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中欧贸易争端怎样变双赢?

快评5分钟 2013年07月08日 08:50

双方仍给对方留有余地,应寻找更开放的贸易投资协定

  【财新网】【主持人】欧洲国家在债务危机和经济结构性问题的影响下,近年来失业率不断攀升,经济增长却缺乏动力。在这种状况下,很容易将关注点转移到对外贸易上去,借此来刺激欧盟内部国家一些产业的发展,并希望一定程度上拉动就业。早在去年夏天,欧盟就开始对中国的光伏产品展开了“双反”调查,并且在近期宣布了初裁结果。在几年前还在欧洲默默无闻的中国的光伏产品,现在已经占到了欧盟市场的80%以上,也难怪欧盟想要拿中国光伏产品开刀了。

  【解说】欧盟贸易委员卡洛?德古赫特(Karel De Gucht)6月4日宣布,欧盟向中国光伏企业采取临时性反倾销措施的决定,向中国大陆出口至欧盟成员国的硅片、电池和组件产品征税。自6月6日起,欧盟对中国出口的太阳能产品征收 11.8%的关税;两个月后,平均关税税率将可能调至47.6%。在今年12月5日全面调查结束时,欧盟还需通过成员国投票,做出终裁决定是否施加期限最长为五年的长期性关税。11.8%这一数字低于业界普遍预期,因为德古赫特数周前曾建议直接开征47.6%的税率。德古赫特称,分阶段征税安排是为了欧洲市场能进行调整并平稳过渡,同时给中方一个谈判的机会,这被视作其在成员国反对之声中作出的一点让步。

  【欧盟贸易委员发言人 约翰?克兰西(John Clancy)】德古赫特不会受到任何胁迫,他不会屈服于外部的压力,他会尽到欧盟贸易委员的职责,代表全欧洲和所有国家人民的利益,来保证贸易公正,这就是今天的立场。

  【解说】此前初裁成员国投票时,包括德国、英国、荷兰,以及德古赫特祖国比利时在内的18个成员国投了反对票,仅4国支持,另有5国弃权。德古赫特的决定虽与多数成员国意见相悖,但在欧盟的框架下具有程序合法性。据知情的欧洲人士指出,德古赫特在2010年就任现职后,一直希望在贸易问题上有所作为,比如从欧盟的角度,阻止中国政府通过不正当的贷款和优惠措施,扭曲国际竞争。作为对初裁的反制行为,中国政府即时启动了对欧盟葡萄酒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程序,这也立刻引起了欧洲葡萄酒产业的担忧。

  【解说】虽然光伏和葡萄酒的贸易额存在数量级上的差距,光伏的贸易额在200亿欧元左右,而葡萄酒则不到其十分之一,但此次就此开始征税还是让从业人员感觉到贸易争端进一步扩大的压力。欧盟主要的葡萄酒出口国法国,在光伏反倾销征税中投了支持票。

  【法国葡萄酒经历 安妮·阿尔博(Anne Arbeau)】我想在葡萄酒产业中的人们需要一起让政客们明白,贸易争端对法国经济来说真的很危险。

  【解说】初裁结果公布后,中国的光伏企业、欧洲上游厂商和欧洲平价太阳能联盟(AFASE)等,都纷纷表达了对初裁结果的不满。德古赫特称,中国太阳能电池板的倾销,损害了欧洲太阳能电池板产业,至少危及2.5万个现有工作岗位。而AFASE则援引研究机构Prognos称,20%的关税就将使欧洲在未来三年丧失17.55万个工作岗位。

  【同期】比利时Issol太阳能公司总裁 劳伦特?奎特尔(Laurent Quittre)

  我们今天只有55名员工,但如果我们能够达成更公平的规则,我想我们可以增加到200名员工。很清楚大家都需要更好的规则,中国和欧洲都是,这可以带来更公平的商业环境。

  【主持人】关于中欧经贸关系的问题,今天我们请到了财新传媒国际财经评论员李增新来做出点评。欧盟委员会在做出初裁结果的时候,其实只有一家濒临破产的德国公司交Solar World是积极推动的,还有四家企业其实都是匿名的。现在看起来挺明显的,欧盟的这些光伏产业对它们也不一定有好处是吧?

  【李增新】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看贸易摩擦最终的结果往往是双输的。比如在这个案子当中,如果对中国的太阳能电池板的组建进行征税,欧盟更多的下游企业面临更高的进口成本。那么一环一环传导下去的话,最终可能会使欧盟的居民和企业用电的成本上升。反过来,中国如果真的对于欧洲进口的葡萄酒进行征税的话,那可能最终还是消费者会受到损失。这也是为什么双方反对贸易救济措施的企业都在讲这个道理,就是如果你这么做了,其实对大家也并没有什么好处。

  但是为什么往往这种道理最终也没有起到太大的效果?我们知道其实贸易不仅仅是经济,实际上很大程度上都不是经济,根本来说还是政治。当一个国家的企业进行大量的进出口的时候,很大程度上你把自己国内可能存在的问题转移到海外去了,变成了净进口国就业的一些压力。这个时候我们就看到了当经济不好时,一些国家可能就采取贸易保护措施。比如非常有名的2009年美国经济非常不好的时候,那么美国就出了对中国输美论坛的特保措施。现在欧洲经济显然是不好,他一定会找到一种出口。但是我看中国和欧洲谈判的双方实际上还是比较理智,最终的结果也是相对来说缓和的多。我想他们应当是看到了政治上的压力使我不得不这么做,但在经济的角度我们尽量去减少对于企业和居民的损害。

  【主持人】我们看到这个事其实有两个比较重要的时间节点,一个是8月6号,也就是两个月后他们要决定是不是要把平均关税提高到48%,另一个就是年底的终裁,那你有什么预测?

  【李增新】我觉得对于两个月以后8月那个可能相对来说不那么乐观。我们知道现在谈判还在继续进行当中,可能的焦点就在于中国企业是否能够接受一个最低的售价,以及他们之间是不是要分配一个配额。当然这一块从欧盟的角度来说他去决定这个税率的时候是从一家一家企业来看的,这个时候他可能要考察的是比如说你的出口量是多少,以及你的成本结构。另外一个重要的因素在于整个这个调查进行当中,你有多么地积极配合。

  对于年底可能相对乐观一点,因为最终的终裁是需要欧盟理事会多数同意才可以,就不太可能像初裁只有4个国家同意就通过了。对于5年的这种永久性的关税,可能还是过不了的。但是不管怎么样对于企业来说后面的这半年充满了不确定性,我们知道做企业最不喜欢的可能也就是不确定性,这给他们的生产经营确实带来了很大的困扰。

  【主持人】我们看现在经济不好的时候全球很多国家都在搞贸易保护主义,但与此同时,很多自贸区也在紧锣密鼓地开始谈判,你觉得世界贸易是更开放了还是更封闭了呢?

  【李增新】总体来说应当还是更开放了,正式因为更开放,你的贸易量变大了,国家之间的经济联系更多了以后,必然贸易摩擦就在起来。我们看中国现在的贸易体谅已经占到了全世界的11.6%。从2009年到2012年别的国家对我们发起的贸易调查可能是330多起,那么在今年的第一季度又有22起。

  有一个现象是过去我们可能面对贸易摩擦比较多的是传统的、低端的劳动密集型产品,但是伴随着中国经济自身的结构调整和出口产业升级,越来越多的贸易摩擦出现在高新技术、机械设备以及新能源领域。在这些领域,过去人家的利益分配格局是已经在那儿的。已经有企业是在做这些事情的。那么你作为一个新进入者,你去抢别人的饭碗,肯定这当中的摩擦就会起来。

  当然从另外一方面我们刚才也说了,当经济不好的时候贸易保护主义确实是在抬头。那我们看欧盟推动的所谓的“贸易工具现代化”,实际上就是说我以后可以不通过企业来申请,我自己欧盟委员会就可以去发起这种贸易救济的调查,以及这种补救措施。如果出现了贸易保护主义,我们国家的政府和企业确实应该运用这种多边的贸易工具来保护自己的利益。

  当然我们自己其实很多时候也需要反思。比如说在过去的一年半之间,中国的光伏产业整个实际上是处于亏损状态的,那么在亏损的同时你还在大量的进行出口?再比如说当时的中国输美轮胎,是低端的无品牌轮胎,是不是很多企业本身它就不应该生存下去?另外我们也要看看我们中国的商业环境、法律制度,所谓的产业政策,以及要素价格形成机制是不是存在扭曲?过去的时候我们以低价出口我们的产品,实际上也是在补贴外国的消费者。真正的代价确实我们资源的浪费,我们环境的恶化,以及人民健康水平的下降。那么这种模式是不是还要继续下去,我觉得这些都是需要思考的。  

版面编辑:李禹谖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债转股 商誉 资本充足率 埃博拉病毒 渐冻症 难民危机 一致行动人 阿根廷总统 方洪波 prl 货币政策 好大一棵树 政法委书记 贸易战 薄熙来二审维持原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