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拉迪谈利率市场化

2013年06月17日 11:01 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金融抑制仍为中国再平衡道路的一大障碍

  【财新网】【主持人】美国《国家》(The Nation)周刊曾经这样盛赞一位经济学家,“在中国问题上,他可以做任何人的导师”,这位学者就是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早在1998年,拉迪就曾在著作《中国未完成的经济改革》(China’s Unfinished Economic Revolution)中详细研究了中国的国有企业和金融改革,并指出中国脆弱的金融体系将对经济稳定增长构成了威胁。书中,拉迪第一次论证了中国国有商业银行由于发放了过多信贷而而处于“技术上破产状态”。最近,财新记者在北京采访了拉迪,让我们听一听他对中国经济改革的看法。

  【财新记者】感谢您接受采访,拉迪先生,在你的著作《中国经济增长,靠什么?》中,曾经列出了中国经济很多不平衡处,其中一个是金融抑制,您可以为我们简单解释一下吗?

  【拉迪】我想金融管制是中国经济失衡的原因,金融管制很多个角度,它表现在极低的利率上,特别是存款利率,这也传导到了贷款利率中。还有资本管制,以及总体来讲,很多对市场的干预,央行对金融市场的干预。我想这就是金融管制的三个指标。

  【财新记者】在你的书中,你提到我们应该实现一个以市场为导向的利率。我们知道去年中国人民银行已经开始了新一轮的利率市场化改革,你怎样评价?

  【拉迪】我想稳步有序的利率市场化是非常重要的,对于中国。这个过程在90年代初期开启,而后放缓,现在又被重新提起,但是我认为对于中国国内经济的再平衡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政策工具。

  【财新记者】你同样也提了其他一些建议吗,比如金融市场开放,能谈一谈吗?

  【拉迪】嗯,我认为这意味着发展为更彻底的资本市场,企业有更多的间接融资渠道,有企业债市场,有多种多样的金融工具,和更彻底,资本流动更频繁的市场。

  【主持人】在5月初的国务院工作会议上,李克强总理再一提出要稳步推出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措施,并将其列为金融领域的改革事项之首。外界普遍预期,在今年秋天的十八界三中全会上,利率、汇率市场化及资本项目开放预计都将有进一步的安排。

  增新,我们知道拉迪最近主张的一个观点就是,中国的外部不平衡下降了,但内部不平衡在加剧,你是怎么看的?

  【李增新】我们看这次危机以后很多国家都遇到了相同的问题,就是短期的政策目标实际上是盖过了这种长期结构调整的考虑。中国其实也是其中之一。最近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就是拉迪不管是在采访当中还是在我们平时的接触当中,他的话越来越少。其中很可能的一个原因就是他提出的这些建议实际上跟15年前当初的著作当中没有什么两样,也就是说对我们的改革走走停停相对来说是比较失望的。当然我们知道利率或者是汇率的改革要伴随着很多其他金融市场的改革。比如说包括让民间资本进入商业银行,包括国有持股的降低,甚至包括存款保险制度,以及这之外的直接融资渠道的打开。但是从过去的经验来看,很少有这种所谓的万事具备才打开改革窗口的时机。那么这么多工作需要去做,实际上也可以哪个时机成熟了就先推出那个。最终可能还要遵循一个“干一件成一件”这样一个大原则。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节目表
  • 周一
  • 周二
  • 周三
  • 周四
  • 周五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