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放记录

德国大选改变欧债危机走向?

宏观名家谈 2013年06月20日 09:06 记者 张环宇 郭浩彬

布勒哲尔研究员索尔特·达瓦斯认为,重债国财政刺激空间有限、德国大选面临两大不确定性

  【财新网】(记者 张环宇 郭浩彬)【主持人】欢迎回来。从2009年爆发到现在,欧债危机已经走过了四个年头。期间欧债危机多次危及欧元区的存亡。在欧洲央行和各国领导人的努力之下,今年以来,欧债危机已经有所缓和,下面我们就来看看欧元区最新的情况。

  【解说】6月9日,法国总统奥朗德在访问日本时表示,欧债危机已经结束。此前,包括西班牙总统拉霍伊在内的多位欧元区重量级人物,也都表示过欧债危机最坏的时刻已经过去了。虽然今年以来欧元兑美元汇率站在了1.30以上,但是欧元区国家的股市出现了进一步的攀升,欧元区分裂的风险暂时解除。不过,欧元区整体的经济表现尚不令人满意。该区经济已经连续6个季度下滑,失业率在5月也攀升到了12.2%,创下自1999欧元创立以来的最高失业水平。

  【主持人】面对欧元区的这种情况,投资者的预期出现分歧。特别是即将到来的德国大选,让欧元区的缓慢复苏面临政策转向的风险。欧洲经济离复苏还有多远?为此,财新记者走访了比利时智库布勒哲尔研究所的研究员索尔特?达瓦斯。

  【财新记者 张环宇】你怎么看欧元区的未来,你担心吗?

  【布勒哲尔研究所研究员 索尔特·达瓦斯(Zsolt Darvas)】一方面来说我并不担心欧元区的完整性,因为我看到很强的政治意愿支持欧元区的完整性。这从欧洲央行的一些货币措施可以看出,同时从德国政府也传递出这种信息。都有很强的意愿保持欧元区的完整性。但另一方面,我非常担心欧洲的经济前景,因为我像欧洲的经济政策让其前景非常脆弱。现在很明显南欧国家是非常弱势,因为大多数南欧国家都有着非常高的公共债务和私人债务,也就是家庭和企业的负债水平很高。也是因为在危机爆发之前,工资和价格的上涨过快,远远超过了生产率的增长。所以这些国家失去了竞争力,最终导致了他们能够出口的制造业部门萎缩,而那些出口可以用来偿还外债。

  【财新记者 张环宇】现在是不是应该转变观念,从削减赤字到增加公共支出上去?

  【布勒哲尔研究所研究员 索尔特·达瓦斯(Zsolt Darvas)】欧元区的问题必须分成两个部分来看。南欧国家有着较高的公共债务,比如希腊和意大利,或者很高的预算赤字,比如西班牙。他们没有空间进行政策调整。他们现在能够减缓一些财政紧缩,但你知道在他们公共债务水平很高,或者是赤字水平很高的情况下,你需要为此负责,也就没有什么财政刺激空间。但在另一方面,比如像德国、荷兰,或者法国,甚至比利时这样的国家,都有着比较安全的财政局面,在这些国家其实可以进行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比如说减税,或者是促进投资,或者是直接进行公共投资。但不幸的是这些都不会发生,因为德国政客们相信德国经济目前很健康,失业率比较低,所以他们并没有看到增加公共支出的需要。

  【财新记者 张环宇】你怎么看待德国将要到来的大选,你觉得默克尔能够获胜么?

  【布勒哲尔研究所研究员 索尔特·达瓦斯(Zsolt Darvas)】 根据当前的民意调查,默克尔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处于领先,但另一方面不确定性来自其他两个党派,一个是自由民主党,现在在和默克尔联合,因为自由民主党的支持率,目前在5%的阈值附近,如果自由民主党超过了5%,就可以和默克尔组建联合政府,如果达不到5%,它们就进不去国会。默克尔也就不会有联合政府的伙伴。另一反面的问题就是有一个反欧元的党派,现在的支持率也在5%的阈值附近,如果该党支持率超过了5%,他们就可以进入国会。默克尔是不可能跟反欧元党派进行合作的,所以我想有两个不确定性,对于默克尔来说最坏的记过就是,自由民主党没能进入国会,而反欧元党派进入了国会,这样默克尔就不能控制政府,这样的话社会民主党,也就是绿党就会组建政府,或者是基督教民主联盟和社会民主党组建联合政府。

  【主持人】在今年5月,欧洲央行再次把基准利率调降到了0.5%的历史新低,外界对此举的解读是,欧洲央行在货币政策方面已经没有更多可供选择的工具。欧元区要走出衰退实现增长,关键还是在于重债国政府能否坚持推行结构性的经济改革,放开劳动力市场,并设计出更加合理的社会福利制度,让经济重新获得竞争力。但如此彻底和全方位的改革谈何容易?

  

责任编辑:张岚 | 版面编辑:邱祺璞

收藏 分享

相关视频

热词推荐
做市商 二胎政策 12306网站 转移支付 两个女人的战争 基金业协会 金立群 银监会 曹阳 郭瑞民 黄奇帆 螳臂挡车 李克 曹建海 反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