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营改增”怎么改?

请问 2013年07月15日 09:30 财新记者 戈扬

白景明认为,“营改增”全国扩围有利于做大服务业,理顺流转税制

  【财新网】(记者 戈扬)【主持人】“营改增”无疑是2013年中国财税体制改革中的重头,8月1日起将交通运输业和部分现代服务业营改增试点扩至全国更是引发关注,如何看待部分企业税负增加?如何深化财税体制改革?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财政部财科所副所长白景明。

  【解说】白景明,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白景明长期关注宏观经济、税制改革和国家预算等领域,主持过10余项重大课题,曾获第十届孙冶方经济科学奖,2003年发表的“调节居民收入分配差距的财税政策”课题报告引起较大社会反响。

  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日前发布通知,明确2013年8月1日将在全国开展交通运输业和部分现代服务业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的税收政策,俗称“两扩”。这是继2012年1月1日上海率先启动改革以来,“营改增”首次扩大至全国。“营改增”简而言之就是把过去对每个商业环节产生的全部价值征税变为对每个商业环节产生的增值征税,从而减少了重复课税,这也是国际惯用的流转税制度。

  【同期 财新记者 戈扬】这么一系列的过程,你能不能给我们评价一下,营改增现在目前的进程怎么样?过去成绩怎么样?

  【同期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 白景明】营改增是当前我们税制改革的一个重头戏,增值税的改革在我们国家已经前后有过三次的改革。我们从80年代初期建立增值税,那么1994年我们有一次大的扩围。1994年的扩围当时我们把增值税的增收范围覆盖到了所有工业和商业,这是一次大的扩围,这是第二次改革。第三次改革就是2009年当时我们增值税转型,增值税转型那么就是从生产型增值税改为消费型增值税,这次改革实际上是我们第四次改革了,这次改革最终目标是取消营业税,把营业税全部归到增值税。那么它实际上有两个特点,一个是从区域试点改为向全国试点,就在全国行业铺开,不再搞区域试点这个模式了,就是在全国覆盖。

  第二个特点就是这次在全国铺开的时候,我们同时又推出一个新的小行业进入到征收增值税,就是影视制作这块,这个我们不再选择某一个地区试点,一下就在全国搞。

  【同期 财新记者 戈扬】过去是不是覆盖在区域范围之内会有一个局限性对于增值税的征收?

  【同期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 白景明】对。过去我们这种试点区域试点的模式,它会形成一定的政策洼地。我们举例说原来光是上海搞交通运输你可以开具增值税发票,人家都愿意和他来往,人家不愿意和没有试点的省的企业来往,这个生意这个订单全给了上海不给别处。从主观上来说,人们都希望尽可能地少纳税,然后他的发票可以回去抵扣。现在我们解决这个问题,全国大家政策都一样,就避免了这种政策洼地。

  【同期 财新记者 戈扬】是不是这个也可以解释,自从营改增大面积铺开以来,在上海有些地方试点了之后,有些企业它的税负反而增加,是因为它可能不一定能抵扣是吗?

  【同期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 白景明】这个企业在上海的试点期间,包括后来推到在北京在天津,后来去年下半年扩展到这些省市,有些试点企业出现了这种情况面不大,占比不高。

  【同期 财新记者 戈扬】主要原因是什么呢?

  【同期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 白景明】主要原因实际上是三类原因。一类原因主要的就是说抵扣不完整,所以说导致它的税负有所上升这是一种原因。因为它有些交通运输它是油料耗费和过路费成本在它成本结构当中比重比较高,油料耗费有时他在一些加油站取得不了增值税发票,所以抵扣不了。第二个方面的原因,有的企业出现了什么呢?因为这个增值税的税负,增值税它是销项减进项。有的企业可能出现这种情况:我的进项税额全能抵扣,但是我销项这块价格上升,而且销售也比较顺畅,销售比较顺畅以后,销项减进项再跟总的销售额一比,可能比以前征营业税高了,但这种情况实际上是企业生意好的表现。第三种情况是什么情况呢?觉得税负上升,跟企业运营周期成长周期有关系。我们看有些企业税负降的比较厉害,为什么呢?企业成长周期进行大规模的固定资产投资,比如购进汽车,有些企业它不处在这个周期他没有买汽车,所以他的进项税额相对少。

  【解说】国税总局局长王军曾表示,截至2013年2月底,9省市先行试点“营改增”的企业已达112万户,实现减负550亿元以上。不过他也坦承,5%左右的企业税负有所增加。白景明预计,8月1日“营改增”两扩之后,税收将进一步降低,或可达到1200亿元。随着营业税的不断推开、税负进一步下降,各级政府将不可避免地面临财政收入减少的考验。如此大的差异不能不让人心生疑问,这里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玄机呢?

  【同期 财新记者 戈扬】如果每个行业的税负都降低的话,那么地方财政或者国家财政的税收不就会减少吗?那这个缺口是不是很大?

  【同期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 白景明】这是一个大问题。改征增值税以后,它挤掉了重复课税,总体来说税收肯定是减的。那么现在我们支出压力又比较大,投资拉动稳增长我们支出压力都挺大。本来我们赤字就大,我们1万2千亿的赤字是历年最高水平,有史以来这是我们建国以来最高水平一年1万2千亿。现在我们就是说,那么这个缺口我个人分析,有这么几种缓解方式,第一,我们在营业税改成增值税要减税力度比较大,那么这个同时我们还要加强税收征管,依法征税,应征必征,这点还是要扎实的做这个事。

  【同期 财新记者 戈扬】过去偷税漏税的我们要把它(降低)。

  【同期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 白景明】我们还要严征管。第二个就是我们要认识到什么?你看我们直接减的1200亿,我们还要看到另一方面是什么?减税会刺激企业的发展,它变成投资了或者他给涨工资了变成消费了,可能我还要回来一些税收,我们还要看到这个链条存在。第三个层面的事是什么呢?我们在支出管理上要加强,我们说收支缺口大了,那么这个时候我们一方面保证正常的收入增长,刚才我说的,另一方面我们要压掉一些不必要的支出。

  【同期 财新记者 戈扬】营业税它过去是地方税种,现在变成增值税之后按照原来的法律规定,其实它是交给中央了,然后那这个分成应该是怎么样的?地方是不是已经把最大的一块税种上交了,地方还有财权吗?

  【同期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 白景明】可能要澄清一个认识误区,不是说营业税改成增值税就要大幅度削减地方财权,不是这个出发点效果也不是这样。按照我们现在现行的规定,政策规定营业税改成增值税这些试点企业改成增值税这些增值税还全部留给地方,中央一分不拿,还全部留给地方,中央一分不拿。

  【同期 财新记者 戈扬】目前肯定在营改增试点当中会有一些问题,那么下一步你觉得有哪些地方是我们两扩之后可以有改进的?

  【同期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 白景明】那么现在中国增值税税率确实比较多,等于四档:17%、13%、11%、6%,等于四档,最高17%。

  【同期 财新记者 戈扬】你觉得应该怎么样整合会比较合理一些?

  【同期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 白景明】原则我就说这种税率整合的原则就是要遵循什么呢?第一,是有利于税制相对简化一些,按这么个原则。第二,有利于抵扣链条前后抵扣链条的均衡,抵扣幅度的均衡。进项我可以抵扣有17%、有13%、有11%、有6%,多种税率。我们设计研究这个问题,应该考虑这种进项和销项税之间的税率的均衡。

  【主持人】根据现行试点,“营改增”推行后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企业的税负、帮助服务业做大做强,但并不意味着只要推行营业税,服务业就能够自行繁荣,经济的发展、消费的拉动需要进一步深化财税改革,优化现行的各项税收制度方可长久。白景明还强调,增值税改革更需要从民生的角度,从真正给老百姓实惠的角度制定政策。富兰克林有句名言:“人的一生只有死亡和纳税不可避免”。纳税不可避免,但前提是合理。在过去十年间,加入世贸组织给中国经济带来的好处是巨大的,毫不夸张的说,如果没有加入世贸组织,中国经济可能还不到现在规模的一半,现在是时候让仍保持封闭的那一部分市场面对全球竞争了。自贸区的兴起,对中国来说无疑是一次巨大的机遇,这可以起到收缩效率低下的国有部门和削减庞大的地方政府支出的作用,同时可以参与到全球的规则制定中去。中国在未来,应该带着善意开启自贸大门。  

责任编辑:周勇 龙周园 | 版面编辑:李禹谖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张进 私募债 王儒林 股灾 从0到1 永远在路上 京张高铁 做市商 英镑兑美元 吴晓灵 负面清单 易乾财富 中央军委 网贷天使 商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