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李侃如谈中美经贸关系

宏观名家谈 2013年02月04日 08:21

知识产权保护、相互投资与监管兼容问题可能成为热点

  主持人:

  布鲁金斯学会资深研究员李侃如(Kenneth Lieberthal)是美国当代卓有成就的中国问题专家之一。他在克林顿时期担任国家安全事务总统的特别助理和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局资深主任,同时也曾是奥巴马政府在亚洲和中国政策方面的高参,在美国政府对华政策的制定过程中起到过举足轻重的作用。最近李侃如在北京接受了财新记者的专访,下面就让我们听一听他对奥巴马政府下四年以及中美关系的看法。

  记者:

  在奥巴马总统的第二任期里,在经济政策领域,将会有什么变化?

  李侃如:

  美国当前最大的问题在于,如何将我们的财政状况重新引入正轨,我们现在债务还是可以控制的,不过10年之后,它将失去控制,除非我们改变财政收入和支出上的政策。这是当今华盛顿最重要的争论,我们像婴儿一样迈出了小小一步,不过问题并没有真正解决。在下个月,也许下一年,这将成为华盛顿面临的最重大问题。其他经济政策在很大程度上都取决于我们如何解决这一问题,这也是现在政治的焦点议题。

  记者:

  过去四年中,我们看到有时美国和中国之间会因为汇率产生摩擦,有时会因为制造业出口,以及其他的不平衡因素,那么今后四年中,两国之间的经济贸易问题主要有哪些?

  李侃如:

  我想汇率不会再像原来那样重要,知识产权将会变得格外重要,如果有什么会吸引更多美国的关注。从美国的角度看,我想就是中国的盗窃知识产权,这将是个大问题。第二个大问题应该是中国经济的对于美国投资的开放问题。当我说开放的时候,并不是说你是否允许投资,而是说在开放各种具体的投资领域,比如金融服务,美国公司在这里特别有竞争力,但现在这部分对于外国投资者是全部或部分关闭的。第三,中国在美国的投资,这部分增长十分迅速,不过仍然有很大的增长潜力。如果你环顾世界,所有发达的工业化国家中有经济增长的地区,它们本质上还是在美国的,不在欧洲,也不在日本。所以,这里有很多具体的问题需要解决,来确保中国公司知道如何在美国投资,有信心投资,并且知道如何成功投资。因此我认为双边贸易协议将会变成一个越来越重要的话题,这正在被讨论,不过仍然有很多工作以使问题得到完整的解决。

  最后,一些具体的问题也会出现,变成大问题。比如,最近的出现了关于中国企业的审计问题,那些在反向并购中收购了美国上市公司的中国公司,他们的账目被认为是有问题的。我们有规定,要求所有的原始审计的账目必须对证券管理委员会公开,不过中国并不要求公开这些账目。对于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这就有可能成为严重的障碍。所以,这里会有一些奇怪的问题成为焦点,我们很难预测它们,我们必须小心这些可能发生并成为大问题的事情。

  主持人:

  最近,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在一二月合刊中采访了10名知名政治家、学者,列出了10项奥巴马有望或者说应该在第二任期内完成的工作,从救助欧洲到停止使用地雷和集束炸弹,涵盖了各个领域,唯独没有提到与中国相关问题。增新这个文章你应该也看到了,为什么没有列举跟中国相关的问题呢?

  财新传媒国际财经评论员李增新:

  一开始我刚看见这篇文章我也有一点吃惊,当然我们也可以看到,这10项是找了10个人,每个人说出他心中认为最应该做的或者最紧迫的,那么这一块肯定是不全面的。

  你看李侃如在片子说到的这些,经常成为热点话题,比如相互投资开放的问题,比如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以及我们常说最近新出现的监管监制问题。好在中美之间有中美商贸联委会以及我们不知道会不会继续进行下去的战略与经济对话,那么这种沟通的平台实际上是存在的。

  另外这10点当中都没有提到中国,也可以从侧面反映出来中美之间的经济关系确实是在变的越来越成熟。从美国的角度来看,中国的决策者领导层已经越来越多的理解了美国的政治体系与决策机制,那么另外一点呢,中国的决策层已经能越来越把商业纠纷贸易摩擦与两国关系区分开来,那么也就是说在他们眼中,中美之间因为一些特殊的领域或者个别的案子使中美两国关系显著恶化或者脱轨,这样的机会可能变得越来越小。

责任编辑:李增新 | 版面编辑:冯仁可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埃博拉 平安众筹网 胡新娜 好大一棵树 亟待 一期一会 中债登 中央军委 一致行动人 中信保 冀中星 融创中国 郭广昌 两弹一星 龚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