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放记录

前总统顾问谈美国社保

宏观名家谈 2013年02月25日 09:31

认为美国社保可持续性受到人口老龄化挑战,支出应讲求效率

  主持人:

  作为克林顿时期的白宫战略策划与传播总监,现任博雅公关全球CEO唐·贝尔(Don Bear)对于美国的国内政治生态环境一直有着清醒而独到的认识,他不仅成功帮助克林顿在1996时年连任美国总统,和还多次领导了克林顿时期的美国总统讲稿的撰写工作,其中包括1995年到2000年的美国国情咨文。最近,财新记者在北京采访到了唐·贝尔,下面就请听听他作为前白宫核心幕僚,对于美国财政问题的看法。

  财新记者:

  我们知道美国的债务已经达到16.4万亿美元的上限,我们从2010年就开始听到两党为这个问题激烈斗争。我的问题是,如果设定债务上限本身就是为了被打破的,你们又为什么要设定它?

  博雅公关全球CEO唐·贝尔:

  这是我们宪法规定的,我们必须要有能力为提供的公共服务埋单,这是强制给我们的,我们不仅要有一个平衡的财政,同样要有一个合适的领导。因为债务的上升,这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挑战。某种角度来说,我们有它是一件好事,否则的话,有些东西会比现在还无法控制,事实上,债务上限仅仅是一小部分问题,更为严重的问题是我们如何使用这些借来的钱,最值得关注的是我们快速增长公共医疗支出,因为我们人口正在老龄化、也就是说,婴儿潮一代人,比如我,已经达到需要医疗保障的年龄,也就是我们的社会保险要为老年人负责了,老年人口的增长太迅速了,我们的社会保险费用也要随之增长。这意味着,我们的钱都花在了老年人身上,我们没有能力给年轻一代花钱,在教育,基础设施,以及所有使年轻人有能力为自己建设美好的生活的地方。

  财新记者:

  谈到人口的代际交替,很大一部分美国人将进入退休年龄,这将为社会福利带来巨大的压力。那么,你是否认为美国债务水平真的有希望下降?

  博雅公关全球CEO唐·贝尔:

  有可能,我们可以尝试去做,但是这会很难。因为这看起来像是减少人民期望获得的利益,我们需要尽快开始,希望能够向整个国家解释这到底意味着什么。我指像提高退休年龄,也就是提高获得健康保障,医疗保障,以及社会保险的年龄限制,也就会为我们节省大量的财政开支。我们需要提高对“经济状况调查”的重视。并不是我们社会和经济中的所有人都需要同样水平的帮助,有些人有比别人更多的维持自己的生活的方法。所以我们需要确保,我们的资源是瞄准在社会中最需要帮助那些人身上的,而不是仅仅是付给每个人同样的数目。

  主持人:

  据统计,1945年,美国在职人口和退休人员的比例为42:1,即41.9个工作的人供养一名退休老人。1999年,这个比例已经迅速缩水为3:1。据估算,到2030年,这一比例会进一步缩小到2名在职人口供养1名退休老人。

  增新,我看人口老龄化,赡养率提高的问题,是一个美国、欧洲,全世界都在面临的问题,有什么解决的途径?

  李增新:

  其实有两个方面可以做。要么尽量保持自己人口的年轻化,要么你就提高按官方认定的老年的界限。对于美国来说,不管是它现在的移民政策,还是正在进行的移民政策改革,实际上都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功用,就是让美国的人口尽量保持年轻。这对欧洲来说,实际上就不适用,欧洲能做就是提高退休年龄。从这些片子来看,不管是欧洲还是美国,相对于它们来说,对于中国,将来面临的问题,或者说任务更加艰巨。

  那么另外一点,我觉得他说非常对的一点就是关于社会福利,社会保障这一块,公共支出的效率究竟有多么的高,你这部分钱是不是真正花给了有需要的人。那么这一块我们又联想到我们中国,现在的中产阶级,或者中等收入的人群,他们的知识,他们的眼界其实比较开阔,那么他们发出来的声音也是比较强的,那么我想对于他们现在的一些社会福利啊,一些保障实际上已经做得非常好了,而对真正有需要的人群,我觉得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

  

责任编辑:李增新 | 版面编辑:邱祺璞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季建业 交易商协会 bdi 比较 郭瑞民 乌坎 从0到1 钓鱼台七号院 曾荫权 中信保 对赌协议 五大战区 医学生 全面深化改革 曹建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