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用外汇储备来养老

请问 2013年06月17日 11:20 记者 戈扬

完善外汇储备管理投资体系,建立主权养老基金惠及民众

  【财新网】(记者 戈扬)【主持人】一方面是3万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闲置”海外,另一方面是国内社保基金巨额亏空、养老金严重不足。用“坐着金山找饭吃”来形容中国背靠巨额外汇储备、民众却无福享受的现实是再贴切不过。外汇储备到底是谁的?怎样才能让民众真正受益?一分了之可行吗?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全球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张斌。

  【解说】张斌,中国社科院全球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经济学博士。曾在哈佛大学访学,参与过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的研究工作,是国内多份经济类学术刊物匿名审稿人。研究领域包括汇率与国际收支,区域货币合作,中国宏观经济波动等。

  截至2012年底,中国外汇储备余额为3.31万亿美元,按当前汇率计,相当于20万亿元人民币。如此巨额的外汇储备,全世界历史上从未出现过。日本的外汇储备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一直保持第一,最高水平也只达到1万亿美元左右,中国的外汇储备超过1万亿美元已达六年之久。

  【财新记者 戈扬】这些外汇储备是怎么形成的呢?

  【社科院全球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 张斌】我想我们首先要明确一点是什么呢?就是外汇储备是取之于民的。央行本身是一个不能够创造财富的机构,它这么大一笔财富怎么来呢?那就是我们的央行在外汇市场上去买外汇,买来的。因为我们知道,我们一直对人民币的汇率是采取干预的,维持一个目标的价格。而外汇市场上总是卖外汇的人,比买外汇的人要多。卖外汇的人比买外汇的人要多,这个时候如果说不干预的话,外汇的价格就要跌下去,但就是人民币就要升值。但是我们的央行不希望人民币那么多升值,维持这个价格他要被迫,并不是说他希望要外汇储备,而是我为了维持这个目标的汇率水平,我就得不断的买入外汇,才能够形成目标的汇率水平。所以说央行在很大程度上是被迫的买。它拿什么买呢?央行只有人民币,通过发行人民币,来在外汇市场上买入外汇,这是最主要的来源。而发行货币我们就可以把它理解为铸币税,而铸币税最终是针对老百姓的。

  【财新记者 戈扬】外汇储备多了你觉得是一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呢?

  【社科院全球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 张斌】外汇储备是实实在在的财富,你拿到那些钱是可以买东西的。所以说当我们讲外汇储备多了或者是少的时候,你得问你付出了什么来得到这个东西。你说黄金多了,你黄金是不是越多越好,那肯定是如果说白送给我当然是越多越好对吧。问题是你为这些黄金更多的黄金你付出了什么,我们为此为外汇储备的积累付出了很多。因为我们知道这个汇率是一个价格杠杆,它调整资源在不同部门的配置。为什么我去干出口进口替代?为什么我不做服务业?汇率很重要。如果说汇率水平很低,那我就愿意做出口,做进口替代我就很赚钱,那我就不愿意做服务业,做服务业不赚钱。如果说汇率水平很高了,人民币很贵,那做进出口就很困难了。但是我就要想办法做别的,做国内的服务业。你这个产业结构、资源配置就会有很大失衡,那你为它付出了很多。

  【财新记者 戈扬】刚才你也提到我们用人民币换来的外汇,相当于我们央行每年都会发很多的人民币,这个会不会对市场有一个超发,造成了一个通货膨胀,有没有可能?

  【社科院全球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 张斌】确实是我们通过购买外汇释放了人民币的量特别大,这个远远超出了维持这个物价稳定的需要。所以你才会看到央行,大概是从五、六年前,它在发行的央票。发央票是什么呢?发央票就是把货币再收回来。通过这种购买外汇释放的人民币太多了,会引起很大通货膨胀的压力,所以说为了缓解这种压力,央行又发了央票。

  【解说】在面临通胀压力的时候,香港和澳门政府曾通过向民众派发现金来抵抗通胀。据报道,2013年,澳门政府将连续第6年向市民派发现金,永久性居民将获发8000澳门元,非永久性居民4800澳门元。澳门特区行政会发言人梁庆庭介绍说,澳门持续经济稳定增长,特区政府库房充盈,派发现金是为了让居民分享经济发展的成果。

  【财新记者 戈扬】我们联想到中国有这么多的外汇储备,我们有没有可能也给大家派发现金、发点红包呢?

  【社科院全球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 张斌】如果直接发的话,也干脆不要发外汇了,你直接发人民币就行了,因为基本上差不多。因为你发给别人外汇之后,我不能拿着美元在大部分商店里面,我不能花美元的,我还是要花人民币的。所以说你发给我之后,在现在这个汇率体制下,还有人民币单边升值预期,我很可能就是赶快把美元就换成人民币。本质上它不能够减少外汇储备。

  【财新记者 戈扬】那么多钱发也不行,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让这些财富让更多的民众来享受到呢?

  【社科院全球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 张斌】外汇储备是取之于民的。既然是取之于民,那就应该用之于民。你不能够直接发,这是确实是有这方面的问题,但是并不意味着,你不能让老百姓从这个外汇储备中获益。比如说有些国家就成立的主权养老基金。通过主权养老基金就可以以细水长流的方式,让未来的等你老的时候,等国家需要钱的时候,需要动用他的储蓄的时候,用这部分钱来帮助老百姓生活得更好一些,增加一些保障,这是可以做到的。

  【解说】在许多发达国家,建立主权养老基金的方式很普遍,其规模甚至比主权财富基金大得多。像挪威“政府全球养老基金”掌管资产高达7千亿美元,每年可以为退休者提供约2万美元的养老金。张斌认为,主权养老基金能够成功,在于透明管理高效的投资管理和严格的外部监督,目前中国的外汇储备的投资管理却是一笔“糊涂账”,这就为建立主权养老基金增加了不小的难度。

  【社科院全球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 张斌】到现在来看,因为我们在外汇储备管理面,这也是我今天想讲的问题,我们是不知道外汇储备的真实收益率是多少的,央行是不公布这个信息的。

  【财新记者 戈扬】就是投给谁,收益多少都不知道。

  【社科院全球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 张斌】首先我们先讲到目标,这个外汇储备的管理的目标是什么?原来我们外汇储备的管理当局,它曾经讲过外汇储备的收益率你可以参照巴克莱的债券收益率。如果作为一个普通的机构投资者这样说那是无可非议的,但是对于一个国家的外汇主权管理,作为外汇储备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好的参照标准,更不是一个目标,好的目标。因为我们最终的外汇储备是要保值增值,我们官方讲这点是没错的,但是这点讲的太含糊了。你为谁保值增值,什么样的标准下才说明是保值增值。你是说美元计价,还是一揽子货币计价,还是以你的真实的未来的进口商品?

  【财新记者 戈扬】目前呢?目前你观察?

  【社科院全球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 张斌】目前我们就保值增值。

  【财新记者 戈扬】就告诉大家保值增值?

  【社科院全球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 张斌】对。这还是一个进步。原来讲的是安全性、收益性、流动性,就非常宽泛,到现在为止都是非常宽泛的目标。目前不明确的话,你在管理上就会有问题。还有一个就是讲外部监督,你是不是应该公开透明,你是不是应该有适当的外部监督,否则你投多投少了都一样。我们不能老是让大家都不知道,这是很大一笔帐,而且这是笔公共财产。

  【主持人】在张斌看来,外汇储备是公共财富,“取之于民”就该“用之于民”。但目前的外汇储备管理,最急迫的问题还是管理模式太过单一、投资收益不公开、不透明。因此,建立科学的外汇储备管理体系,多元合理地进行投资,同时将一部分外汇储备资产剥离出来,成立主权养老基金,才能够让每个人都能够“老有所依,老有所养”。

  

责任编辑:周勇 龙周园 | 版面编辑:刘水静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粤传媒 无法控制 prl 香港经济 去产能 布雷顿森林体系 好大一棵树 滑膜肉瘤 中债登 e租宝 钓鱼台七号院 中宝投资 深化改革 胡新娜 国家统计局数据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