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公司债将成券商蓝海?

实时报道 2013年03月25日 08:54 记者 郭浩彬

继续改善公司债范围,债市有望迎来新发展

  主持人:好的,欢迎回来。这两年固定收益部门已经逐渐取代了投行成为券商业务团队中最赚钱的部门。与此相对应,多家券商在削减保代津贴的同时,争相提高固定收益部门的薪酬。这种现象背后,实则是近年来国内债券市场的蓬勃发展。

  截至2012年年底,国内债务融资工具年度新发行量、累计发行规模、存量规模分别达到2.6万亿元、8.3万亿元、和4.2万亿元。目前,国内债券市场的规模已跃居世界第四位。从社会融资规模来看,国内企业债券融资的比重,已经从2002年的2%跃升至15%。深交所总经理宋丽萍在两会期间曾表示,债券市场非常重要,深交所把债券市场当作资本市场的“希望工程”来做。但投资者依然可以看到,市场上债券产品趋同单一,无论是中小企业债、资产证券化、信用风险缓释工具等产品的流动性都不大。债券市场多头监管标准不一、银行间和交易所两个市场分裂的老问题正在成为债券市场发展的一大障碍。

  面对国内债市发展的需求,证监会在春节前发布了公司债融资新规征求意见稿。券商和企业对新规细则的出台充满了期待。新规会在多大程度上释放债券市场的活力呢?为此,我们的记者采访了瑞银证券债券资本市场部主管毕学文。

  财新记者 郭浩彬:我们看到郭树清上台以后在债市改革这方面做了许多动作,那么到目前位置,郭树清这些新的政策对债市起到了哪些新的影响?

  瑞银证券债券资本市场部主管 毕学文:那么我们觉得,目前来讲就证监会监管的债券市场产品方面有了两方面的变化。首先是公司债的发行方面,2012年公司债的发行总量超过了2000亿,这在公司债的历史上原来是从来没有过的。债市越来越走向成熟,这应该是一方面的变化。另一方面就是证监会也在谋求继续改善公司债的范围和适用性。最近在证监会的网站上也公布了新的公司债的征求意见稿。在征求意见稿里公司债打算扩大到非上市公司和非公开发行,如果这两步都能做到的话,公司债的生命力会进一步增强。也会对整个债券市场带来新的变化。

  财新记者 郭浩彬:就像您刚才提到的扩展非上市公司和非公开发行,那他会对债券市场带来怎么样的一些具体的影响和变化?

  毕学文:具体的影响应该有几方面,第一就是公司债的发行都是采取公开发行的方式。对于发行主体来讲,它债券发行的余额不得超过净资产的40%,但是对于非公开发行就没有这样的要求。那么它可以突破净资产40%的限制,这样的话对很多公司来讲它发债的空间会进一步增强。另外在定价方面,这些非公开发行的债主要面对数量不是特别多的非机构的投资人来说,我觉得无论对发行人对投资来说这都是一个好消息。

  财新记者 郭浩彬:其实对企业来说还是挺有吸引力的?

  毕学文:应该对有些企业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财新记者 郭浩彬:那您怎么看待这些双非公司他们发行债券以后的一个流动性的问题?

  毕学文:流动性应该讲跟公开发行的比还是有一定的差异。比如说它不能通过公开的交易体系来进行交易,可能是通过现有的投资人进行转让,那么在流动性方面我们讲跟公开发行比肯定会是有所不同。但是我们也注意到对于一些比较好的债券来说,很多投资人拿了这些债券之后很可能是持有到期的。所以流动性不足有限制但是可能也不会像我们想象的那么严重。

  财新记者 郭浩彬:从风险管控的角度来看,以后想进行备案制,那您觉得备案制有可操作性吗?

  毕学文:我觉得备案制是有可操作性的,备案制可能就把对产品的风险控制从监管机构转向主承销商。转向中介机构。那么实际上这些主承销商和中介机构通过尽职的披露,还是可以尽他们的努力来保证产品的全面披露。所以我认为来讲备案制是可行的。而且就国外市场发行的情况来看,像在海外发行的很多包括香港人民币点心债,本质上来说他连备案的程序都不需要。那我们看在海外市场债券的发行还是很顺畅的,所以我们推测应该备案制在国内应该是行得通的。

  财新记者 郭浩彬:在美国这样比较成熟的资本市场,很多大的公司都是用债券市场来融资的,银行信贷反而是为很多中小企业来服务,像美国它的债市规模占到股市的3倍以上,您觉得中国债市的发展是不是也应该有大规模的发展,让很多大企业先通过债市来进行融资?

  毕学文:实际上你说的这点已经发生了,目前有很多大企业,像我们叫得出名字中石油中石化,这些大的一流的公司,发债量已经很大,有些公司甚至他发债的融资额已经超过了信贷的融资额,主要的原因目前在国内市场发债的成本,就发行人来说,是比信贷要低的。所以说他们会充分利用他们发债的空间和能力。但就像你说的,更多通过直接融资来获得资金,实际这个现象在中国已经发生,尤其大企业。对于其它类型的企业,实际上他们如果有机会进入直接融资市场的话,也是愿意进入的。但是你知道我们在债券发行监管上有多头监管的问题,还有不同要求的问题,所以说从这些角度来看,随着债券监管的发展来看,我们觉得中国的债券市场还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财新记者 郭浩彬:从监管机制和运行机制来说,您觉得现在最亟需着手开始改革的是哪些方面?

  毕学文:那从我们这个角度来讲,我们最希望在债券的发行监管环节是一个单一的有效率的,透明的一个监管机制,从我们来讲我觉得这是最希望看到的。

  主持人:采访期间,我们的记者有这样一种体会,那就是从2011年开始,证监会实施了一系列措施来简化公司债的审核、发行和监管。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债券市场出现了一波蓬勃发展。如果未来新规能够继续这一思路,那么债市的明天必然胜于今天。

责任编辑:张岚 | 版面编辑:邱祺璞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京张高铁 杨鲁豫 美国大选第二场辩论 田纪云 债券基金 中债登 难民危机 非洲象 三年自然灾害 银监局 莆田系 王传福 中央委员 僭越 李显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