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中美应开启自贸谈判

请问 2013年07月08日 09:58 财新记者 戈扬

多哈谈判中断WTO被边缘化,中国应再以开放促改革

  【财新网】(记者 戈扬)【主持人】多哈谈判一再停滞,WTO被边缘化已是事实。由欧美主导的各种双边和区域自由贸易谈判风起云涌。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为何会被无法进入世界贸易规则和协议的制定框架?面对世界经济新格局,中国将如何应对?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院长霍建国。

  【解说】霍建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院长,经济学博士。早年曾在国家经贸委等部门任职,长期从事外经贸管理及政策研究工作。1993年至2001年期间曾多次参与中国入世谈判工作和APEC工作,著有《中国外贸和国家竞争力》等著作。

  在多哈回合受阻、发达国家急于复苏的背景下,美国积极推进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协议TTIP、服务贸易协定TISA以及《双边投资协定2012范本》,来扩大双边贸易以及构建全球经济新秩序。以TPP为例,最早是由新加坡等4个国家发起,2009年因美国的高调加入开始为世界瞩目,并发展到现在的11个成员国。如无意外,今年7月日本将加入到谈判中,届时它将成为全球最大的自贸圈,经济总量可占世界的40%。

  【财新记者 戈扬】TPP好像越来越成气候,面对这样一个国际贸易形势的话,你觉得中国应该如何应对呢?

  【同期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院长 霍建国】TPP的动作确实比较大,因为它是整个一个跨太平洋的,而且在原先本来APEC这个活动的基础上,目前已经形成了有11个国家参与的这么一个(协定)。

  这种安排它又号称是高标准的,那也就是说在关税、投资、服务贸易开放以及其它众多贸易规则上要推行一套新的标准。那么美国推这个TPP很多人都认为是针对中国,实际上它是从美国利益本身考虑,因为美国它一再强调亚太的利益,也就是说通过TPP它可以更深入的重返亚洲。当然从侧面上讲,中国目前没有在TPP这个谈判里边,这样的话就形成了好像把中国排斥在外,更容易使人联想到是针对中国的。

  【解说】在TPP、TISA、BIT这些新标准体系的谈判中,中国目前被排除在外。业界分析普遍认为原因有二:一是美国主导的新规则制定并不愿中国加入;二是从中国自身讲,与这些标准差距较大,达不到要求。比如,目前中国服务业领域的开放,基本停留在入世时的承诺。中国WTO研究会会长孙振宇在年初一次座谈会上表示,入世时承诺服务业开放100个部门,不等于其他部门不可以开放,“像印度承诺开放的部门仅有40多个,但它开放的领域比中国还要多”。印第安纳大学教授甘思德和中国社科院世经所副所长何帆等学者则表示,如果在新规则的制定过程中缺席,未来将再次陷入被动接受的境地,代价惨重。

  【财新记者 戈扬】有人会说因为这个标准太高了,中国目前如果要加入的话会不会吃亏?不加入我们被隔离了,加入的话会比较吃亏吧,你觉得呢?

  【同期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院长 霍建国】我们觉得中国还是应该创造条件,来参与或者先跟踪,然后最后到参与TPP的谈判。这样的话可以把TPP的这种高标准的谈判,作为一种我们进一步扩大开放的一种压力,当然这并不完全取决于我们,有可能美国人他从战略的角度考虑他是要把你排斥在外。但是现在看来他想通过TPP达成一个高端的贸易标准难度非常之大。所以他也就是一个重返亚太的一个跳板或者是一种工具。目前看美国和欧盟宣布的TTIP就是美欧的自贸区安排的谈判,可能从贸易规则的影响上会更大一些,因为他们都是发达国家,他们之间的标准本身开放度就很高。

  【财新记者 戈扬】中国和美国有没有建立一个双边自由贸易区的可能呢?

  【同期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院长 霍建国】目前有一些智库已经提出来,这次我们董建华先生主导的中美交流基金会,我们好几家智库参加,我们商务研究院也参加了。其中最后有一个建议,你可以注意一下其中第一条就是建议中美启动自贸区谈判。新一轮的全球经济治理和贸易规则,显然是必须要加快推进的,如何形成一个全球的公平竞争的一个贸易环境或者是一个开放的贸易体系,这个目标的达到必须有中美两国的合作。所以基辛格说过一句话,他就是说中美两国合作可以干成很多事,但是中美如果不合作什么事都干不成。这句话虽然稍微偏激了一点,但是它却反映了当前很多国际事务当中这种矛盾和合作,及合作产生的一些效果。

  【解说】数据显示,中国5月出口同比仅增长1.0%,远低于4月的14.7%进口同比下滑了0.3%,也远低于4月的16.8%。进出口相抵,中国出现贸易顺差为204亿美元,高于上月的182亿美元。贸易数据的泡沫破灭,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中国海关收紧了对“热钱套利”的监管。此前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对香港出口大幅上升,占到全部出口比重的21.1%,其中3月份内地对港出口同比暴涨92.9%,远超正常水平。

  【财新记者 戈扬】能帮我们解释一下差异点吗?

  【同期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院长 霍建国】一季度的数字呈现了快速回升的这么一个过程,这里面基础性的因素,有美国市场、东南亚市场回稳这些积极因素,但是其中仔细剖析也会夹杂着一些问题,这一段时间由于我们新一届政府和新的领导集体不断的发出一些积极的改革信号,这个时候我觉得国际热钱恐怕就要进一步涌入中国。

  再加上目前我们的利率和香港的利率,是有一个落差的,这样的话就产生了一个热钱流入套利的现象。这个现象历史上也有,因为历史上是追人民币升值,现在是除了热钱带进来之后,除了享受升值可能的那个幅度之外,还有利差的幅度。我个人觉得不排除这种因素,为什么香港和深圳的数字普遍偏高,应该说已经引起了我们的一些注意,就是说这里可能会有一些贵金属的进出报价问题,也可能有高报结汇进来,也可能有把资金打出去,就是这里边有很多基础性的东西,从结售汇的角度,从保税区的管理,我觉得现在引起重视之后,因为也加强了一些监管措施。这个数字从四月份看已经有所回落。

  【财新记者 戈扬】还有一个没办法回避的问题人民币升值,这两个月以来升值的幅度也非常大,很多企业都说现在不敢做定单了不敢接了,您觉得这个会对未来中国出口形势会造成一些什么样的影响呢?

  【同期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院长 霍建国】如果短期的快速升值,对出口肯定会形成一个巨大的压力。而从另一个角度看,也可以说明就是在这一轮的变化当中,政府没有更多地干预,就是如果说我不允许它升值,有时候政府是有手段干预的,当然我们现在是在强调让它更多的尊重市场的供求关系。但是问题是市场中有假象有泡沫有热钱,所以我觉得这一轮可能有一点放任,放任之后由于热钱推动就产生了这么一个快速的变化。所以我觉得与其说它是处于升值空间,不如说我们适当的放任一点,看看市场的力量有多大,我们需要寻求一个人民币币值的一个均衡点。

  【主持人】中国入世已有十多年时间,中国也较好履行了入世承诺,但此后对开放迫切性的认识有所下降,无论在多边贸易谈判,还是双边、区域贸易协定的推动上,大都属于被动应对。这一状况迫切需要改变。一方面,作为正在崛起的大国,中国需要在新一轮国际规则的制定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不被边缘化;另一方面,在新一轮改革中,“以开放促改革”仍将是重要推动力。

  (记者于海荣 霍侃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周勇 龙周园 | 版面编辑:李禹谖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货币政策 宏观调控 周浩 省委常委 e租宝登记平台 股灾 金融危机 期货交易时间 查获千余吨洋垃圾 寻衅滋事罪 何立峰 布雷顿森林体系 三个有利于 去产能 数字货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