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退出QE有多难?

2013年06月03日 09:17 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谈美国非常规货币政策

  【财新网】【主持人】最近一段时间,市场上关于美联储是否会加息,终结量化宽松政策的传言可以说沸沸扬扬。伴随着美国经济的复苏,量化宽松政策是否已经接近终点了呢?市场的传言是否有根据呢?最近,财新记者在北京采访了现任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经济学家亚当?珀森(Adam Posen)。作为货币政策的权威,珀森不仅2009至2012年间亲身担任英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还曾与现任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共同起草过美联储改革方案。下面,就让我们听一听他对于全球货币政策的看法。

  【财新记者】最近有很多关于量化宽松终结的传言。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亚当·珀森(Adam Posen)】其实只有少数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的委员谈论过终结量化宽松,委员会中那些真正坚持维护量化宽松的委员只是说:“要维护委员会和谐,多考虑政治。”所以,别当真,美联储不可能短期内退出量化宽松。

  【财新记者】您如何评价日本央行的一系列宽松政策?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亚当·珀森(Adam Posen)】不仅是中国,在美国、日本也有许多人指出,说你看日本2000年以后大量印钞,但并没有起到作用。然而,这与印钞多少并不相关,而在于央行用这些钞票买了什么。以前,日本只是用钞票购买其它形式的钞票,他们用大量的日元纸币来购买短期日本政府债券,就是现钞之间的交易。这次,黑田东彦和日本央行新团队所做的,用他们的说法就是真的要买入长期债券,购买范围并非局限于政府债券,下定了决心是要终结通缩时代。我觉得,这对日本来说,方向是正确的。

  【财新记者】我们知道发达国家的货币政策会对新兴市场产生影响,你如何看待,比如资本流动,对中国的影响?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亚当·珀森(Adam Posen)】我想中国与其他新兴经济体不同,就像中国人民银行周小川行长说过的,中国是一个非常巨大的经济体,资本流入的规模,其对中国可能产生的影响,在某种程度上都是受到限制的。但如果是马来西亚,台湾地区,甚至巴西,资本流入的规模相比这些经济体本身是很巨大的。所以现在,这些国家中的一些,比如巴西,正因此经历一段困难时期。因为美国、欧洲的量化宽松政策,乃至现在日本的政策,表明这些国家认为自己的经济表现不够好。如果巴西、澳大利亚、加拿大这些国家的经济表现够好,资本就会流向那里。所以,如果你问我,一旦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会发生什么。简单来说,我们之所以期待美联储退出是因为(这意味)美国经济运行平稳,表现更好了,而这对所有人都有好处。但最大的目的还是在于美国经济是否真正恢复了。

  【主持人】在珀森看来,美联储是不可能在短期内终结量化宽松的,而美国的复苏对全世界有利。增新,你认同珀森的观点吗?

  【李增新】其实他在不同的场合,可能强调的方向也不同,那他这一次在中国肯定是向大家解释量化宽松继续执行有什么样的必要性,其实就在几天前,在香港的另外一个会上,他的演讲却说的是,如果美国经济复苏确立了,那么量化宽松要退出的时候就一定要果断,而不能拖泥带水。

  那么他当时的一个观点就是说,现在很多人都在说这个世界的货币政策进入了“Unchartered Territory”,就是未知水域。但实际上,他认为这是一个借口,因为量化宽松,以及超宽送的货币政策,在世界上绝对不是第一次,甚至在美国也不是第一次。另外呢,关于这种退出企业、居民能不能受得了,实际上他认为,大家如果形成这样的预期,完全有可能自动去适应这样的一个变化的。那么,第三点,他也指出来,货币政策从来都可以配合财政政策,但是货币政策要配合财政政策的时候,应当是出自本身的职能,并且要遵循央行独立性的原则。但是他认为现在主要的发达国家,可能货币政策更多地是被财政政策所劫持了。那么,他这两个方向的说法其实自身并不矛盾,首先如果美国经济复苏其实是对全世界有利的,那么现在QE可能还是有必要的,但是真正需要推出的时候,就一定要果断,不能一拖再拖。

    财新《新世纪》周刊相关文章:美联储敲响避险钟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节目表
  • 周一
  • 周二
  • 周三
  • 周四
  • 周五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