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放记录

退出QE不是末日

宏观名家谈 2013年07月29日 09:27

前白宫经济顾问称,不能把一切经济问题归结于QE变动

  【财新网】【主持人】在美国政府的众多经济智库中,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Council of Economic Adviser)无疑是距离总统决策最近的重量级机构之一,作为依据1946年就业法而成立的官方机构,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直接对总统和国会参众两院负责,并负责国内经济领域的公共关系,包括现任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在内的众多经济学家都曾在其中任职。最近,财新记者在北京采访到了该机构的前主席爱德华·拉齐尔(Edward Lazear),作为前美国总统的经济顾问,拉齐尔与美国政府、经济学、商界都有着紧密联系。下面我就听一听他对于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也就是QE,这一热点话题的看法。

  【财新记者】正如你所说的那样,美国经济没有真正复苏只是没有恶化,你觉得美联储真的要退出的QE,或者延长它?

  【斯坦福商学院人力资源、管理和经济学教授 爱德华·拉齐尔(Edward Lazear)】我觉得美联储在初期是很有效果的,而且美联储在2008年的政策实际上是在2007年开始的,当它开始时,一些人觉得是好政策,这些政策是非常有效的。但政策效果出现了非常快的递减,所以如果美联储希望继续提振经济,能力是有限的。我不认为目前买入资产会对经济产生巨大影响,停止购买也不会有巨大的影响。事实上,我不明白为什么市场对此的反应是这么消极。这并不是不可预期的,也不会使我们所行进的方向发生大的偏差。

  【财新记者】你认为现在美国面临着结构性失业的巨大挑战吗?

  【斯坦福商学院人力资源、管理和经济学教授 爱德华·拉齐尔(Edward Lazear)】我不认为这是一个重大问题。事实上,结构性失业的问题是一直存在的,一直是这样,如果你回顾过去,即使在最好的时候,2006年和2007年,那时候的失业率仅为4.4%,非常低。 即使是这样,我们还是有结构性问题。我们非常缺少高技能,训练有素的管理人才,科技人才,医疗保健专家,这些人才仍然缺少,所以这里肯定有结构问题。但我认为,解决相对较快,当人们发现这些需求时,会有很多人进入这些行业。当你再看这些循环周期时,至少对美国来说,结构性问题是不会持续太久的 。

  【财新记者】历史上每当美联储提高利率或退出宽松货币政策时,亚洲等世界其他地方就会爆发危机。现在的新兴市场又会如何?我们应该怎样着手应对那一天?

  【斯坦福商学院人力资源、管理和经济学教授 爱德华·拉齐尔(Edward Lazear)】其实,我并不认为美联储的政策会对中国有太大影响。就像美国发生的问题不能归咎于中国政策,中国发生的问题也不能归咎于美国政策。绝大多数国内问题主要取决于该国自身的所作所为。最贴切的例子是,看看中国周边国家的投资,不仅仅是中国,其他亚洲四小龙,像香港、台湾地区、新加坡、韩国,有多少投资是来自于国外的,只占各国投资总额的一小部分。因此,国际资本市场确实有影响,很重要,但大多数事情还是取决于国内,而非国际问题。

  【主持人】前不久,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再次表示,即使美国失业率下降至6.5%的目标水平,美联储也不会急于上调短期利率,受此影响,全球股市普遍上涨,连低迷多日的国际金价也触底反弹。可见资本市场的嗅觉依然是最灵敏的。增新,拉齐尔认为退出QE,对全球经济的影响被夸大了,你觉得是这样么?

  【李增新】我觉得从他的角度来讲是有道理的。因为我知道拉齐尔他本身是一个劳动经济学的大家。他对于货币政策的影响或者是效果,应该是比较权威的。他认为QE在初期的效果是比较明显的,但是递减的也非常快。如果QE本身对经济的影响就被夸大了的话,那么他退出时候的影响有可能也被夸大了。那么这一块其实我就想到了,危机刚刚爆发的时候其实就有一种论调,就是全球不平衡,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的“储蓄过剩”。是危机爆发的原因之一。那么这个说法其实就有推卸责任的嫌疑。那么到了今天,如果这些国家的经济本身受到影响非常大的话,我想第一个应该考虑的或者应该反思的是自己的经济结构,或者经济出现了什么问题,而不能总是归咎于外部的条件。  

责任编辑:李增新 | 版面编辑:李禹谖

收藏 分享

相关视频

热词推荐
朱明国 陈一新 非洲象 有教无类 大家谈 第一集团军 王传福 医学生 收官 电e宝 转移支付 全国人大常委会 东北特钢 炎黄春秋网 马家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