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低利率扩大社会不公

请问 2013年05月20日 10:46 财新记者 郭浩彬 戈扬

肖耿认为,实际利率过低相当于对老百姓征税

  【主持人】前不久举行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确定今年将稳步推出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措施。利率改革为何成为改革重点?现行的利率水准是高还是低?未来改革的重点和难点又在哪里?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经纶国际经济研究院研究总监肖耿。

  【解说】肖耿,经纶国际经济研究院研究总监。1985年中国科技大学毕业后,肖耿赴美留学。1991年,他进入世界银行工作,后获得香港大学终身教职。肖耿还曾担任香港证监会前主席沈联涛的顾问及研究部主管。他长期关注全球金融市场变化,建言献策金融监管。

  【财新记者 郭浩彬】过去几年我们看到政府也有很大的力度想推进金融改革。那现在您觉得成效怎么样,或者说它的一些主要的阻碍在哪里?

  【经纶国际经济研究院研究总监 肖耿】金融改革在中国一直在进行,但是有一个很大的挑战就是说现在国际环境发生变化了。因为在全球,欧美、日本它都是遇到金融危机,那么它的资产负债表需要修复,那么这样它就把利率定的很低,都零利率嘛。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它对中国就形成了一个很大的麻烦:因为我们的利率如果提高的话,它这个热钱会进来;但是利率不提高,我们国内的这个房地产市场包括股票市场,它都会出现一些或者是泡沫,或者是回报率很低。

  【解说】目前中国的一年期存贷款基准利率为别3.25%和6.31%。在肖耿看来,利率水平被低估。一方面,名义存款利率为3.25%,但是在抵消了通胀影响后,实际存款利率其实为负,相当于对老百姓进行隐形征税,导致社会不公;另一方面,贷款市场存在“双轨制”:中国国有企业及有特殊关系的群体可以从正规金融部门获得低息贷款,而民营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往往只能在民间金融市场高息筹款,进一步加剧社会不公。

  【经纶国际经济研究院研究总监 肖耿】大银行还有国有企业它的贷款利率比较低,但是在中小企业还有民间的利率非常高。那么这样就出现了一个很大的空间,我们说的影子银行。他们为了给存款人带来更多的利益的话,会出现很多新产品。那么很多的中小企业也不得不去找一些创新的办法来找到资金。所以金融业就是说它出现了一个很大的一个变化,就是说这个资金是从银行系统流出,进入到五花八门(的领域)。有一些是非常有前途的,比如说通过阿里巴巴电子系统,实际上起了一个融资的作用。所以就是说这个领域就是出现了很多创新,也有一些是有风险的。比如说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它对于金融业就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和挑战。

  【财新记者 郭浩彬】你刚才提到影子银行的这个问题,那现在影子银行,它的风险到底会有多大呢?

  【经纶国际经济研究院研究总监 肖耿】影子银行的风险其实很复杂的。它整体上看我个人觉得风险还不是很大,就是对于当前来讲。因为主要的原因在什么地方呢,就是说大部分这个影子银行的活动在中国,跟在西方不太一样,还是为了解决实体经济的问题。那么它目前的问题在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宏观的价格严重扭曲,就是我们的利率有两个双轨,那么这里就造成了很多的不公平,还有没有效率。

  【财新记者 郭浩彬】你能具体解释一下?

  【经纶国际经济研究院研究总监 肖耿】比如说利率的问题,就是你这个存款人,你现在存在银行拿百分之三点几的回报,还要存定期,但是你贷款的利率都是在百分之五、百分之六。那么这样就有一个什么问题呢?就是说老百姓,他存款跟不上他的通货膨胀,更跟不上他资产价格的重估。那么所以没有买房子的,往往都是一些最低收入的民工,他把钱存在银行。那些钱贷到哪去了呢?都是给一些能够买的起房地产,或者说能够在银行拿到钱那些大的企业,那么这样就导致了富的越来越富,穷的越来越穷。那么还有的贷款利率这么低,就是对于一些能够拿到国家大银行的贷款的企业来讲,他在投资项目的时候呢,他就不会考虑太多。

  【解说】肖耿的建议是:加息。这样垄断国企难以像以往一样用很低的成本从银行贷款去经营和扩张,从而淡化垄断行业的垄断权利;同时银行存贷款利率提高了,老百姓财产性收入增加,中小企业贷款也容易从银行获得。

  【经纶国际经济研究院研究总监 肖耿】因为你只要还5%、6%或者8%,那么他觉得不是大的问题。但是如果你把利率提高15%,那他就考虑我还要不要投这个项目,特别是房地产。那么你如果是给他很高的利率的话,他要做投机的话,他的成本就很大。

  【财新记者 郭浩彬】像你刚才提到这种情况,能不能通过利率市场化的改革让它改善一些?

  【经纶国际经济研究院研究总监 肖耿】我个人认为利率市场化跟利率的水平还是不太一样。就是说这个利率的平均水平,它是由中央银行决定,因为这个是一个有非常重要,对宏观经济和社会有影响的这个价格,这个判断还有这个制订应该通过宏观决策部门,国务院中央银行来定。那么利率市场化,主要考虑的是说,有不同的企业可以有不同利率,就是你风险高的你要付更高的利率。那么这个也应该做,但是在中国目前主要的问题我觉得是利率决定水平,它要跟中国的经济发展阶段要相适应。因为中国是一个缺资本,资本稀缺人口众多一个国家。那么我们有很多好的项目它的回报率是很高的,那么跟日本、欧洲、美国情况完全不一样,我们的利率应该比它高很多。

  【财新记者 郭浩彬】那为什么过去没有出现这么大的风险和泡沫呢?

  【经纶国际经济研究院研究总监 肖耿】主要的原因就是说中国因为是计划经济体制,所以计划这个笼子它一直是套在那。就说这个利率很低,但是你要上项目的话要发改委批,那发改委不批你上不去,那么上不去泡沫也不会出来。但是2008年就是我们那个四万亿的政策出来的时候,这个笼子就开了,开几个口子。那么一下子地方的投资冲动,负利率导致的投资冲动就一下出来了。

  【财新记者 郭浩彬】金融改革现在比较急迫的一些任务,和之后的路径应该是怎么样的?

  【经纶国际经济研究院研究总监 肖耿】我觉得中国的金融改革最重要的就是要为实体经济服务。所谓为实体经济服务呢,就是说要让有高回报率的,包括社会效益的项目应该得到充足的资金,这个就要求项目能够支付成本,这是对国内。那么对国外,我觉得非常重要的就是,我们要在完全开放资本流动之前,我们要有一个很好的,可以说是金融的万里长城,就是把国外的零利率导致的流动性,还有风险阻挡住。阻碍金融改革最重要的就是这两个方面。就是在资本开放之前,我们需要考虑怎么样去应对这些可能的热钱,还有怎么样把我们的国内的利率提上去。

  【主持人】在肖耿看来,中国目前最大的问题是产能过剩。造成产能过剩的最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利率太低,每当发生通胀,实际利率就是负数,这就意味着资本的价格为负。可以说是中低收入的存款人来补贴贷款买房子炒股票的富人或大企业。低利率所引发的严重问题,已经不仅仅限于金融领域,而是上升到社会问题,亟需关注与对策。  

责任编辑:周勇 龙周园 | 版面编辑:李禹谖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秦晓 政法委书记 国九条 资本充足率 郭瑞民 法国国旗 武警部队 杨鲁豫 卢旺达 中信保 同洲电子 十八届五中全会 孟晚舟 新凤霞 人工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