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中国本币发行人信用为何降级

实时报道 2013年04月18日 15:00 财新记者 林栋 张岚

地方债和影子银行可能是评级下调最直接的触发因素

  【主持人】好的,欢迎回来。大家也许还记得2008年金融危机中,每次国际评级机构下调主权国家信用评级,都会引发新一波市场骚动。4月中,国际评级机构惠誉调低了中国本币发行人的违约评级。按照现在惠誉给出的A+评级,国内本币发行人的信用评级和垃圾级只相差了两三个评级。对此也有人认为,国际机构做空中国的行动又开始了。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惠誉做出这样的判断,真实的情况又如何,我们一起来看一下。

  【解说】惠誉在报告中列举了中国本币发行人违约评级的五大罪状。他们依次是金融稳定风险增加、地方债务水平持续增长、政府相关企业债务巨大、基本财政收入波动大、通胀管理纪录差。对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研究员巴曙松认为,“此评级调整是对长期债务评级,强调前瞻性,新评级依然在A+,并非指危机要爆发,只是风险要关注”。美银美林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陆挺则举例说明国际评级机构也有看不准的时候,他说“2003年惠誉参评中国长期本币国债不久,给出的评级是A,当时希腊的评级是A+,西班牙是AAA,葡萄牙和意大利是AA。2003年以来中国国债没有一次违约。”

  【主持人】惠誉下调中国本币发行人评级,是言过其实还是切中要害?违约风险加到到底应该如何解读,今天我们和财新传媒宏观新闻部高级记者张环宇来聊一聊这个话题。首先我们看到中国评级被惠誉是14年来第一次下调了,请问有什么理由么?

  【张环宇】首先可能十分宏大的理由就是对于中国经济转型的担心。其次有一些表象型的担忧,第一个就是关于地方政府债务的问题,另外就是关于影子银行的担忧这两个可能是导致评级下调最直接的触发因素。

  【主持人】地方政府债务可能最终会被中央政府兜底,这可能是惠誉最担心的一点,你觉得现在地方政府债的风险到底有多大?

  【张环宇】首先我们要明确两点。地方政府债现在存在隐形和显性两种区分。对于地方政府债总量的判断是有分歧的,比如说有一些激进的判断可能说超过20万亿,当然政府活着官方的表态是在15万亿之下这样的额度。当然我们要去看的话,要判断规模到底有多大是有一定困难的。因为本身存在地方政府直接发的债,还有城投债,还有平台债,另外还有一些银保信,以及通过特殊渠道的融资。本身来说因为它不再资产负债表之内,所以统计起来十分困难。但是我们看市场的判断,包括惠誉这次的判断,总量其实还是可控的。惠誉这次13万亿这样总量的一个规模,实际上它整体占GDP的比例也只是占25%左右,如果即使加上中央政府的规模,这个比例也就是40%左右,可以说这个比例在国际上来看的话,确实是风险可控的.。但我觉得大家可能更加担心的是是这部分城投债可能会出现失控的情况。就是出现以新代旧的情况无法实现,终端再融资的渠道,这样一种担心。

  【主持人】既然规模上是比较可控的,为什么还会下调这个评级呢?

  【张环宇】因为中国这种传统的增长模式可能引起了海外评级机构比较强大的质疑,大家都觉得你中国以往都是依靠投资来实现经济增长,现在新政府上台以后,改革似乎暂时还看不到成效,所以大家会担心地方政府会不会新兴起一轮投资拉动的热潮。在城镇化大的背景下可能会引发地方政府投资的冲动。

  【主持人】我们之前也看到一些机构对中国有一种经济危机的担忧,一些现象比如说房价不断的高企,信贷规模站到了GDP的198%左右,接近200%了,还有就是贫富差距不断加大,你觉得中国现在是否已经有了一些经济危机的前兆呢?

  【张环宇】首先来说,最大的风险就像我刚才说的,就是影子银行和地方政府债务的问题。地方政府债务是否能够滚动实现的担忧可能是现在最大的担忧。但本身来说我并不认为中国的问题会演变成欧洲或者美国次贷危机这样的风险。首先呢中国自身的资本账户并没有开放,所以资本的进出和流动实际上是可控的。这个不会说中国的信用评级被下调,然后资本就开始疯狂的外套,导致股市暴跌金融市场的剧烈波动,这个在中国可能不会出现。另外来说在中国这个杠杆的使用还是相对较少一些。并不像美国那样把一些垃圾债券打包成CDO再通过次级债发售出去,把风险逐步扩大,并且在这个其中不断使用杠杆。这导致最后泡沫被不断的放大。一旦失控的时候政府就没有处理的办法。这些在中国实际上还是在政府的控制之内的。

  【主持人】我们看到惠誉是下调了中国评级,还有两大评级机构穆迪和标准普尔,它们有没有可能在今后也下调对中国的评级呢?

  【张环宇】我个人认为这个可能性还是不大的,首先就是每个评级公司对评级对象的风险因子和评级的流程都是有一定差别的。另外就是评级的主观判断可能会对评级的结果产生很大很大的影响。比如像之前美国评级被下调也不是3大评级机构一致行动的。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我觉得另外两大评级公司未必会对中国评级进行下调。还有一个就是本身中国的问题是不断在发展的,就是我们看到中国政府从去年开始已经开始整顿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已经开始发文去整顿这个平台。另外今年年初的时候也开始对于影子银行包括银行的理财产品进行整顿。我们已经看到这种努力去禁止它。实际上如果增量被控制住的话问题就不会严重到无法控制的地步。我相信如果另外两大评级公司如果在研究中注意到这个现象的话,很可能并不会追随惠誉的脚步下调对中国的评级。

  【主持人】由此看来,最近几年影子银行和政府债务就像是两颗定时炸弹,一直威胁着中国的经济安全。随着时间的推移,银行贷款和政府债务的集中偿付期即将到来,虽然像环宇所言,我们手中有拆除炸弹的方案,但我们手中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惠誉给出的降级警示,正好印证了这一点。

  

责任编辑:张岚 | 版面编辑:李禹谖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法国国旗 互联网彩票 tpp协议 宋卫平 东部战区 意大利公投将启动 e租宝 香港经济 毛超峰 周浩 平安众筹网 中信保 易乾财富 农地改革试点总结 电e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