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放记录

刘明康:向日韩企业学什么

大讲堂 / Caixin Forum 2013年04月19日 11:46

市场在变,需求在变,风险也不一样了。企业需要练好内功,政府需要完善法律法规,规范市场。时不我待,机不可失

  【财新网】【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前主席、中山大学岭南学院名誉院长 刘明康】2001年12月11日,中国加入了WTO后,世界对中国的影响,中国对世界的影响悄然改变。期间中国的发展迅猛,国际上对我们的影响是非常之大。我想跟大家讲的是,就是三人行必有我师。在刚刚的争论当中,市场上很多的埋怨是“前世造孽,所以今天干企业”。政府天天讲的也是,经常讲改革两难,进难退难,改革深水区,这些话大家听得很多。

  但是有一件事情,在我们的身边,挥之不去,正在发生悄悄的改变。这个变化不能不引起我们的重视。

  【字幕】中国造船业2001年至2010年增长2000%,过剩产能达到8000万吨。与此同时,日本企业通过兼并重组、企业合作、科研创新,提升造船业的附加值。中国造船业未来处境艰难。

  第一个例子,谈谈船。中国搞项目很厉害,各地的热情非常高涨,我非常同情企业家讲的内容,要讲信用,有敬畏的心情,重视客户的体验和创新。但是当无序竞争和盲目竞争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你再怎么执着,怎么讲价值和文化,都会发现你遇到的是灭顶之灾。

  中国的船,从2001年加入WTO到2010年增长了2000%,韩国在这十年当中,它是老牌的造船国家,增长了一倍,日本也增长了一倍,欧盟几乎在下面停滞不前。全世界一年最多需要的量是4000万吨不到,往前五年也就是4000万吨,最低的时候就是一千万吨,但是我们的产能有多少,中间过剩的产能达到8000万吨,7000万吨是过剩的,都在中国。是否有人正视这一事实,那么怎么办?

  以日本造船业为例,日本原来有20多家工厂,打得一塌糊涂。现在只有7家造船企业,将原来的20几个厂变成了7家工厂,同时在1973年到1975年第一次石油危机的时候,自动缩减了产能,而且是大规模。第二次,1983年到1985年全球的石油危机,以及这次的金融危机。第三次,2008年到2010年。三次削减产能达到70%以上。同时每个企业都拼命地向高附加价值和高技术含量的产能进军,收购合并后变成了两个企业,一个是三菱重工,一个是住友。底下是著名的船厂,一个是联合,一个叫做川崎,一个叫做三友。

  他们加大研发投资和IT系统的整合运用,而且想了一个新招,用经济环保作为造船的新标准,吸引世界的买家。同样的船在设计和制造中减少多少碳排放,使用的过程中是经济环保的,因为重塑了自己的现代造船业,日本居然对全球造船行业标准的制定,巧妙地运用了不太聪明的一个政府有限的支持和行业协会的重大力量的影响,居然今天可以操控全球各类船的标准。

  原来1980年有60多家,1980年变成了40多家,到现在只有26家造船业,第一次的产能缩减是在1973年到1975年,这次缩减产能是960万吨。这两次下来之后,大家可以看得到,加起来有60%的产能不要了。一直到现在为止,是原来的30%左右,但是卖出去的船比我们船的价值更高。通过合作争取大额的定单,减少成本,采购当中降低成本。

  第二是增加产能,将日本国内的产业体系进行重组,通过企业和企业之间的合作,这一点非常的重要。现在是老死不相往来,同一个行业中白色家电和黑色家电打得一塌糊涂,企业之间的合作,搞两件事情。一个是搞环保型的船舶,扶持海洋政策。第二做更好的设计,包括海洋的勘探船,海洋的钻井平台,从造船到钻井和海洋石油开发等等,因为这些钢材都是一样的,必须可以抗海风和耐腐蚀,工艺技术是一样的。

  今天我们面临的竞争是这样的,三菱重工、川崎重工的造船的增加价值是不断的向上的,散装货轮是最底下的,上面是液化天然气运输船和超大型的油轮,上面是舰艇和海上建筑物,就是刚刚讲的油井、油气田,中国是横向的规模扩张,高附加价值也在向上发展,但是没有突破。这里需要注意的是,韩国悄悄地跟日本并驾齐驱,未来五年,韩国的高附加值在这里。三菱重工会掉在他们的后面。

  为什么在我们身边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我讲的是加入WTO后2001年底到今天的情况。

  【字幕】2015年中国汽车产量已经超出需求1000万,假设车厂无法达到盈利点,不论是兼并收购或资本运作,都于事无补。对GDP和速度的过度追求导致恶性循环。

  第二个例子谈谈车。

   大家可以看得到,2015年我们的产量已经超出需求1000万,也就是4S店和仓库里面的车是这么大的数字。2020年超出2000万辆,如果按照今天发展的模式和增长模式的话,每个人都知道,我的车厂如果过不了20万辆的话就无法达到盈利的点,无论搞怎样的兼并收购,资本市场帮忙也好,国家的基金收购也好,都是没有用的,在这样的体制和机制下,每一个被收购的子公司都是独立法人,和准独立法人存在的,他们的目标就是盈亏平衡,每个人都要做到20万辆。这个省有汽车厂,那个省也有汽车厂,你有我也有,大家无目标的扩张。

  今天苗圩部长讲过,他是做内燃机的,懂内燃机,现在很多不懂内燃机的人在做汽车,因此我们要了一个GDP,要了一个速度,最后发现我们会有多大的恶性循环。日本人能够有互相合并的过程,使得今天的雷诺车厂不再是法国的,而是跟法国平分秋色,这样的工厂跑到徒弟家里到韩国设厂,然后将汽车在釜山做出来后,卖到中国、亚洲和中东,其中的零部件卖回给日本,日本组装后卖到南美,日本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事情,日本长时间讲韩国是跟我学的,现在我的厂要搬到韩国去,因为有非常好的徒弟。

  我们为什么要出去,别人走出去,我们为什么不走出去,走出去是有帮助的,银行又肯贷款。日元从2010年开始到现在,往下看日元是升值的,韩元是在贬值,当然最近有变化了。法规的环保,日本减少20%的排放,劳动力成本使日本的法规非常的灵活。韩国的法规是非常低的,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进展在日本非常的慢,韩国的自由贸易区的谈判非常迅速,谁也没有想到金融危机的时候,大家都讲抱团取暖,共同应对金融危机憧憬的时候,韩国政府将自己定位不给企业太多的包袱,做了两件事情,跟别的国家签订自由贸易协定越多越好,签过之后,接活越快越好,定位非常准确。四年当中签订了11个FPA,最了不起的就是他跟欧盟谈下来,跟美国谈成功了,而且都激活了。现代汽车的卡车,大前年到美国去,征收15%的关税,现在是0关税,LG和三星的电子产品全部是5%的关税,现在变成了零。在座的企业家,在今天的金融危机冲击之下,如此萧条的市场下,你们能够拿到15%的毛利润吗?有5%的毛利润,你们还会讲“前世作孽,今天做企业”吗?幸福指数很高的,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欧盟和韩国的自由贸易激活下,凡是FPA出口的受惠额增长了14.4倍,美国激活后的前三个季度的数字是使韩国的出口增长了200%。这就是政府做事。

  市场应该怎么做。日本人就想,韩国谈得快,我们进了韩国后,沦落的汽车就等于进入了欧盟和美国,因为是零关税。日本企业到釜山设置汽车厂,不是想给韩国人卖。

  电价日本高,这是福岛事件之前进入的,福岛事件之后电价非常的昂贵和不充足。产品的声誉在日本每况愈下,韩国具有良好的品质和生命,因此加在一起五条是赢的。

  第三个例子,讲一个变化。

  大家是否注意到,2012年的5月份,从1997年开始,日本的索尼在1997年的时候,气壮如牛,是21个苹果,到了去年的5月份,索尼只有苹果的1/40,苹果是索尼的40倍。我们光是讲市值就有这么大的差别。另外我想讲讲韩国不要小视,它的变化很大。1997年的时候,索尼曾经是10个三星,到了2012年的5月份,三星和索尼的比较是倒过来,现在三星是11.2个索尼。发生了多么大的变化,现在三星已经到了苹果的一半情况,苹果对三星是非常警惕的。

  韩国人追赶别人是不动声色的,他们的人员告诉我们,苹果今天要离开了LG,要离开我们两家就死定了。因为大量的硬件是来自于三星和LG的。

  【字幕】我们的周边发生了悄悄的变化。市场在变,需求在变,风险也不一样了。企业需要练好内功,政府需要完善法律法规,规范市场。时不我待,机不可失。

  因此回过头来总结一下,有四个领域是我们今天一定要做的。不管大家怎么讨论市场,无论怎么讨论改革也要重要,理论家说就是干,企业家干就是说,我想强调的是,今天要转变自己的思想,我同意几位的看法,客户的体验,客户的满意度是第一位的。

  第二个,市场是会走的,今天的市场不在日本而不是在釜山,今天的市场在你这里,还是去到别的地方,都是会动的,这是两个值得关注的事情。因此要研究客户哪些是变的,哪些需求是变的,哪些需求是不变的。作为企业来讲,怎么会不重视企业的需求,你看官员的行为有什么变化。这是中国的特色,你不能只是看客户,客户的许多需求是不断改变的,你不变就抛弃你,有许多的客户需求是不会改变。例如理发的行为,五十年和一百年都是不会改变的。有些需求市场会改变的,你要知道服务的客户哪些变了那些不变,他变了你就要变,不变的地方你不能变。

  价值,如何使客户在服务的过程中,他感觉到有一种体验和一种价值,不一定用价格来衡量的,不一定是钱,可能是其他的。我们如何进行公司的治理和文化建设,如何进行风险管理和企业社会责任。我非常同意格力的董事长讲的话,我们自己内部一定要做好功课,今天很多人批评国营企业不好,也有人批评民营企业不好,不要讨论这个问题,无论是姓公姓私,姓国姓民,每个企业都要公司的治理和文化建设,你的员工没有人看着的时候,也会追求客户满意度的最高化。

  同时今天的风险跟过去不一样,要加强风险管理和企业的社会责任感。企业不讲社会责任感,我们的牛奶就永远会有三聚氰氨。战略的调整和基础设施的变化,应客户和市场的变化而变化,我刚才讲日本为什么会进行三次市场调整,使自己的产量拉下来70%,使自己造的船每一个吨位的价值却比原来提高了5倍,政府的作用很简单。

  刚才各位嘉宾都说了,政府要发挥重要的作用,就是法律法规,不能生活在昨天,要适应今天发展的情况。这是政府的作用,是我们司法的作用。

  有没有发现我们的标准严重滞后。如果标准不能与时俱进,不能跟全世界全球化一直一致的话,如果没有实现两岸三地的一致,如何抵抗韩流,如何提高市场的话语权提高,这些事情都需要与时俱进。

  最后一点,政府如何在变化的世界中,建立和培育新的有力的伙伴关系。韩国就是做这样的事情,还有一件事情,大家不清楚。最近这两个星期,安倍除了改变货币政策外,将央行往前挺进外,大家知道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率,这是宏观层面。其次就是向继续向全球标准制定者前进,做了一个报告,日本要加入TPP,进入TPP后,每个受到冲击的行业,例如日本的农业、外贸、物流等等,政府给予补贴。多长时间补,轻一点的补少一点,这是阶段性的补偿。让你苟延残喘,最后挤到TPP,对我们最大的威胁就是标准的更改,而不仅仅是关税的问题。

  如果说今天活在过去的话,讨论这些问题就落后了。我在这里顺便的给大家看一下,我们实际的税收,韩国名义税收是27.5%,但实际上因为投资,LG每年只交19.2%,三星只有15.7%。美国的税收是40%,但是美国去年只交了12.5%的所得税,台湾跟我们一样的税率是25%,但是华硕只交了12%,台积电只交了13%,奇美也没有超过交10%的税。投资的话,政府就可以抵扣,我们交税十几种,交费五十多种。新加坡名义上比我们低,只有18%,但是新加坡通讯公司只交11.5%。

  我想总结我的讲话。

  我们在巨大变革的新时期,我们在追求新的道路的时候加上新的思维,“行成于思”,思考多长的时间,不要左思右考,最多就是沉思,进入沉思状态就是前怕狼后怕虎,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因此我说“时不我待,机不可失,时不我待”,我们的周边发生了悄悄的变化,空谈误国,做我们的中国梦,祝好梦成真,谢谢大家。

  2013年3月31日在第二届岭南论坛上的演讲

  

责任编辑:周勇 龙周园 | 版面编辑:冯仁可

收藏 分享

相关视频

热词推荐
2030年的中国 胡和平 王珉 prl 京张高铁 医学生 刘志庚 吴迪 数字货币 社会抚养费 政法委书记 硬座 税务师 刘瑜 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