刻不断的转型和升级。就是说,有些产业可能是十年前你很有优势,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在你这生产节能就没有优势了,你可能就需要转型到别的一个产业上去。同时,我觉得这种技术的进步,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是每一个国家时时刻刻都在追求的一个发展目标。也不是说,我在人口结构轻的时候我就不需要提高劳动生产率。因为不提高劳动生产率,实际上,你就没有一个增长的重要的来源。实际上,经济增长只有在劳动生产率提高的情况下,你的增长才会惠及到更多的老百姓。如果你的劳动生产率不提高,那么你不可能创造对你来说相对富裕的一个生活。所以,我觉得,追求劳动生产率的提高,追求经济结构的转型和升级,并不会是因为人口年龄结构的变化才会做。而是说,这样的变化可能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快,或者进一步的去促进我们的结构转型和升级。

  主持人:其实我们提经济转型也有一些年头了,那么您觉得,我们现在是处于比较乐观点的情况呢,还是相对的,我们的经济转型要更加快一些?

  张车伟:我们的转型升级呢,应该说,现在做的还不是特别好。就是说,从现在来看的话,我们经济结构的问题是非常突出的。当然这种结构性的问题,不光包括这种投资消费的结构,我们的对外依赖比较重,同时我们的生产结构问题也是比较大的。比如说,我们制造业当中低端的比重非常的高;同时,我们生产的产品也没有完全定位为国内。就是说,我们的制造业制造的产品很多,它的消费群体是在国外。这个我觉得,跟我们也不是特别合拍的。这样的话,就看起来,我们好像生产了很多东西,但是我们老百姓,你经常可以看到,没有享受到这样生产能力扩大带来的一个好处。所以,从这样意义上来讲,我们转型升级的步伐应该来讲是不尽如人意的,而且也是现在和今后必须要解决的一个重大的和现实的问题。

  主持人:在张车伟看来,由于当前中国的劳动生产率相对而言还算比较高,因此短时期内,中国一般制造业所具备的优势还不至于消失。但无论是乐观派还是悲观派,都一致认同,下一步更紧要的应该是提高劳动者的素质。技能水平提升了,才有可能实现产业升级,而且也只有这样,工薪阶层才有机会真正实现收入倍增。

  

版面编辑:李禹谖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两弹一星 粤传媒 全国人大常委会 票据法 法国国旗 嘉能可 中央委员 三个有利于 祁斌 国九条 十八届五中全会 作家陈映真去世 极右翼 南华早报 曾荫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