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放记录

发展小额信贷改变弱势群体命运

请问 2013年03月04日 13:34 财新记者 戈扬

吴晓灵认为,普惠金融模式有利于让所有人享受经济发展成果

  主持人 张洁:

  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但贫困依然是最严峻社会问题之一。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目前中国有1亿2千万人处于极度贫困,每天生活费不足1美元。此外,还有庞大的中低收入群体,一旦经济波动很容易跌入社会最底层。除了社会救济和慈善捐助之外,有没有办法帮助贫困人群彻底摆脱贫困?如何让他们也同样享受到经济增长的巨大红利?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

  吴晓灵,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有着丰富金融业实践经验,曾担任过国家外汇局局长、央行副行长等职,积极推动人民币汇改;吴晓灵也是农村金融改革的重要支持者,她主张通过构建普惠金融体制,发展小额信贷改变弱势群体的命运。

  所谓小额信贷,是指为贫困、低收入家庭和包括个体工商户在内的小型微型企业提供的金融信贷服务。小额信贷的一大特征是不需要贷款人用固定资产作为抵押,也不需要第三方担保,只需提供个人身份信息和收入来源证明就可以进行贷款。它的另外一个特征是贷款金额低,一般为当地人均GDP的2.5到3倍。在中国,小额信贷的金额一般在10万元以下,1000元以上。

  财新记者 戈扬:

  小额信贷的贷款门槛确实比传统银行低了很多,几乎人人都可以申请,但贷款的金额非常低,基本在万元上下,这对于极度贫穷的人来说会有多大帮助?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 吴晓灵:

  因为很多的穷人,他没有资本。给他一次小额信用放款,就是不需要任何抵押的,就能够给这些弱势的穷人一次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像有些人,他很穷,他有能力去创造财富,但是他没有最起码的资金。

  吴晓灵坦言是受到了有“穷人的银行家”之称的孟加拉经济学家尤努斯的启发。1974年,尤努斯把他的27美元,借给了42个贫困的农村妇女,由此开始了他的小额信贷事业。30多年后,孟加拉7万多个村庄的650万人成为了他的贷款客户,并因此摆脱了贫困生活。当尤努斯和他的团队在2006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时候,他创建的农村小额信贷模式,已经遍布全球的发展中国家,并帮助了数千万人摆脱了贫困。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 吴晓灵:

  27美元就能帮助42个妇女摆脱高利贷的商人对她的控制。因为他(高利贷商人)是用高利贷的钱买了原材料然后让这些妇女来加工再卖出去。他(尤努斯)的最初的小额信贷就是从这开始的。现在我们很多的小额贷款,你看中和农信的小额信贷刚开始的时候最多的借款是2千块钱,有的时候就是几百块钱。你给他一点钱让他去买一个鸡仔,买一个小猪,他自己把他养大了就能够赚回来钱。给穷人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是小额信贷的根本宗旨。

  财新记者 戈扬:

  小额信贷不是慈善扶贫,是一种商业行为。目前有哪些机构有资质和能力来做这个业务,他们各自的特点是怎样的呢?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 吴晓灵:

  小额信贷,如果定义为小额信用放款,我认为在这个领域中现在能做的有三类金融机构。一类是商业银行,第二类是非存款的小额贷款公司,第三类是公益性的贷款机构。商业银行,现在主要做的还是城商行、邮政储蓄,它们在做。大的商业银行它们也在做小微企业的贷款,但是由于它们的成本比较高,因而它们的贷款都是在100万元以上。我所鼓励的基本是百万元以下的贷款。做这个基本是城商行。

  第二类就是小额贷款公司。比较典型的就是阿里巴巴的小贷公司。第三个是公益性的小额贷款机构,就是中和农信。它的小额信贷平均金额就在九千多块钱,不到1万块钱。这三类机构都在做小额信用放款。

  财新记者 戈扬:

  刚才您提到大银行不适合做小额贷款,但是按道理大银行的营业网点分布很广、员工数量也多,而且贷款业务已经很成熟,它们开展小额信贷业务不是水到渠成吗?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 吴晓灵:

  因为小额信贷是一种专门的技术,因而大银行做这个其实并不是特别合适,社区银行做比较好一些,就在商业银行这个体系之内。我觉得大银行应该更多的成为小额贷款银行的批发机构,来引导小额贷款公司去做小额贷款,大银行可以去做它的资金批发行、开户行、业务的辅导行和监督行,这样的话有一个分工比较合适。

  小额信贷备受争议的一点是利率很高,比商业机构的贷款利率要至少高出10个百分点。例如,在印度尼西亚,商业利率是18%,而小额贷款利率是28%以上;在印度,商业利率12%到15%,小额贷款是20%到40%,在孟加拉,商业利率10%到13%,小额贷款利率在20%到35%。

  财新记者 戈扬:

  针对小额信贷的利率有这样的指责,小额信贷又不是高利贷,怎么能收取这么高的利率呢?你怎么看这种说法?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 吴晓灵:

  小额信贷的关键是小额信贷的信贷员是要到村子里面去,真正是要走街串巷,要接触客户,把客户的信息收集起来然后再做加工和分析。当然它的成本比较高,所以它的利率也比较高。但是我认为对小额信贷不应该批评它的信贷高,最开始放小额信贷的很多国家刚开始利率都到百分之三十多,你应该看到什么呢?看到一个是它的人工人本比较高,再一个它还有资金成本,还有风险。跟它比的时候,应该比什么呢?不是跟银行的利率比,利率水平不是和银行比,而是和高利贷比,和他没有钱就没有这样一次机会。

  那么小额信贷往往都是刚开始的时候金额给的很少。但是只要你能够按期还了,借了几次之后,借款的额度会增加,利率会减少,这就是一个积累信用的过程。我们就非常主张各个小额贷款的机构应该建立起一个小额信贷的登记系统,这个登记系统最好能够逐渐的和银行的信贷登记系统连接在一起,这样的话就给穷人一次积累信用的机会,有了信用记录了他就可以再到正规的金融机构去借款去。

  主持人 张洁:

  吴晓灵说,国家想要发展和稳定一定要做两件事情:第一要提升经济发展能力,创造更多的财富;第二要让全民共享发展的成果。小额信贷使弱势群体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去争取更好的社发展。在此基础之上,吴晓灵还非常看重普惠金融,希望每一个人,都能以合适的价格,享受到及时的、有尊严的、方便的、高质量的金融服务,都能平等地分享经济增长国力增强的成果。

  

责任编辑:周勇 龙周园 | 版面编辑:李禹谖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网贷天使 去杠杆 中央政治局 财经网 谷俊山 去产能 粤传媒 昆明火车站暴恐案 渐冻症 石磊 商誉 中科招商 精英 埃博拉 东北特钢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