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房产税扩征如何选择试点城市

请问 2013年06月24日 10:07 记者 戈扬

房屋信息公开需要政府下决心推动

  【财新网】(记者 戈扬)【主持人】

  流传了数月的坊间传闻最终在5月底被坐实,国家发改委明确提出,2013年将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新“国五条”逐渐演变成一场“空调”之后,房产税试点扩容能有效遏制上涨的房价吗?上海、重庆两年的试点效果如何?下一个试点城市会是哪座?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

  【解说】施正文,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2002年至今,施正文在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任教,被连续破格晋升为副教授和教授。施正文还担任中国财税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全国人大《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基本法》起草组秘书长、财政部财税法律顾问等职。

  2011年,上海和重庆作为全国首批试点城市,开始征收房产税。两地试点各有不同:上海主要是针对本地家庭新购的第二套及以上住房,还有外地户籍新购住房,扣除人均60平方米的免税面积之后进行征收,税率0.4%到0.6%;重庆则主要针对个人拥有的独栋商品住宅和新购的高档住房,以及在重庆无户籍、无工作的个人新购二套住房。由于两地都是对新增购房或高端住宅征税,范围不大、效果不佳:在抑制房价上涨方面,效果不如限购;在对地方财政收入的增加方面,还不及土地出让金的零头。以上海为例,2012年房产税24.6亿元,土地出让金为875.78亿元。

  【同期 财新记者戈扬】既然没有很好的发挥调节作用,我们还有没有扩大试点的必要,还是说要在原来没有试点好的基础上,我们进行一个调整?就在上海和重庆进行调整呢?

  【同期 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效果不好的原因是在于设计不科学不合理造成的,那我们现在要继续扩大试点,我想我们应该会在两个方案的基础上有很大的调整。

  【同期 财新记者戈扬】调整哪些方面呢?

  【同期 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我认为要区分情况:首先对一些一线城市,房价上涨过高的我们在扩大试点的时候,它的目标应该是以调节房价为主;第二个我想税率我们要提高,我认为起始的税率应该在接近1%,这样才会有一定的调节力度;第三个在税率上我们实行累进税率,这个累进税率不能按照上海现在,是按照房价的高低使用连档。比如说使用1%的税率,第二个征税的180(平),比如说我们可以考虑1.5%,第三个180(平),比如说可以百分之多少。最高我认为到3%左右就可以了。我们的调节税负不能过高,如果过高以后房价是下去了,但房地产市场就倒了。

  【同期 财新记者戈扬】你说的都是非常理想的状态,我们能够在一个非常透明公开的一个信息对称的市场上来做这些事情,但目前的情况,您觉得在眼下的房屋公开的信息市场上,能做到这些吗?

  【同期 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都在住建部门,都在它那儿。因为不动产它是隐藏不了的,现在问题是我们没有真正下决心去推进住房信息的联网。这不是一个障碍,障碍在于我们有没有决心,向富人、向官员征收,因为只有他们,一般来说他们拥有更多的房,向投资客征税,真正实现我们社会的公平。

  【同期 财新记者戈扬】真正让房产税进行收入分配调节,可以缩小收入差距这么一个工具。

  【同期 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你讲得这个非常好。而我们社会目前存在一个严重问题就是分配不公,财富悬殊。那现在如何发挥一些手段来调节?我们也说有了收入分配改革方案,改革方案我们急需要的就是税收的调节。现行的税制度是以间接税为主的税制,恰恰不仅起不到调节,而且起了逆向调节,也就是说我们绝大多数的税都是由中低收入的人缴的;而我们的富人的税,我们现行的间接税是征不到的。要想征富人的税,要对财产征税,要对资本征税,而我们现在的税制恰恰缺乏这方面的税种,它不能起到均贫富的作用。所以我们房产税的试点也好,其他的改革也好,真的要有顶层设计的理念,绝对不能就调节房价一个税收政策的出台,要从整个我们社会公共政策,要着眼于长远进行相关的配套改革。

  【同期 财新记者戈扬】但是我觉得就是中国人可能对于税来说可能会有两个概念,一听到要增税,大家感觉就是增税容易减税难,就是我们怎么又多一个税种啊,就是会有这种逆反心理,这是第一;第二就是关于收税目的是什么,因为很多人就觉得说,我把钱交给国家,但是我也不知道它用在哪儿,这可能也是大家不愿意缴税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

  【同期 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就是说我们现在一个税制改革目的叫结构性减税。现在我们税制就说明,我们的税制不合理,我们要优化它,实行有增有减、有开征有废止,是这样的一个调整的过程。所以房产税的扩大显然它是一个新开征的税种或者是一个增税措施。那就意味着什么?我们的确在改革的时候我们要同时进行其他一些减税的改革的考虑,比如说营改增,现在要让它减负;比如说土增税的废止问题,土地增值税的废止的问题等等。

  【解说】房产税试点扩容已成事实,谁将成为下一个试点城市成为热议焦点,不少媒体和网友都给出了自己的预测:广州、深圳、厦门、青岛等都位列其中。有人认为应该从房价上涨过快的一线城市入手,遏制楼市泡沫;有人则认为应该从二三线城市入手,完善方案之后,再对热点城市开征。

  【同期 财新记者戈扬】因为很多城市都有被传言说是第三个要开始试点的城市,那么你觉得哪一个有可能?

  【同期 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我认为下一步试点应该基于这样一个指导思想:一个就是我们着眼于当前的解决的房价过高的问题,选择一些就是房价上涨压力比较大的一些城市。那现在都有一些比如说上海、重庆,深圳啊。第二个就是地方有没有愿望,有没有积极性,因为这个税是他们来征,地方税要考虑它的积极性。第三,就是它的征管条件是否具备,因为我们有房屋的信息,我们一些评估未来慢慢会涉及,所以这是第三个。

  【同期 财新记者戈扬】我怎么感觉北京很适合呢?

  【同期 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那就是应当说从这几个方面看,我认为的确北京市是具备这些条件。如果我们的决策层有决心,我认为可以考虑北京的试点。但是我们的现实的政策的出台就不能太理想化,因为我们很多东西的考量都很难做那么周全、那么扎实。北京这样一个示例,因为我们的体量很大,各种类型的房屋,它现在各种类型涉及一些利益集团,如果要扩大试点它的征税范围会比较大,如果我们方案设计考虑不周的话有可能它会产生很多负面影响。那应当说北京可以暂缓,所以其他地方取得一些经验后,我认为北京应当也要加快实施进入房产税试点的行列。

  【主持人】施正文认为,目前房产税主要着眼于增量,这样的改革固然能减少改革阻力、便于试点和扩容起步,但如果长期回避存量,那么可能造成既得利益固化。施正文同时表示,如果真向存量房“开刀”,就是实实在在触动多个阶层的利益,如何把握力度与节奏,需要智慧和勇气。

  

责任编辑:周勇 龙周园 | 版面编辑:邱祺璞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滑膜肉瘤 易乾财富 中远集团 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 郭瑞民 刘志庚 平安众筹网 收官 作家陈映真去世 银河证券 bdi 上海人口 贸易战 电e宝 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