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前海跨境证券业务胎动?

快评5分钟 2013年02月21日 07:46 财新记者 莫凌姣

QDII2试点预热,个人投资者“出海”机遇和挑战并存

  主持人:

  让我们首先来关注前海金改的消息。作为“特区中的特区”,深圳前海的一举一动都颇受关注。在年初首单跨境人民币贷款试水之后,跨境证券业务成了各界关注的焦点。短期来看,这意味一度被叫停的“港股直通车”正逐步重返轨道。远期来看,这关系到未来资本市场将如何进一步对外开放。

  1月中旬,前海管理局局长郑宏杰在深圳“两会”上透露,将推出跨境证券业务。对于这项业务的主要内容,市场上存在很多不同的设想和猜测。但其中QDII2,也就是境内个人投资业务,得到了市场普遍的关注。事实上,深圳市政府在2012年就向中央提交了申请,要求开放包括QDII2、QFII2和RQFII2的业务试点。这一系列的做法,实质上在为境内合格个人投资者走向境外资本市场铺路。同时,境外个人资本也能够引入境内。

  罗兰贝格合伙人兼大中华区副总裁 彭怡:

  大量的散户出去是不太现实的,管理成本也太高,那一定是有一定的资金门槛,那到底是设在100万还是1000万,这个可能是一个政策上的考虑。第二个更加重要的是这些人他们的投资意识和风险承受水平。

  七年前,QDII落地中国。在多年管理经验累积的基础上,QDII2推出的时机逐渐成熟。今年1月,央行行长周小川和证监会主席郭树清先后提到QDII2试点。这让市场猜测,QDII2已经越来越近。但考虑到QDII2是在QDII的框架下提出的,鉴于QDII过往的业绩,一些专家并不看好QDII2试点。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 殷剑峰:

  2008年国内很多银行把QDII投到香港,全部是巨额亏损,最近又暴露出来,QDII是巨额的亏损。这里面有很多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国际金融环境非常动荡,这时候你把钱赶出去,炒国际金融产品,这实际上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情。

  主持人:

  虽说“出海”有风险,但值得玩味的是,一些投资明星已经开始押宝前海的跨境证券业务。比方说昔日的“公募一哥”、前华夏基金副总经理王亚伟就已经在前海办起了资管公司。一旦前海的市场与境外打通,境内的投资者必定会获得更广阔的投资机会。

  由于前海的特殊战略意义,中央已经成立包括二十多个部委的“部级联席会议”。在前海的各项政策落地之前,还需要在各个部门之间进行协调,同时修订相关法律条款。

  罗兰贝格合伙人兼大中华区副总裁 彭怡:

  一旦去境外之后,国外的资本市场,我们用经常说的一句话,其实我们现在在河里游泳的话,以后就是在大海里游泳。你会看到更加波澜壮阔的景象。有各种衍生产品,你可以做买空和卖空,可以做很多指数的衍生产品。那么这些在国内现在是不能做的。到未来,给你做整个资本的组合、资产的组合,提供了更多的方式和渠道。

  彭怡认为,跨境证券业务在带给国内资本更多投资空间的同时,还能缓解巨额外汇储备的压力。但正是由于跨境投资将涉及资本流动的问题,其影响需要进一步评估。这就反过来让跨境证券的推出更加谨慎。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 殷剑峰:

  它导致最重要的结果肯定是钱从香港进来,而不是我们的资金输出去。事实上,中国的资本输出采取的根本就不是这些形式,根本就不是通过资本项目下的短期证券项目的这种输出。如果资本输出的话,一定是通过这种机构方式,特别是直接投资,比方说像开发银行,在国外做的开发区的贷款,基建贷款,一定是通过这种方式。

  殷剑锋认为,受到额度限制等因素的影响,QDII2带来的跨境证券业务很难成为资本输出的通道。不过,机构的反应要强烈的多。香港资本市场已经开始预热。私募机构蠢蠢欲动。而社保基金则火线入股参与跨境证券业务的境内券商。

  主持人:

  无论是个人投资者走出去,还是境外资本走进来,在新的形势下,资本市场的监管者必须对于市场的开放度做出回应。而其中涉及到的政策创新和体制突破,对于未来更大图景中的金融业改革意义重大。我们将继续关注前海金改的消息。

责任编辑:张岚 | 版面编辑:冯仁可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融创中国 秦晖 奥朗德视察航母 中债登 引力波 期货交易时间 prl 地方债务 新凤霞 司法改革 长江流域 卢旺达 中央军事委员会 e租宝 去杠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