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放记录

曹远征:对宏观经济的三个疑问

大讲堂 / Caixin Forum 2013年06月07日 09:55

就业是重要的经济指标。如果二季度中国经济依然下行,不排除有政策调整的可能性。如果是维持现状,宏观政策也将维持现状

  【财新网】【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曹远征】今年的宏观经济数字表现的好像比较特别。第一个,出口增加很快,但是实体经济似乎表现的不像出口数字反映那么好,只能认为这个出口中间有异常。看到一个异常就是中国对香港的出口大幅增长,而香港是600万人口的一个城市,怎么可能有这么多要吃要喝的东西,贸易现象背后有问题。这个直接推动了前两天管理局关于外汇的新的管理政策的一个文件,那上面说银行要加强对真实贸易背景的审查。

  我们可以看到,假如真的是保税区,香港的贸易是异常的话,借助这种贸易现象使热钱流入的话,也是一个挑战。中国可能出现被套利的现象。但是套利不套利,你会发现它不是一个市场现象,而是货币政策的差异,怎么说?全球一致性的宽松,而中国是稳健的,那么利率一定会高息。比如说存款利率是3.25,这是一个巨大的套利空间,人家千方百计要挤进这个市场。如果货币政策不需要转变,怎么说?不是通过膨胀比算的话,唯有一个办法,就是你的数量做不到,那么汇率要放开,靠汇率机制来影响。所以汇率的市场化是必然的。这是今年宏观经济第一个我看不太懂的地方。

  【字幕】货币供应量多了,为什么没有物价上涨。从更多的迹象来看,大家都认为中国经济开始企稳,但是复苏势头比较乏力,不排除经济下行风险。

  第二个看不太懂的地方是今年M2增长速度非常快,但是似乎物价上涨与M2相比依然是负增长,负的2.6。为什么这么大货币供应没有引起物价上涨?其实有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关于M2跟GDP的比例是否过高的问题,媒体吵的很盛,但是我觉得过分了。因为首先要定义是什么货币。货币有M1、M2、M3、M4,如果你从M3角度看,美国M3对GDP的比例300%,中国是M2对GDP的比例200%,但是我们没有M3比较,因此你很难用M2跟M3做一个比较,它不能反映中国的经济结构。。尽管我们说社会融资规模,但是社会融资规模不是M3,它比M3差三项,不含国债,不含民间金融、不含外商直接投资,包括外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说讨论货币供应量多还是少,这个问题本身依据不太充分,这是第一点。

  第二,即使货币供应量多了,为什么没有反映物价上涨。这反映更深刻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的经济是否真正的复苏,还是经济企稳。从更多的迹象来看,大家都认为中国经济开始企稳,但是复苏势头比较乏力,不排除经济不行风险。这是我讲的第二个挑战解释。

  第三个挑战,如果你再仔细观察一下,M0、M1、M2增速是不一致的,很少出现这种情况。如果M0增速不高是可以解释的,我们流动现金在减少,大量不用信用卡、阿里巴巴淘宝这种支付在替代现金。但是M1的减少就很难理解,因为M1主要的使用者是企业,一定程度上被认为是企业流动资金,当M1减少就是企业的流动资金减低。如果你再把M2关注的话,你发现M2在增加M1在减少,那就只有一种解释,就是企业实现的销售无实际销售收入。实现销售的还要继续干,但是由于没有实现销售收入,M1是在下降的。这很可能会形成这么一个局面,如果这个局面是真实的话,中国经济的下行风险还会存在,周期性并没有完全过去。

  如果上述三个判断正确的话,我们可以对宏观经济做出一个大概的预测。在未来两年,如果二季度中国经济依然下行,如果下行压力如此之大,不排除有政策调整的可能性。如果是维持现状,政策就是维持现状。

  【字幕】如果宏观经济政策是为了充分结业的话,七点几的速度就能充分就业了。未来的政策判断,如果未来几个月就业不出现严重问题,货币政策没有转向的必要。

  为什么这么说?其实我们注意到在过去几年中国经济进入新阶段一个深刻的变化,就是中国的就业市场发生了深刻的变化。由于人口结构的变化,中国去年第一次出现新进市场劳动力下降,下降350万新进市场劳动力,中国的就业压力变得很大。再加上第三产业的发展,第三产业去年第一次增速超过工业,第三产业增加就业是比较多的。

  于是你突然发现中国经济在去年出现一个很深刻的变化,就是在8%以下的速度能维持充分就业。2008年的时候我们说为什么保增长,为什么经济速度要8%,如果达不到8%,有两千万农民工会从城市回到农村。去年经济增长速度只有7.4,就业没有出现问题.今年一季度再次印证了这件事,经济增长速度只有7.7,依然就业没有问题,还是民工荒。你在北京可以看到,所有的饭馆门口一个牌子,全年招工。如果从市场上来观察,大概是1.1倍,也就是说110个岗位只有100个人来应聘。

  这么一个变化,我们说在宏观政策上的压力也发生了变化,如果我们说宏观经济政策是为了解决充分结业的话,七点几的速度就能充分就业了,大家就知道超过充分就业上的经济增长是通货膨胀经济增长。未来的政策判断,如果未来几个月中间就业不出现严重问题,货币政策没有转向的必要。

  2013年5月17日在富国论坛上的发言

责任编辑:周勇 龙周园 | 版面编辑:冯仁可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吴迪 王强 上海人口 中央政治局 宝能 丰城电厂事故 精英 中债登 有教无类 负利率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王君 饶毅 王玲 李显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