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放记录

国际财经观察(7月21日)

国际财经观察 2013年07月22日 09:09

特别报道:财新辩论-中国改革:新增长模式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国际财经观察,我是张洁。今天我们为您带来一期特别报道。不久前,2013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举行,来自全球各地的4000多名商界领袖、政府代表汇聚一堂,共话全球经济。其间,财新传媒承办的分论坛 “中国改革:新增长模式”如期举行。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李剑阁、俄罗斯外贸银行(VTB)亚洲首席执行官Damian Chunilal、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作为发言嘉宾出席,就中国调整增长模式及其对区域和全球增长所带来的影响进行深入讨论。接下来就让我们来看一看嘉宾们都有哪些精彩观点。

第一部分 改革没有回头路

  【主持人】新一届政府执政以来,对于中国进一步经济改革的呼声不绝于耳。在去年的圣彼得堡财新辩论上,与会嘉宾探讨了中国过去的经济增长模式是否已经耗尽,并给出了肯定的答案。要想实现可持续的发展,中国经济的结构调整和制度改革必不可少,先来看看嘉宾们认为有哪些改革的任务最为紧迫?

  【中央汇金投资有限公司副董事长 李剑阁】大家都对中国的下一步的经济发展模式的转变十分关心,当然发展模式的转变都伴随着改革,今年秋天大家期待一个规划今后5年到10年中国的经济形势改革,为什么大家有这个期待呢,因为中国改革35周年来,平均每十年会有一个。1984年中国曾经有一个改革的规划,到了2003年,中国曾经也出台了一个改革的规划,所以在近两年来,大家社会上都在期待今年秋天这样一个文件的出台,事实上我们所知道呢,这个文件的起草工作已经开始,由于它是一个内部的文件,这个过程我们并不清楚,但是我个人觉得有两点是可以期待的,就是文件当中有两条主线不会改变,一个就是20年前,中国政府所确定的市场经济改革的方向不会改变,还有一个是15年前,中国政府确定多种经济成分,尤其是发展民营经济的方向不会改变,所以我预计今年秋天出台的文件在这方面会有一些比较值得关注的内容。

  【VTB资本亚洲首席执行官 Damian Chunilal】中国正在面对怎样的挑战?中国需要怎样做才是符合实际的?周期性的放缓是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都面对的问题,所以这里我就先不多说了。中国目前肯定有金融系统的压力,现在已经显露出来了。信用增长水平比GDP,尤其是信用增长的速度和GDP的增速相比,还有影子银行的快速增长,很多信托产品,当前的流动性危机,同时海外的变化也让大环境,对中国的金融系统不利。目前的问题是中国遭遇了明斯基时刻。第三点我想今天,中国还有长期的挑战,就是中等收入陷阱。中国过去从农业社会转型变成工业社会的巨大利好,现在已经消耗殆尽了,生产力、出口等方面都有了巨大的增长,在对世界很多国家的案例研究中,证据显示,中国要从工业经济转型成为,让消费更加重要的经济。这是令人振奋的。在101个中等收入国家中,根据世界银行的报告,也就是人均GDP在5000美元或以下的经济体,只有13个国家能够进入高收入国家。所以中国需要转型到由知识和技能为基础的经济体,在生产的某些环节更加专业化,从生产要素导向的增长,转型到生产率为导向的增长。同时从中央调控性经济,转型到去中央化的经济管理模式。我想政府需要认识到这些挑战,同时中国的增长模式需要改变。

  【独立经济学家 谢国忠】我想中国需要做两件事情,第一是在国内进行经济再平衡,在消费和投资之间再平衡,投资目前站到GDP的50%,需要下降到30%。对于人均GDP6000美元左右的国家,30%的投资是适当的。这种转型可以让消费作为经济导向。政府需要进行减税,让人们有更多的钱来消费,需要限制税收,不管政府说什么都没用,我们希望看到钱从政府流入居民手中。所以只有当政府实际的进行减税,这才算是真正迈出了一步。对于需求的再平衡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要强调效率。如果中国的投资下降到GDP的30%,当前的经济效率并不能支撑7%的经济增长。长期范围内,政府想要7%的经济增长,总理刚刚提到过的。但如果投资下降到30%,我们需要更高的经济效率,才能达到7%的增长率。所以我们需要更好的资源配置,这可以从金融改革开始,目前金融资本过度进入了房地产市场,但房地产并不是生产部门,所以遏制房地产泡沫,对中国的未来来说很重要。所以我认为,GDP数据或者是PMI数据怎样,并不是非常重要,中国需要从更宽阔的视角出发,中国在未来10年会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已经不需要10%的经济增长率了,就算是7%的经济增长,中国也可以在未来10年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我们需要的是再平衡和提高效率,有两件事非做不可,第一是减税,第二十挤压房地产泡沫。在挤压房地产泡沫时会有阵痛,但也没什么的,但对于长期来说是非常好的。

  【财新传媒主编 王烁】你提到了减税,在过去10年中,中国政府的税收增长非常迅猛,要比GDP增长快很多。所以你觉得应该有怎样的减税政策?

  【独立经济学家 谢国忠】最重要的税收就是增值税,因为它贡献了税收很大的一部分。17%的增值税率,虽然不是全球最高的,从新兴市场的标准来说也非常高了。所以增值税应该降低到13%到14%,这等于是给消费减税,如果你想要支持消费,就需要给消费减税!这是第一个政府需要做的事情,第二是个人所得税,这是我呼吁过很久的事情,最高的个税税率是45%,这很早就确定了,但实际上是中产阶级在承受45%的高税率,富人都有自己的生意,他们只叫25%的盈利税,不用交45%的个税,他们花的钱都是通过公司,所以他们实际上的税率只有25%,而45%的个税正在挤压中国的白领,当中国的白领阶级刚刚崛起,没有理由把他们打压下去。所以我觉得中国应该将个税下调到25%,和企业税相符。这将会鼓励全球的白领工作者到中国工作,很多人觉得中国没有创新能力,在经济全球化的情况下,你可以通过吸引外来人才,来快速成长,所以我觉得中国并没有中等收入陷阱,中国要不就崩盘,或者就提升到另一个水平,没有中间地带。现在中国停滞不前很多年了,如果能推进改革,全球的资本和人才都会来到中国。中国会在未来10年成为最大的经济体。如果中国不进行改革,放任房地产泡沫,则会在2到3年爆发金融危机。

第二部分 再提市场化

  【主持人】有人说,过去十年是国进民退的十年,私营企业的日子非常难过,政府的税收增长却远远超过了GDP的增速。高额税负使中国私有部门的负担越来越重,阻碍了中国经济向消费导向型经济转型。将来,应该如何为私有部门重新注入活力?如何促进居民消费?投资占GDP比重下降后又该注意哪些问题?一起来看。

  【财新传媒主编 王烁】此前中国的私有部门,私有企业,遭受了很多打击,为什么会这样?如何重振私有部门,除了用减税的方法。

  【独立经济学家 谢国忠】我想私有企业大多数在竞争性行业中,而不像国有企业,大多在垄断和竞争很少的市场中。这是第一个原因,第二则是,地方政府此前有过度的投资热情,结果就是在每个产业都出现了产能过剩。企业只能在经济过热时获得盈利,通过高增长得到价格优势,之后经济放缓,产能过剩严重,盈利出现下降。中国的增长模式依赖于地方政府的投资,这种模式带来了不可避免的问题,也就是在经济出现一些放缓时,企业利润就消失了,经济整体来说是产能过剩的。但这需要如何解决呢?通常的做法是进行刺激,然后印钱,创造更多的投资。短期来看,投资创造了需求,让日子好过一些,但更多的投资在未来会变成更大的产能过剩,所以在下个周期日子更加难过了。所以需要打破这种恶性循环。很多企业需要让它们破产,如果你不让创新性破坏发生,经济就无法向前发展。所以当前经济状况不好是好消息,而金融市场则非常短视,看到第一点的GDP和PMI,就开始恐慌,开始抛售,但长期来看,这都是好消息,如果中国政府,能够坚持改革政策,顶住经济减速的压力,不增加货币供应,让货币供应瞄准合理的水平,比如每年新增12%到13%,这其实并不低了,我想经济会调整的,不要担心中国人,而需要担心中国政府,中国人是非常以市场为导向的,如果中国政府不管经济了,中国经济会腾飞,但困难是,中国政府非常喜欢干预经济,所有的问题都是从这开始的。

  【财新传媒主编 王烁】国有企业一直是资源错配的最大的受益者,对任何的长期改革规划而言,国有企业改革必定是其中重点。当我们讨论国有企业改革时,我们的话题可能包括,产权改革或私有化,打破垄断和给与所有公司平等待遇,那么剑阁,在所有的政策中,哪项是最急迫的,或是我们要将它们同时推进,进行国有企业改革。

  【中央汇金投资有限公司副董事长 李剑阁】首先,我觉得呢,现在大家,国外的一些人用SOE,中国人用“国企”这个概念来表述中国的一些状况呢,不是特别的准确。因为现在单纯的、完全意义上的国企实际上是越来越少了,很大程度上都是国有控股的上市公司,所以我在最近的一个会上讲,能不能我们少用国企的概念,多用上市公司、非上市公司,或者合伙制公司,用这种法律上的语言来定义一个企业,比如说中国有国资委,我曾经当着国资委的官员说,你是行使国有资产的出资人,但是你不是现在国有控股上市公司的上级单位,你不是一个上级单位,因为上市公司是个公众公司,不属于你,你只属于其中一个出资人。那么所以呢,如果我们抛弃这种原来的国企、民企的概念,就以一个公司的概念看待的话,可能能够看得全面一点,那么我个人觉得今后要发展多种经济的成分,让各种经济都能够创造活力,至少有三个,当然也是传统教科书上经常强调的,第一就是要严格地保护产权,当然在我们的宪法当中是包括公有产权和私有产权,其实更大意义上,因为公有产权是有人保护的,当然除了贪污的情况发生,私人的产权在中国实际上还有很多欠缺,只有把私人保护的,在更严格的意义上得到保护的话,个人的活力才会得到发挥。第二个,也是我最近在公开讲过的,在报纸上也报道,要契约自由,大家要提倡一种契约精神,就是无论发生交易的任何一方,他缔结一个合约,双方都应该是自愿的。第三个呢,就是无论在市场上发生什么行为,责任应该由行为主体来负,任何人不再为他负责人了,包括我们刚才提到的,就是国有资产在市场上发生的行为,国家不应该采取特别的保护,更不能给它以垄断的空间,这样呢,让各种经济成分能够在市场上得到充分的竞争。

  【财新传媒主编 王烁】Andy,你觉得剑阁说的这三点足够解决国有企业的问题吗?

  【独立经济学家 谢国忠】我想竞争十分重要,没有竞争,我想国有企业改革不会成功。我想问题在于权利,在中国,政治权利可以凌驾于其他之上,所以中国在过去三十年的成功在于改革和开放,开放是改革发动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出口国家,但却没有什么重要的自由贸易协定。因为中国可以尝试着和欧盟签订一个自由贸易协定,这会给中国的各行各业带来竞争。同样这也会带来一个外部力量促进法制的推进,中国目前的国内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来制衡政府的力量。所以,在我看来全球化,开放,应该成为国内改革的基础。

  【财新传媒主编 王烁】Andy认为竞争是关键,剑阁的回答认为法制是关键 ,Damien,给你的关于国有企业的问题是,国有企业一直在中国经济中起关键作用。但是目前,那些大型国有企业是否展示出了对中国经济的有益作用呢?

  【VTB资本亚洲首席执行官 Damian Chunilal】首先,我不认为这是一个零和博弈,我想就像世界上很多其他经济体一样,国有企业和私有企业是可以一起存在的。所以我想问题并不那么简单,仅仅是摆脱国有企业,就可以天下太平。第二,我想中国政府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做了很多与国有企业有关的事情。我是说,我们都记得当中国的银行,进行私有化时,我的老东家,我们事实上完成了当时最大规模的中国银行上市,这在5年前是不可能的,每个人都这样说,但是政府最终完成了它。他们改革了金融系统,在很多的案列中,引入了非常专业的管理团队,并处理了不良资产问题。我想李先生,您也亲身参与其中。我无法形容,这是一个里程碑的事件,很多人都认为这不可能完成,他们所完成的令人惊讶。很多任务都完成了,股权和管理得到了分离,也许并不是很多西方专家心目中分离,但是这影响不大,中国已经取得了巨大的进步。我同意,的确国有企业的竞争力与他们参与竞争的程度相关,很明显,很多国有企业还在执行公共服务角色,这我们也不能忽视。所以数字并不是那么简单。对于我来说,这还是要回到这一点,危害其实是在国有企业和金融的互动中。这就是资源错配的地方。我想,目前有一个大家纷纷撤离私有部门的情况,或者这是因为他们无法在一些领域与国有企业竞争。很多人都觉得如果中国希望发展知识经济、品牌、服务业,继续前进,他们应该获准进入这些领域。我想这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第二件事,是关于金融的,融资的机会。你知道,我们发现很多的很多小型企业,私有的小型企业并没有获得他们应有的融资支持,尤其是考虑到人力的资源的价值。这也是中国最终的巨大优势之一。这也是我个人,认为中等收入陷阱并不会困扰中国的原因之一。这是因为中国最终所拥有的人力资源质量是非比寻常的。所以总体来说,还需要进行更多的改革,但是我们不要忘了那些已经完成的改革。我想这些会慢慢推进的。我想就像李先生说的,我们正在看到进步,我们正在谈论5年前绝不会谈论的事情。再次强调,国有企业与金融系统的互动是我最关心的事。

第三部分 泡沫会怎样破?

  【主持人】有人认为,中国社会已经进入高风险期,房地产泡沫不断累积,政治领域也面临一系列问题,而最大的隐忧就是政治风险与经济风险同时爆发。这也是与会嘉宾普遍关注的问题。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更是提出,房地产泡沫和腐败问题是一体两面,捅破泡沫不仅可以释放经济风险,还有利于解决腐败问题,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财新传媒主编 王烁】

  反腐败本身并不是一个经济话题,但是每个人都明白,它有多重要,我的问题对于中国的持续增长有多重要,Andy?

  【独立经济学家 谢国忠】大家知道,钢铁企业的资本收益率在过去5年中,下滑了一半,Damien提到每美元信贷增加与GDP增长之比也大幅下降。在我看来效率低下是有一个原因的,低效率的主要原因是腐败,我们看到很多投资机会都是通过回扣来推进的,所以这并不是投资机会本身的价值,而是投资为相关的人员提供了多少回扣。所以我想,为什么投资很难停止,所有人都希望政府刺激经济,印钱来支持更多的投资。我想背后的原因就在于此。同样,房地产泡沫也是与此相关的,在某种程度上,高房价是如何获得支撑的,很大程度上是灰色收入在支撑房价。所以中国正在发生的是腐败收入正在流入房地产市场,因而汇率很稳定,但是效率在下降。因此,我想要对付腐败问题,就要捅破房地产泡沫。在中国,这就像是,无论你要解决什么问题,如果你要前进,首先就要捅破房地产泡沫。这是一只拦路虎,如果你要前进,就必须要杀死它。很多人的利益都牵涉其中。所以我们可以讨论细节、计划,我们可以一直说下去,但是最直接的措施,我们需要捅破房地产泡沫。这很容易,你要不然提高利率,或者对空置房征税,你做其中一件事,泡沫就会破,当泡沫破裂时,腐败就会大量减少。

  【VTB资本亚洲首席执行官 Damian Chunilal】房地产泡沫?我想政府正在采取措施应对它,我想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你弄破了泡沫,会有很多难以预计的后果,我想我们需要仔细思考。另外,我之所以认为有泡沫,是因为人们没有别的投资方式,人们在投资其他经济资产方面并没有同等的金融自由,同样的原因,无法投资海外资产,这也是泡沫形成的原因,因为资本要有出口,这里并没有逃生口,没有其他的可选择市场渠道,让大家安排自己的存款,非常高的存款总额。我们谈论其他的途径,对于我来说房地产泡沫在哪,就是因为人们在投资,因为没有其他的合适板块给人们投资,房价只是一个表象罢了。现在正执行一系列的行政手段,这很好,你要治病,但是病是由于潜在的原因造成的,你就需要解决潜在问题,这需要时间,风险会很高,但是我认为这是我们需要关注的问题。捅破泡沫并不一定能解决潜在问题。有一些需要解决的问题和条件是与房地产无关的。我所指的是处理深层次问题,同样这与中国的金融市场如何运行有关。

  【主持人】谢谢嘉宾们热烈的辩论,为我们带来了真知灼见。以上就是本期国际财经观察的主要内容,接下来让我们看看下周国际财经界有哪些大事。感谢大家收看,我是张洁,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责任编辑:李增新 | 版面编辑:邱祺璞

收藏 分享

相关视频

热词推荐
做市商 二胎政策 12306网站 转移支付 两个女人的战争 基金业协会 金立群 银监会 曹阳 郭瑞民 黄奇帆 螳臂挡车 李克 曹建海 反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