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放记录

索罗斯:世界经济中期看中国

大讲堂 / Caixin Forum 2013年03月22日 13:41 财新记者 李增新 唐家婕

世界经济正在缓慢复苏,中国的当务之急是改变经济的增长模式

  【财新网】(记者 李增新 唐家婕)

   【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主席 乔治·索罗斯】毋庸置疑,我们仍处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阴影之下,当时金融市场确实崩溃了,而当局使用了政府的信用,来替代市场中消失了的金融信用。这个过程实际上分两个阶段的操作,首先你要注入更多资金,最终当市场重新运转起来的时候,还要把这些额外的资金撤出来。这就好像开车的时候发现车正在侧滑、方向失控,首先你要把住方向盘,然后让车向正确的方向行使。

  现在,我们仍然处在第一阶段,接下来的大问题仍然是,量化宽松正在起作用,正在或者说已经防止世界经济滑向1930年代的大萧条,但退出会是怎样的?退出还没有发生。

  【字幕】欧元区存在根基上的缺陷,各成员国政府在用“外币”(欧元)发债——各国政府并不真正控制他们发债所使用的这一货币。这导致各国国债被视作无风险资产。

  接着我们就有了欧元危机。在我看来,这是2008年金融危机的直接后果之一,因为当你用主权信用替代金融信用的时候,在欧元区就会使根基上的缺陷暴露出来,也就是各成员国政府在用“外币”(欧元)发债——各国政府并不真正控制他们发债所使用的这一货币。

  这一点被忽视了,各国国债被视作无风险资产,而事实证明他们比其他任何资产的风险都要高。这就是欧元危机的起源,而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

  过去的一年,我用了大部分时间思考欧元危机,因为我认为这是最紧迫的问题。去年春天,我说过下三个月是决定欧元未来的关键时期,结果正是这样。在去年6月峰会没能取得实质进展后,信用风险飙升,冲破了屋顶,我们处在一个彻底融化(meltdown)的边缘。终于在那一刻,德国或者说总理默克尔,做出了她不得不做出的选择,解救欧元的选择,也就是支持了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反对德国央行行长的主张,使德拉吉能够把局面控制住。

  于是,欧元幸存下来,市场平静了,即刻的危机已经过去。但这不足以使我们自满或者乐观,因为根基上的不平衡仍然没有被解决,而是被掩饰了。

  【字幕】欧洲被分成债权国、债务国,核心国家和周边国家,与二战后的美国独大的局面非常相像。欧洲,特别是债务国,正在“失去的十年”的开始节点上。

  德国只做了为拯救欧元的行动中的最低限。实际上由于这已经起作用,德国过去曾经在银行协定和其他事情上做出的让步,现在又在找补。这正是我担心的,也就是欧元区被划分成两大阵营:债权人和债务人,其中债权人说了算,而不幸的是债权人要求紧缩,紧缩恰恰是适得其反的,因为你不可能通过降低GDP来削减过多债务,因为债务比例是个比率!

  因此现在正在执行的是个错误的政策,对债务国比对德国更有害处。这正把整个欧元区推向衰退,并且会使政治对立加剧。这样的金融解决方案,在政治上是不可接受的,事实上长期内也是不可容忍的。

  结果是,正向我担心的那样,欧元正在毁掉欧盟。这样的危险并不一定在未来一两年内就发生。由于经济下滑,未来一两年的局面仍然会非常非常紧绷,但如果我们能平安度过——这是非常可能的,因为德国总会为保留欧元而做出最低限度的行动——于是我们就有了一个永久的这样的体系:欧洲分成两大阵营,核心国家和周边国家,由核心国家决定、控制政策,周边国家处在低人一等和服从的地位。

  这种全球金融体系的情形,其实与二战后的美国独大的局面非常相像。美国是中心,发达国家控制金融体系,发展中国家要遵守严苛的纪律。

  一旦整个体系受到威胁,总是当局为体系的续存采取行动,而代价是周边国家要承担非常重的惩罚。在1982年,我看到了这种情况,结果是拉丁美洲失去的十年。我们现在正处在一个使欧洲,特别是债务国,经历失去的十年的开始节点上。

  这是个非常不幸的结果,我为避免这种结果提出了各种建议。你们也可能知道我的建议“德国:要么引领,要么退出”。很有趣,这个建议被德国央行和他们的支持者仔细研究过,也被他们接受;但对我的“挺欧派”朋友们来说,这是完全不可接受的,因为他们无法想象没有德国的欧元。即使这很有可能有效,而且我也坚持认为是更好的出路,但基本可以断定,这不会发生。我认为,我的“挺欧派”朋友犯了一个大错误,他们把欧元和欧盟弄混了。我认为欧盟比欧元重要的多,但他们的想法无法改变。

  由于我相信欧盟是个开放社会,我认为把欧盟分化为债权国和债务国,债务国处于下等地位,是与欧盟精神相悖的,因为欧盟的创立来自于平等国家的自愿联盟。而现在,几乎变成了强制性的分化,根本无法回避。这不是平等精神的体现,伴随而来的有两个问题。其一是债权国,特别是德国掌权,如果不问问德国是否同意,什么也不能提交至欧盟层面,这可不是令人满意的政治局面。其二是德国正在推行的措施——紧缩,是错误的,这越来越明显,可能使欧盟发生变化。

  【字幕】日元贬值、欧元走强将导致欧洲进一步衰退。中国正在进行增长方式转型,这是一个根本性的变化,这将影响世界中长期经济。

  而考虑到金融市场,事实上我现在看到2013年可能是非常动荡的,动荡首先来自汇率,如果汇率对复苏没有太大影响的话,接下来就是利率,最后会变成政治动荡。

  先说汇率,欧洲现在非常特别,因为它是仅有的、没有使用量化宽松的主要央行。日本也曾如此保守,与德国央行关于金融市场的立场相似,但现在日本央行处于政治压力之下。日本新的政府在国会众议院,取得了支持量化宽松支持的绝对多数,仅此一点,就已经使日元贬值了15%。因此我认为日本是来真的,这与之前的一些更像是姿态的假象不同。安倍晋三政府需要在6个月内实现经济增长,因为到了9月日本会有国会参议院选举,安倍的自民党需要选举胜利。

  中长期内最重要的是在中国会发生什么,因为中国正在转变增长方式。当然转变并不一定立即发生,可能会持续好几年,但也不会太长。这意味着从出口和基础设施投资拉动,转向内需和消费需求导向的增长。这将是根基上的转变。

  因此我认为这一次是真的,与此同时,欧元会走强,由于它是唯一仍然被保守管理的货币,或者说是一些人描述的所谓的“坚实的货币”。于是,日元与欧元之间的汇率差距会拉大,这会对德国表现产生不利影响,因为德国与日本在全球市场上的竞争是针锋相对的。欧洲的衰退可能由此进一步恶化,这也会使紧张局面加剧,我们已经有了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Jens Weidmann),公开批评日本政府的政策。当然,这种局面很可能仍然可控。

  然后就要看美国。现在美国的情况不错,即使在有财政悬崖的威胁的背景之下。如果财政悬崖能解决,美国经济企稳,我想利率会上升。因为我们之前说的第二阶段的操作,仍然是有风险的,并不一定成功实施。陷入1970年代的滞涨的可能是存在的,我当然不愿意这种情形发生。

  其实量化宽松,把财政刺激与央行购买债券有效结合是个正确的政策。这是唯一的出路,你只能通过增长来解决债务过多的问题,而不可能通过收缩来实现。

  这一判断被几乎所有央行接受,除了欧洲央行。但随着经济下滑,你可能发现欧洲央行最终也会承认这一点。到了那时候就非常有趣了。因为在这件事上德国必然会被否决,然后问题就变成了德国究竟愿意背上多少债务,接着就是政治紧张局面。

  以上是我对短期内的预测,接下来是中长期。

  中长期内最重要的是在中国会发生什么,因为中国正在转变增长方式。当然转变并不一定立即发生,可能会持续好几年,但也不会太长。这意味着从出口和基础设施投资拉动,转向内需和消费需求导向的增长。这将是根基上的转变,不仅仅对于经济增长模式,更是政治模式的根本转变。

  2013年1月24日在瑞士达沃斯的演讲

责任编辑:周勇 龙周园 | 版面编辑:冯仁可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全面深化改革 比较 12306网站 郭瑞民 秦晖 精英 高澜股份 融创中国 互联网彩票 黄岩岛 十八届五中全会 全国人大常委会 郭文贵 武警工程大学 预警级别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