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中国经济“做对了什么”?

请问 2013年06月03日 09:37 记者 戈扬

边缘革命和大胆放权是中国经济增长和制度变革背后的秘密

  【财新网】(记者 戈扬)【主持人】始于1978年的改革将中国引上了转型市场经济的道路。改革的动力来自哪里,改革的路径又是如何走通的,国内外很多学者都在致力于解释推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真正原因,破解中国制度安排和转型背后的秘密。中国究竟“做对了什么”?下一轮的改革将怎么走?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变革中国》的合著者、经济学家王宁。

  【解说】王宁,《变革中国》的合著者。早年求学北大,后赴美留学获得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博士,王宁1998年开始担任新制度经济学鼻祖、产权理论的创始人、诺贝尔奖得主科斯的学术助手。近期与科斯完成《变革中国》一书,系统阐述中国三十年惊心动魄的变革。

  在过去30余年里,中国从一个市场和企业精神被禁锢以致经济濒临破产的国度,初步转型为一个市场经济勃兴的全球经济重镇。究竟是什么力量推动这一切的发生?著名经济学家科斯在与王宁合著的《变革中国》一书中给出了答案:“不是中国政府,而是我们称之为的‘边缘革命’,将私人企业家和市场的力量带回中国。”承包制、乡镇企业、个体户和经济特区被视为中国市场经济转型中四个最重要的“边缘力量”,它们共同促成了中国的“边缘革命”。

  【同期 财新记者 戈扬】为什么你认为“边缘力量”主导了中国30年的改革呢?

  【同期 《变革中国》的合著者 王宁】我们改革成功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央政府不知道怎么做,这是在改革开放之初,所以大家只能够摸着石头过河。至少刚开始是容忍地方政府有自己的一些举措,有自己的一些试验。但是后来中央政府也逐渐地鼓励,大胆地鼓励地方政府进行采用各种试验。在这个过程中,就说很多不同的经济试验,在中国这么大的地方同时进行。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在整个经济转型走得很快的一个主要原因。现在中国就是什么事情要等到北京来下命令来做的话,这个其实就是中国最大的浪费了自己的一个资源。

  【同期 财新记者 戈扬】那你觉得下一步改革的方向是什么?

  【同期 《变革中国》的合著者 王宁】所以我们期望在下一步的政治改革,尤其是政治改革过程中,中国应该利用自己的优势,地大的这个优势,鼓励地方多试验。其实中央政府做的并不是指导地方政府进行改革,而只是说不再阻碍地方政府进行改革。其实中央政府不需要做太多,中国的很多事情就可以解决。

  【同期 财新记者 戈扬】你觉得接下来的改革和30年前相比,哪一个的难度更大?

  【同期 《变革中国》的合著者 王宁】应该来说的话七十年代末的改革更困难。因为当时中国非常贫穷。就是你们八零后、九零后都很难想象中国当时贫穷到什么地步。我是七零后,当时我也是农村的小孩,那时候吃不饱肚子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所以中国现在其实从经济条件来说,是不比当时机会条件是好了很多,但正因为经济条件好了之后,这样就造成了所谓的一些我们叫做既得利益者。因为他不需要改革,他就能够过的比较悠闲比较富裕的生活。但是从比较改革前和目前这两种状况,就说客观而言的话,改革的难度应该是当时更大。

  【同期 财新记者 戈扬】刚才你提到了既得利益者。现在有一个说法就是,就是下一轮的改革一定要牺牲既得利益者才有可能成功,你怎么看?

  【同期 《变革中国》的合著者 王宁】我觉得这是一个误解。就是说因为中国现在改革,我们现在的总理谈到了改革是最大的红利。就是中国改革很多很多的空间有待开发,在这个过程中,其实是现在的既得利益者,他们也还有很多机会来获取更大的利益。所以中国下一轮的改革不一定需要打倒什么既得利益者,或者打倒劫富济贫,中国改革还有很多发展的空间。

  【解说】30余年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也导致贫富差距过大。据世界银行的报告,目前中国1%的家庭掌握了全国41.4%的财富;另一方面,对经济发展做出巨大贡献的人们,特别是“农民工”等弱势群体,未能充分分享经济发展的成果。劳动者收入占国民收入的比重从1980年的65%下降到1997年的53.4%,2007年再下降到39.7%,大大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反映分配不平等程度的基尼系数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突破0.4的警戒线以后继续攀升,目前已经达到接近0.5的畸高程度。

  【同期 财新记者 戈扬】我们现在贫富差距很大,有很多人认为这是过去30年经济改革所带来的副产品,你认可这种说法吗?

  【同期 《变革中国》的合著者 王宁】这种解读是完全占不住脚的。首先任何经济发展,在经济发展过程中肯定贫富差异,这种贫富差异本身并不是很糟糕的事情。糟糕的就是说是你这种支付的手段是通过腐败,通过垄断,通过特权来控制财富,这当然造成这种社会贫富是不对的。所以要解决中国现在的贫富差异,并不是说要回到计划经济的做法,而是要进一步推行市场经济改革,政治体系改革,给所有的老百姓一个平等的权利,给他们平等的机会进入经济竞争,参与政治体系改革,这是最好的控制或者减少贫富差异的一个手段。

  【解说】经济学家科斯认为,清楚界定的产权是市场交易的前提。正是明晰了产权,使得中国的市场化改革得以深入,小岗村的“包产到户”便是产权推动经济发展的最好例证。科斯经济学也直接影响了中国一批经济学家,包括张五常、周其仁、张维迎、盛洪等。

  【同期 财新记者 戈扬】界定产权推动了中国的市场化改革,取得瞩目成就,未来这方面还有潜力可以挖掘吗?

  【同期 《变革中国》的合著者 王宁】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讲,就是为了保护私有产权。但是有一个前提假设,就是政府它是能够比较忠实的来执行这些法律。现在中国的问题就在于这个法律本身就是没有很好地执行,有些法律是在书本上,能够限制公权的这些法律条文本身就不存在。所以就是说中国在这方面,在立法和改进执法方面都有很多工作需要做。

  【主持人】有恒产者有恒心。所谓恒产用现代语言解释其实就是私有财产的产权,正是明晰了物权、稳定了预期,才调动起中国社会“边缘力量”在过去30年创造了经济高增长。科斯和王宁在《变革中国》中认为,中国下一步要继续保护私有产权,同时释放思想的活力,鼓励创新,这是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的秘密所在。

  

责任编辑:周勇 龙周园 | 版面编辑:邱祺璞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曹永正 新西兰8 0级地震 五大战区 医学生 埃博拉病毒 张进 陈小鲁 孟晚舟 中央军委 宋卫平 楼继伟 祁斌 谢伏瞻 东北特钢集团 去杠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