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行政主导城镇化只会失败

请问 2013年02月26日 12:46 财新记者 霍侃 戈扬

马晓河认为,城镇化应市场主导,政府的工作是改革户籍和土地制度

  主持人 张洁:

  “城镇化”眼下是个热门词汇。中国城镇化已走过30年,为何被视为下一步发展的重点?日益扩大的城乡收入差距和僵化的户籍制度会因为城镇化的发展有所改变吗?怎样避免城镇化变成地方政府盲目扩张、过度投资的新战场?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马晓河。

  马晓河,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曾先后在北京市计委、国家计委工作,长期从事经济发展战略、产业结构和产业政策、城乡经济关系的研究,多次受高层邀请参加经济形势座谈会,为宏观经济决策提供咨询。

  为什么城镇化可以拉动内需呢?马晓河算了一笔帐:每增加一个城市人口,至少会拉动10万元的公共设施投资;每个农村人口转移到城市,增加的消费至少拉动内需1万元。未来十年将有数亿农民因为城镇化转为市民,由此拉动的投资和消费将非常可观。马晓河还指出,官方公布的2011年中国城镇化率数据偏高,中国的城镇化水平实际还在低位徘徊,滞后于经济发展阶段和工业化水平,未来有很大的潜力可以挖掘。

  财新记者 霍侃:

  你看除了常驻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这个指标,还需要从哪些指标来衡量目前的城镇化?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 马晓河:

  我们的城市化是按照人口的常驻,就是常驻城市化人口的比重就是城市化水平,按照这个统计的要求我们去年(2011年)是51.3%。6.9亿的城市人口里面实际有一部分是没有城市化的,将近1.6亿人口是农民工。所以严格意义上中国真正的城市化应该是40%。

  在马晓河看来,尽管中国的城镇化率仅为40%,资源配置却极不平衡:一边是大量公共资源优先配置在北上广深等少数大城市,人口大量涌入导致城市不堪重负,最终不得不采取行政手段来控制;另一边是广大中小城市发展远未跟上,差距被越拉越大。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 马晓河:

  我们过去几年中包括重点放在了大中型城市。一个省就保一个省会,全国就保一个北京上海。大量的公共资源优先的配置在大城市,导致大城市的基础设施越来越好,越来越现代化,公共设施越来越好越优质,所以导致全国人民都向往着大城市。所以人们就越来越向大城市拥挤,拥挤之后大城市负担不堪重负,反过来用行政手段去限制,限制你购房,限制你买汽车,最后用行政办法。所以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财新记者 霍侃:

  真正要发展小城市或者小城镇的话,其实在财税体制甚至是行政体制都需要配套的改革?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 马晓河:

  我认为我们现有的城市管理体制必须改革。不是要以大管小而是要以大带小。我是省级城市、副省级城市,你是县级城市你就得听我的,你是我的下属,你财力得向上交,事权得向下放,这种体制不行。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就是在公共资源的配置和产业结构的分布上要大小城市要衔接。就是说现在的竞争状况,我为了扩大我的GDP,为了扩大财政收入,我把我的产业,全世界的产业恨不得都吸入到我的城市中,你周围的城市向边走向边靠,这不合适。适应在哪里发展就在哪里发展,甚至大中小城市里面应该是采取服务和带动作用,让它们基础设施对接,公共服务对接,产业在空间上合理布局。

  财新记者 霍侃:

  户籍制度大家都觉得是一块很难啃的骨头,这个领域你觉得要怎么突破?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 马晓河:

  户籍制度改革和社会保障制度的改革应该是渐进式、分层化。一个晚上让农民全部跟城里人一样是不可能的。

  我觉得大城市应该探讨有具备条件的人去进入城市,叫进城年限,比如说就业的时间,就业的岗位,就业岗位与收入有关系的,还有住房,学历,我觉得是合理的。还有一个我要补充,就是说实际农业人口转移为城市市民人口,一个最大问题就是转移成本谁来承担?现在我们当前各级政府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农民工进城他的红利我吃了,就是低工资,又不承担他的成本,不承担他的社会保障,不承担他的就学,不承担各种福利,我就用你劳工。

  除了户籍制度之外,如何处理好农民手中的土地也是城镇化发展中的难点。在现行体制下,农村土地归集体所有,个体农民没有自由买卖土地的权利,无法享受到土地交易的巨大增值;地方政府享有经营土地的权力,每年数万亿的土地出让金甚至已经成为地方政府最大的财政来源。近年来因为农地征用的利益分配不公产生了大量的对抗性冲突和群体事件,浙江乐清的“钱云会”案、江西宜黄的拆迁自焚案就是其中的代表。

  财新记者 霍侃:

  您觉得以后需要土地管理制度的改革来避免这种情况?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 马晓河:

  现在我认为在土地制度上,土地的流转应该与农民所享受的社会保障应该分开。就是说无论什么人,是工人、是农民、城市人、当官的、贫民,他天然生下来有法律上享受国家公共服务的权利,与你拥有资本拥有房屋、拥有土地无关,有没有房屋、有没有土地你都应该天然享受政府给你提供的公共服务。

  第二,农民的土地在交易中应该让农民说了算。所以就产权保障、土地的产权保障、土地的产权保障下一步要细化。第三,要取消地方政府经营土地的权限,划清地方政府在土地管理和土地经营之间的界限。政府不要参与,财政不要参与,集体土地要转成建设用地只要法律批准,农民可以直接带着他的土地进入到市场。法律是最有力保护农民土地的,而不是政府最有力,应该法制化。

  主持人 张洁:

  过去三十年城镇化发展遗留下了不少社会问题尚未完全解决,新一轮的城镇化却是势在必行。有消息称,今年3月两会之后,一份涉及全国20多个城市群上万城镇的城镇化规划就将出台。城镇化是经济发展的必然产物,但多大规模、多快发展应该是由市场主导而非行政规划。中央政府刚提出积极推进城镇化,地方政府就急于用行政命令手段向下分配任务指标,搞运动式的推进,这样的城镇化只能越走越偏。  

责任编辑:周勇 龙周园 | 版面编辑:李禹谖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全国人大常委会 莆田系 硬座 引力波 易乾财富 英镑兑美元 e租宝登记平台 美国大选第二场辩论 总统辩论 十八届五中全会 信用卡提现 做市商 吴晓灵 杜军 网贷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