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中国基建投资已经过剩?

实时报道 2013年05月20日 14:25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主任祝宝良认为,大型基建项目投资蜜月期已经结束

  【财新网】【主持人】好的,欢迎回来。我们知道自两会以来,各级政府的公务消费受到了很大的抑制。一部分餐饮、零售企业受到了影响。不过,统计数据显示,一季度消费对于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仍然有55.5%。并且高出同期资本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内需,这块中国经济发展的短板正在得到改善。这种趋势会持续下去吗?又有哪些行业能分享到经济转型的红利?为此,我们采访了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主任祝宝良。

  【解说】祝宝良,山东人。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主任、首席经济师,商务部特聘专家,先后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美国路易斯维尔大学学习宏观经济和数量经济。他是以严谨著称的经济学者,从事数量经济研究工作20多年来,一直运用定量分析方法研究经济领域的深层次问题。

  【财新记者 于海荣】因为我们看到从1997年金融危机以后,包括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中国也都是提出了扩大内需,这个现在还在提扩大内需,那它的内涵有什么不同么?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主任 祝宝良】这次扩内需的办法,当时我们的想法是说投资跟消费并重。用这么两个办法。那么投资主要投在什么地方呢?因为过去10年的发展,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就是高速公路啊,电网改造啊,这块基本上已经完善了。所以呢这一轮再扩投资扩到什么地方去了呢?就是铁路,特别是城际间的高铁,地铁,也包括部分路段的高速公路,主要是这方面。另外是城市的市政建设上。第二块想办法就是扩消费,就采取了类似于家电下乡,汽车购置补贴。采取了这么一些方式。另外还有一块就是民生,发展民生。

  【财新记者 于海荣】消费我们主要指的是民间消费,从2008年到现在大家普遍觉得是民间消费确实得到了一定的发展,但大家觉得还是不太够,那您觉得主要是有哪些因素在制约这一块?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主任 祝宝良】首先第一个,消费的增长到底跟什么有关系,这个要研究清楚。过去我们讲,消费的时候说是你有购买力的消费,并不是你的消费欲望。说我想要什么,我想要什么你没有钱也不能消费。这个收入是要什么收入呢,是要持久性的收入而不是一次性的收入。那么你要一次性的给他一个收入,它扩完了以后它又不扩了。这个就类似于我们的家电下乡。汽车补贴一样的。那么解决这个问题就有两条了,第一条是想办法怎么增加持久性的这种收入,这个收入实际上要保持经济基本上平稳。让大家对收入来源有一个明确的预期。第二个就是要建立起低收入阶层的社会保障制度,这个是长期性的。这两块我觉得做的还是不错的。特别是社保这块,做的是不错的。但是由于全球经济增长速度在放缓,全球增长速度放缓,持久性的收入相对前两年比它是下降的,你这一块比较上是没有办法的。

  【财新记者 于海荣】因为我们看到很多人有分析今年一季度消费往下走一点,一个原因是说,是因为政府消费去年出了8项规定,就是政府消费这块其实受到一定的抑制,不知道这个对我们整体消费增长的影响有多大?时间会持续多久?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主任 祝宝良】我们核算过国八条出来以后,公款消费的下降大概影响了消费额有多少。大概把当年的社会消费总额能拉下来0.5个百分点。我们一年有将近20多万亿的消费。大概全年加起来应该有1万亿这一块。这个我觉得短期对消费是有一定的影响,但长期来说对国家来说有好处的。因为这个省下来的这个钱,它可能变成一部分居民的收入。还有一部分变成了储蓄了。那最后可能就进到政府部门或者其他部门的投资去了。但当然了这个问题也带来了一部分高端消费品,高端的一些宾馆餐饮业的产能过剩,这肯定是带有一定的损失。但这个总的来说它是弊远远小于利的。

  【财新记者 于海荣】内需中我们刚才说的一部分除了消费还有一部分就是投资,因为一些金融机构大家关注本来以往两会后,本来以为中国政府的投资,有一部分基础设施建设这部分的投资会有一个大幅的增长,但实际上我们看是没有这样子的,后来大家又讨论于此相关的就是中国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是不是已经过剩了呢?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主任 祝宝良】投资刚才我已经比较过97年的投资应对亚洲金融危机,跟这一轮应对次贷危机的投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的含义内容已经不一样了。那么现在大概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我想有两个目的,一是为了城镇化的发展,来进行的投资,就是我们的高铁,地铁,轨道交通这些内容上。它是城镇化发展人口聚集以后所需要的投资。这是一块。第二块就是所谓建设我们的“美丽中国”,就是用于保护环境。这一块的投资,就是像污水处理垃圾处理这一块是大家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了。这一块投资。第三块就是解决城市发展过程当中所需要的其他一些投资。包括卫生、教育市政建设一部分投资。他这个投资主要变到这个里面了。那我们看到中国原来跨省来建由中央政府来做的很多中央项目的投资,基本上我认为是差不多了。像机场,直线机场、高速公路,这个大部分投资就结束了。

  【主持人】在采访中,我们的记者感受到祝宝良对于当前宏观层面的诸多政策调整了然于心,并且对于未来经济转型的方向和可能出现的积极效果非常坚定。在当前整体经济走弱的大背景下,这种坚定可能会是引导中国经济走出迷局的最重要的力量。  

版面编辑:李禹谖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朝鲜美女 卢旺达 新凤霞 国家统计局数据库 银河证券 深化改革 一致行动人 内蒙古银行 医学生 东部战区 负利率 丰城电厂事故 亟待 收官 何立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