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营改增”渐成改革突破口?

实时报道 2013年08月08日 13:01 记者 林栋

许善达建议,调整消费税和车购税,替代营业税作为地方主体税种

  【财新网】(记者 林栋)【主持人】好的,欢迎回来,下面的时间来让我们聊聊减税的话题。在8月1日的零点,全国多个省市都开出了当地第一张“营改增”扩围后的增值税专用发票。这意味着,运行了一年半的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正式扩大到了新增的22个省区市。不过,您也许没有想到,营改增不仅仅是减税那么简单,它还有更为重大的责任。一起来看。

  【解说】本月起,交通运输业和部分服务业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开始铺向全国。交通运输部日前在解读“营改增”政策时明确表示,交通运输业适用11%的增值税税率,国际运输和港澳台运输适用增值税零税率,长途客运、出租车、轮客渡等业务,可按3%征收率简易计征增值税。自从2012年1月在上海开始试点以来,“营改增”范围逐步扩大。财政部部长楼继伟近日通过《人民日报》透露,下一步政府将“择机把铁路运输和邮电通信等行业纳入“营改增”试点范围,力争“十二五”期间全面完成“营改增”改革。”

  【主持人】“营改增”扩围意在减税,效果到底明显不明显?这一改革动了地方政府的奶酪,中央与地方的财政关系又能否理顺?带着这些问题,财新记者日前专访了原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许善达,来看他是怎么分析的。

  【财新记者 林栋】营改增自从扩围之后,大家担心或者讨论比较多的一个问题,尽管现在已经有一套安排了,但是对于地税何去何从,大家的讨论还比较多。

  【原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 许善达】营改增以后,现在第一个我就说减税的效果已经实现了。上海300亿改革的营业税,这个范围减了120亿左右,减了40%。同时购买这些服务的增值税纳税人,多增加抵扣120亿左右。所以300亿改革整个税减了240亿,这个效果非常好。第二个是它减税以后,这个税收百分之百留给地方,减税不跟中央要钱,上海承担。但是减税剩下的钱不要实行7.5、2.5分配,这个中央也同意了。但是这种格局,就像你刚才讲的不能长期维持,因为同样增值税,一部分增值税7.5、2.5中央地方分,一部分百分之百归地方,如果企业要重组怎么办?两个企业整合成一个企业,这个税怎么分?所以这是一个过度短期的措施,将来在某一个时刻一定要变成统一,不管增值税是哪改来的,一律统一分配比例。这就产生一个问题,第一个地方政府的收入会减少一大笔。目前的格局是,中央政府的支出占整个收入的15%到20%,地方政府占80%还要略高一点。但是中央地方政府各收50%的税。你想,地方政府收了50%的税,他的支出要80%,也就是说他有30%要依赖于中央给他钱,这个省长很难做的。我知道,现在有的地方政府已经有这个考虑了,如果你不给我一个主体税种,以后营改增得慢慢来,不能再搞了,已经有这样的想法了。

  【财新记者 林栋】这个主体税种的话,有哪些可能的选项?

  【原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 许善达】现在主体税种我们的建议,首先的建议是,把现在在生产和消费税,和零售环节的车购税,这两个加在一起有一万多亿,咱们静态算帐,把消费税转成零售环节,把车购税和汽车消费税可以合并,这样等于说用这一万多亿的消费税和车购税来替代营业税作为地方税的主体税,这是现在看来是同意这个建议的人是最多的。第二,在零售环节的税我们可以给地方政府下放比较多的税收的权力。比如说地方政府可以增加一个税目减少一个税目,税率他可以提高一点或者是降低一点,因为在零售环节他对别的行政区划没有影响,已经退出生产链条了,如果你在生产环节,你不能给他权力,他一调整把别的省影响了,这是不允许的。所以到零售环节,我们可以多年来说的给地方政府下放税收管理权,那么在零售环节以后可以兑现。这是一个好处。

  【财新记者 林栋】最近的消息是政府似乎有意推动将不动产纳入增值税的抵扣范围。以前都是,比如说公司用车做抵扣,作为房子类似这样的不动产,进入增值税抵扣,您怎么看?在一两年内完成?

  【原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 许善达】我们在94年的时候,我们税收收入很少,因为当时给我们94年税制改革定的原则,你要保持原总体税负。我们当时测算呀,要允许扣机器设备,94年的时候税率是23%,不扣机器设备税率是17%。因为扣多了税基不就小了嘛。但是我们到03年提出改革的时候,既允许购机器设备税款我们又不提高税率。为什么呢?因为从94年到那个时候,我们税务局的征收率提高了,原来流失的钱少了。用这个流失的钱,偷税的钱、骗税的钱我们收回来多了,给守法户的法定税率降低了。现在同样有这个问题,如果你要允许扣厂房、建筑物的税款的话,那一定也存在一个等于增值税又减了很多税,所以这个我想财政部、税务局他们一定会认真地测算。这个减税的量要在政府能承受的范围之内。

  【主持人】看来,这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迟早将成为重新划分中央与地方财权和事权的重要一环。理不顺,地方政府就没有意愿推行;理顺了,就能释放出来巨大的改革红利,为后面的改革提供支撑。

  

责任编辑:林栋 | 版面编辑:王学武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昆明火车站暴恐案 孙立平 张翔 法国国旗 东部战区 楼继伟 银河证券 秦晓 王儒林 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 亟待 洋务运动 全国人大常委会 对赌协议 何立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