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激活存量应做预算制度改革

请问 2013年07月29日 09:32 财新记者 戈扬

李炜光认为,此前财政连年增收致改革动力不足,加强预算管理有利于财政资源的配置

  【财新网】(记者 戈扬)【主持人】今年以来中国财政收入增速下降,增支减收的矛盾给财政带来较大压力,高达3.23万亿元的政府在央行国库存款成为了“救急款”。为什么会有如此巨额的财政资金沉淀、闲置?如何真正盘活这笔闲置的资金?财政制度应如何变革?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天津财经大学经济学院财政系教授李炜光。

  【解说】李炜光,天津财经大学经济学院财政系教授。现年59岁的李炜光是中国财政学会理事,并担任《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基本法》起草小组成员。他对财税经济史颇有研究,著有《李炜光说财税》等。

  7月初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特别强调:要进一步盘活存量,把闲置、沉淀的财政资金用好,集中有限的资金用于稳增长、调结构、惠民生的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根据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截至2013年5月,政府在央行国库的存款余额高达3.23万亿元。相关人士表示,财政资金从分配、审核、执行到问责,环环都有问题,导致了大量的沉淀、闲置。

  【财新记者 戈扬】政府在央行国库的存款高达3.23万亿(元),这也是一个非常天量的数字。那你怎么看待这样一个巨额的存款数字呢?

  【天津财经大学经济学院财政系教授 李炜光】这个数字确实很大。把它盘活当然是好事,但是也应该反思一下为什么平时就没重视这样一件事,或者说做得不够。这应该是在我们的财政资金的一些规则、一些体制的运作上可能还有些漏洞。这个主要是按照克鲁格曼的说法,人的花钱主要分为四种情况,自己的钱办自己的事,自己的钱给别人办事,然后是别人的钱给自己办事,别人的钱给别人办事。就说它这几种情况呢,其中效率最低的就是用别人的钱给别人办事。这是它的规律造成的。这是非常常见的,这是跟制度的缺陷有关系,也跟人性也有一定的关系。

  【财新记者 戈扬】那么你觉得目前中国在财政在支出方面有哪些问题,你觉得可以在哪些方面进行一些改变,能够帮助解决目前的困境?

  【天津财经大学经济学院财政系教授 李炜光】财政支出这一块最重要的是把预算法修改,要好好地进行、完成它。因为预算是直接对财政支出、财政资源的配置是起直接作用的。

  【财新记者 戈扬】管好政府的钱袋?

  【天津财经大学经济学院财政系教授 李炜光】预算就是政府的钱袋子,预算这个东西非常的重要,有句话叫政府筹钱、分钱、花钱的方式,基本上在预算里反映了,它决定着一个国家的走向。一个国家是什么样子——预算、税收来决定的,所以财政支出这些年我们看到落后于税制改革,财政支出方面的问题人们考虑得比较少,但现在看来这个问题不能回避了。

  【财新记者 戈扬】那预算改革具体应该怎么样?

  【天津财经大学经济学院财政系教授 李炜光】这个领域要好好做一些思考,做一些改革,做一个重新的设计。有一个经济学上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就说两个女孩在分蛋糕,谁来决定分得最公平,两个女孩都能接受呢?这是经济学上很常用的故事。那就是说一个女孩先切,一个女孩先拿,那它肯定会非常地公平。其实财政资源也是这样。我刚才用克鲁格曼的公式来说明这个问题,财政资源为什么总是发生错配?或者发生巨大的浪费,还是因为参与(财政分配)过程的力量还是不够。也就是说应该在你分钱分蛋糕的时候,应该是一个人在那里分,有分蛋糕的权力,旁边还有很多眼睛盯着你怎么分,尤其我们刚才说的人民代表大会的作用和公民的参与机制、预算公开,整个的过程其实都是在盯着政府如何分蛋糕。再有一个就是资金出国库必须要严格的授权。一个是预算必须要有安排,预算美国人不放心还搞了个拨款委员会,也就是你得到这个预算了,你还要经过拨款委员会,钱才真正你能拿到。而且你真正拿到这个钱,真正用到施工建设上面,其实你还是见不到钱,因为它是国库直接对着施工单位还有公司。一切都在背后进行。所以拥有这个预算的单位呢,其实见不到这笔钱,两头都见不着,自然它无从谈起贪污受贿这种事情。实际上支配不了这个东西。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像美国、欧洲或者日本这样制度相对成熟的国家,很难出现大的贪污受贿的案件。

  【解说】尽管政府在央行国库里有巨额存款,但政府仍很缺钱。财政部长楼继伟6月27日向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作2012年中央决算的报告时表示,今年以来中国财政收入增速下降,增支减收的矛盾给财政带来较大压力,要想完成今年的预算目标压力很大。

  【财新记者 戈扬】所以我们就在想,一方面是国库里面有很多钱,另一方面是完成收入预算比较困难,那我们就在想这两者是不是有些矛盾呢?

  【天津财经大学经济学院财政系教授 李炜光】每年的财政收入它是有计划的,也是列在预算里头的,它所指的是增量的这一部分。由于今年的经济走势嘛,相对在一个比较低的增长区间,直接影响了财政收入的增长。而多少年来,大致上十多年以来,将近二十年的时间,我们的财政收入历来是高增长的,似乎没为这个发过愁;以至于你增长得太快,以至于一些财政的改革措施都可以不必着急推行,因为没那么大的压力。但是今年情况不一样了,今年可能是大家拼命去工作也很难完成过去那么高的财政收入了。一个要看到这是正常的,财政是跟经济的增长,创造财富的数量成正比的。

  【财新记者 戈扬】那就是说中国经济明显进入了一个下坡的阶段?

  【天津财经大学经济学院财政系教授 李炜光】你从上半年看是这样的,下半年咱们期待着不光是说,多好的情况也不容易出现,别再坏就不容易了。我们可以看到2009年、2010年到2011年,大量的,20多万亿的资金投入进去,包括4万亿的财政资金投入到经济领域,这样一个巨量的资金投入进去,应该带来了中期的,至少是中期的增长,我却没有看到这种效应。我们的经济学家和官员应该好好反思一下,这么多钱投进去为什么没有带来一个增长的局面?我都没见着很多的反思、文章啊,或者是思想这样的探讨。没有(反思),这个是不应该的。

  【主持人】李炜光表示,过去数年经济高速增长,为政府积累了超过3万亿的财政余额,要想真正盘活这部分“家底”,一方面是整顿审计已经发现的资金沉淀问题,另一方面从整体的预算编制角度改革预算制度,强化预算刚性,加强资金监管。同时他强调还要兼顾民生,现在正是建立公共服务和建立很多公共服务机制,包括社会保障、社会福利的好时机,“千万不要等到财政没钱了,那时候就是想做也做不了了。

  (记者邢昀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周勇 龙周园 | 版面编辑:李禹谖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张翔 龚正 债券基金 信用卡提现 对赌协议 冀中星 无法控制 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 莆田系 国九条 深化改革 强奸罪 胡和平 一期一会 李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