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陈志武:金改应放松监管鼓励创新

请问 2013年04月01日 12:01 财新记者 戈扬

中国不需要金融大部制,超发货币将有可能引发系统性风险

  【主持人】随着改革进入深水区,金融问题也越来越受到各方重视,不论是调结构还是稳增长,都需要金融体系的支持和配合。两会之后,中国的金融改革怎么走?是否要建立大部制进行统一监管?影子银行是否存在系统性风险?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耶鲁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陈志武。

  【解说】陈志武,耶鲁大学金融学院教授。1962年,陈志武出生在湖南一个农民家庭,后赴美留学获得耶鲁大学终身教职。陈志武长期关注全球金融市场变化,并对中国的宏观经济有深入研究。他认为,中国在改革中遭遇到的问题和阻力,与行政干预过度、违背市场规律有直接关系。

  长期以来,中国金融监管分散在中央银行、证监会、银监会和保监会这四家机构。有观点认为,随着中国金融业的不断发展,银行、保险、证券、信托等互相渗透,分业监管容易导致“多头”监管或无人监管的混乱局面,因此建立金融大部制,进行统一监管势在必行。

  【财新记者 戈扬】很多人都在期待有一个金融大部制,但是很可惜最后没有成功,那么你觉得我们以后有没有必要要推行金融大部制?

  【耶鲁大学金融学院教授 陈志武】其实我还是一直有不一样的看法。因为在我看来,恰恰是因为过去这些年,包括现在,一行三会并没有在一个大部之下来统一控制、统一协调,所以才有了各个不同的监管部门,可以互相竞争这样的一个格局。马上就使得各金融领域、各金融行业互相之间竞争的局面就大大的增加了。

  【财新记者 戈扬】有一种百家齐放的感觉。

  【耶鲁大学金融学院教授 陈志武】对,有了竞争就可以有创新。然后业务方面可以有更多的发展,最后受益的肯定是千千万万个中国老百姓家庭和很多的实业的企业。所以在我看来,没有金融方面的大部统一把各个部委都管得很死的话,这不是坏事,这是好事。

  【解说】2012年,时任中行董事长肖钢曾呼吁加强对“影子银行”的监管。所谓“影子银行”是指“在正规银行体系之外的,实体及业务活动所构成的信用中介”。据广东金融学院院长陆磊推算,2012年影子银行总规模约为26.8万亿元,这大致相当于银行贷款的40%和2012年GDP的46%。有评论认为,影子银行在中国发展速度过快,有可能引发金融风险。

  【财新记者 戈扬】听到有一些学者说,影子银行是庞氏骗局,那么你觉得呢?

  【耶鲁大学金融学院教授 陈志武】我不赞成这个看法,其实你要严格按照这个思路去追的话,夫妻之间也有很多金融交易的利益关系,那是不是说夫妻之间的这种金融往来、隐形和显形的利益往来,是不是也属于影子银行的一部分?我们不能够把任何在官方的视野之外的正常的私人之间的利益交换,商业的交易都看成是非法的,看成好像是影子之下在做一些黑暗的勾当一样。

  那么,监管部门为了考虑整个经济体的风险和整个金融市场的风险,他们应该怎么样做监管,那是他们的事。但是首先不强调是怎么样改善监管,而是要一棍子打死,就是剥夺这些老百姓和民营企业从事这种交易的权利。

  【解说】与影子银行的风险相比,陈志武更加担忧中国的通胀。根据他不久前做的计算,从2000年初到2012年底,中国的累计CPI是31%左右,同期美国累计CPI是36%。按道理,美元的购买力应下降才对,但中国老百姓感受到的通胀却高于美国。

  【耶鲁大学金融学院教授 陈志武】其实老百姓早就已经感觉到人民币越来越不值钱了,100块钱变得越来越毛了,越来越不能买到什么东西。来往于中国和美国之间的人,像我这样的人,我们都很清楚,美国基本的物价,不管是生活费用还是吃住行这些东西,在过去12年里面,你真的不太会感觉到太大的变化。但是根据官方的通货膨胀率来算的话,美国的通胀率在过去12年累计起来,比中国还要更高,所以就出现了这种荒唐的局面。当然这个从专业的角度来讲,这就很明显说明(中国)官方的CPI,这些通胀数据是被操纵的,就被人为地压低太多。

  【解说】陈志武认为,人为压低通胀率是为了掩盖货币严重超发的现实。当然,不少经济学家认为,由于CPI的设计存在缺陷,并未将房价和新产品价格纳入数据,导致CPI偏低。不过陈志武表示,尽管存在缺陷,但以过去十年的货币供应量来衡量,CPI数据仍有被低估之嫌。数据显示,中国货币供应量余额已逼近100万亿元大关,2月份数字显示为99.86万亿元,十年内中国货币供应量翻了五倍。

  【耶鲁大学金融学院教授 陈志武】这两种显然是矛盾的。之所以是矛盾,就是因为官方公布的通货膨胀率显然是假的,不是真的。这样的话,就造成了表面上看,从通货膨胀率来看的话,你看不出来中国货币政策有多么宽松,实际的情况是远远比美国的QE、和比日本的、比欧盟的货币政策的宽松程度要高一些。

  【财新记者 戈扬】市场还有一个担心,就是关于美国美联储QE。就是有人担心随着美国经济的好转,美联储不再采取QE,那这样的话,会不会说,当时涌入中国的热钱就会回到美国?

  【耶鲁大学金融学院教授 陈志武】实际的情况,我觉得从完全市场化的市场原则的角度来考虑的话,可能也很难避免资金从中国离开。然后过去这些年总体上是鼓励外资进来,造成在中国国内的投资品种、投资选择那么有限的情况之下,仅有的那些房地产、股票市场等等,不可避免的会出现泡沫。在我看来,中国不管是非常有钱的家庭,还是比较有钱的家庭,特别是那么多的把很多的钱投到房地产市场上,他们应该尽快的降低他们在房地产市场上面所承担的这些风险,把一部分钱尽快的投资到美国。

  【财新记者 戈扬 】那你是觉得,5年左右中国经济会有泡沫破灭的可能吗?

  【耶鲁大学金融学院教授 陈志武】我觉得未来5年里面,发生中国经济泡沫破灭的概率是非常高的。至少有两方面的可能的导火索,一种可能就是在南海,或者钓鱼岛,我觉得对中国经济的打击会非常大;另外一种同样大的风险因素,是中国的基础设施,特别是地方政府这些年做了那么多的铁、公、基的一些投入。这些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的亏损,都会最终变成银行业的亏损,而银行业的亏损只要政府,不管是中央政府,也包括地方政府的财政没有问题的话,那么这些银行的呆坏账不太容易会变成一个大的经济风险。但是,按照这个逻辑,一环扣一环的分析下去的话,最后就看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财政状况是怎么样的,只要财政出现问题,那么最后房地产泡沫的破灭,还有整个经济。

  【财新记者 戈扬】有外媒预测说,2013年中国的利率改革会提速,那么您觉得这个利率改革是怎么样的?

  【耶鲁大学金融学院教授 陈志武】我觉得,今年和今后的几年,进一步推动利率市场化改革这个趋势肯定会持续的。中国的经济结构之所以这么强调投资,而不能够更多地通过第三产业、服务业和民间消费,来进一步得到增长的推动力,其实跟利率一直没有完全市场化关系非常大。因为利率没有市场化,保护的,或者说受益最多的肯定是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那么,做出牺牲最多的、被制约的更多的是这些民营企业。

  那么,这就说明,如果利率市场化能够真正的做完、做到的话,这必然会给国有企业在往效率方面有提升,带来很多的压力,同时也会给地方政府来不来做这么多的大的铁、公、基项目,也带来一些约束力。

  【主持人】从反对建立金融大部制、支持影子银行的发展,到鼓励利率市场化改革,陈志武认为真正的金融改革并不在于形式多么新颖、内容多么复杂,而在于能否真正放松管制,推动市场化和鼓励创新,否则就是以“改革”之名行权力扩张之实。

  

责任编辑:周勇 龙周园 | 版面编辑:李禹谖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亟待 做市商 会议 中信保 肖亚庆 宏观调控 互联网彩票 卢旺达 人工心脏 强奸罪 华润银行 股灾 中央军委 政法委书记 楼继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