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底特律破产一次够不够?

快评5分钟 2013年08月12日 10:17

底特律不是个例,美国地方福利制度可持续性面临挑战

  【财新网】【主持人】首先我们来关注来自美国的消息。眼看世界最大的经济体就要重新起航了,却噩耗传来,全球闻名的“汽车之都”底特律由于负债超上百亿美元无法偿还,已经申请破产保护。这背后的原因是是什么?美国的制造业明明已经有复苏的迹象,为何汽车城却走入了破产的命运?这是否会影响到整个美国经济?让我们一起来关注。

  【解说】7月18日,因无力支付约185亿美元的巨额债务,美国密歇根州最大的城市底特律,正式向联邦法院申请地方政府破产保护,成为美国历史上目前为止规模最大的城市破产案。

  【美国密歇根州州长 里克·斯奈德(Rick Snyder)】 已经到了对底特律的衰落说到此为止的时候了。70万底特律人应该获得一个更好的回答。破产法院使我们获得了一个平台,让我们用得当的积极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这需要经历谨慎地过程,才能达成这个决定,并认识到并没有其他的替换选项。

  【解说】底特律面积370平方公里,位于密歇根州东南部的底特律河畔,与加拿大安大略省的温莎隔河相望,是世界最大的汽车工业中心,号称“世界汽车之都”。作为美国三大汽车公司——通用、福特和克莱斯勒曾经的总部所在地,底特律早在100多年前就开始成为美国汽车的同义词。1950年顶峰时期,底特律人口达到180万,是美国第4大城市。

  然而随着美汽车工业的衰落和生产基地迁移,底特律人口不断外迁。目前常住人口仅有70万左右。这直接导致依赖房产税和个人所得税支撑的底特律地方财政收入锐减。与此同时,原有居民以及退休工人的社会福利又必须支付,政府长期依靠借债和拖延发放养老金等方式应对财政困难,长此以往,形成恶性循环。

  近五年来,底特律年均财政赤字超过1亿美元;2007年之后已经有超过36%的底特律居民生活水平在贫困线以下;犯罪率在人口超过20万的美国城市中居于首位;市内约有40%的路灯不亮,只有三分之一的救护车可提供服务。

  3月14日,密歇根州州长里克?斯奈德特别任命资产管理律师凯文?奥尔(Kevyn Orr)为“紧急财政管理人”,处理底特律的财政问题。6月14日,奥尔宣布,市政府的收入已经无力支付一笔数额25亿美元市政债券的3970万美元利息。债权人有两个选择:或者继续持有,但暂时拿不到利息;或者接受债务重组计划,卖出债券,拿回不到10%的本金。除此之外,底特律只能申请破产保护。

  【底特律市紧急财政管理人 凯文·奥尔】有人希望十月后我们的孩子每晚要从学校走回家吗?有人希望打电话报警时,因为警察人手不足,而没有人及时赶到吗?没有人,《破产法》第9章就是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发生而设立的。

  【解说】根据《美国破产法》第9章,市政当局在州长批准的前提下,可申请破产保护。提交申请后,直到债务人、债权人和法院达成一致,债权人都不能再进行索偿。最终,在无法和债权人达成一致的背景下,奥尔选择了破产,彻底终结底特律噩梦。

  【主持人】尽管城市破产在美国历史上并不罕见,不过此次底特律申请破产前的谈判中,紧急财政管理人奥尔提出,底特律债务中不仅收益债券(revenue bond)要蒙受损失,5.3亿美元的一般责任债券也要承受大幅损失,这在市政债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其中意味值得深思。就底特律申请破产保护的问题,今天我们请到了财新传媒国际财经评论员李增新来做出点评。

  增新,你曾去过底特律,你觉得它换不上债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这么做会不会意味着它将来还会再陷入破产危机中呢?

  【财新传媒国际财经评论员 李增新】确实是,如果底特律能够走出破产保护的话,就能给它甩掉一个巨大的包袱。当然即便是这个包袱甩掉了,实际上也就只是实现了第一步。真正将来对于底特律来说,更大的问题还是你怎么样吸引投资者,怎么样吸引新的居民来入住底特律这个城市。

  我们看汽车业,传统的制造业是它很重要的一部分,但实际上底特律它也是一个文化艺术中心,也是一个创意、IT业,以及旅游、服务业、娱乐业其实都是很发达的。那么另外我们也看到底特律真正的市中心,以及韦恩州立大学的附近,也出现了复苏和居民开始聚集的现象。关键是这样一些零星的产业,一些零星的地区的复苏能不能带动整个底特律确实还是很大的一个挑战。那么今天也没有人真正能够保证,底特律就不再会去申请破产了。

  【主持人】我还有一个疑问啊,就是底特律它只是一个特例,还是一个开端,未来的美国城市会不会走上这一步呢?

  【财新传媒国际财经评论员 李增新】我们看底特律破产保护之后,很多人都在说,底特律有可能是个个案,因为它的产业比较集中,而且比较单一,当汽车业不行的时候,底特律就开始衰落了。但实际上,仔细看发生的情况,底特律更像是美国发生的一个缩影,那我们看现在底特律180亿美元的债务当中,其中有一半、90美元都是为了过去的公职人员或者为政府工作的这些人,他们的退休金和医疗的福利。形成这样的结果的原因主要有两方面,一个是人口变得更健康了,人们活的时间长了,另外一个就是政治因素。当我们看到一个产业一家企业,或者是一个城市,它快速地走向衰落的时候,这个时候不管是对他的CEO还是市长,其实就有一个非常大的难题在他们的面前,就是你怎么样去进行裁员,怎么样让这个过程变得比较平缓。

  比如,当出的通用它在申请破产的时候,就可以让你达到48岁就可以退休,而且我给你承诺非常优厚的退休条件,比如说你的退休金,社会保障,其他的这些福利是非常好的。那么这个时候不管是对CEO还是市长,这么做都是非常方便的,因为我在今天承诺你的这些好的条件实际上不花我的一分钱,而这个成本要去体现的时候,可能要在十年后,或者几十年后。但问题是底特律已经经历了几十年的衰退,今天就到了付款或者说埋单的时候,我们只看养老金的话,底特律养老金的资金缺口有52%。实际上这个现象也发生在美国的很多州当中,比如说伊利诺伊州,它的养老金将来的成本,是它现在的财政收入的2.5倍,那么整个美国来看,养老金的缺口有2.7万亿美元,占到GDP的17%,更说明了底特律它是一个缩影,而不是一个个例。

  那么解决的方案呢,其实很多人给出了各种的答案。真正解决这块问题,可能还是要靠公职部门的养老金,要向私有部门学习,也就是说在个人账户当中,你年轻的时候放进去了多说,存进去了多少,按照比例,你将来才能够领多少。这块有一个例子,比如说美国的内布拉斯加州,它是从1967年开始,就已经这么做了,对新入职的公职人员,现在的养老金的成本,只占它财政收入的7%,就是可持续的。

  【主持人】那么,最后底特律的破产对中国有什么警示作用呢?

  【财新传媒国际财经评论员 李增新】其实底特律的情况跟中国并不具备直接的可比性,但如果我们引申来看的话,其实也可以对比一下。我们看美国的地方政府,它们由财政缺口的时候是可以发行市政债的,但我们中国的地方政府是不可以的。现在很多人都在担忧,都在讨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问题,那么我觉得确实是存在一个偿付性,能不能还钱的问题,但可能最大的风险还不是说在将来的某一个时点,同时有很多的地方政府同时都还不起债,造成一个系统性风险的问题,而更紧迫的可能是要弄清,究竟谁借钱,谁还钱,谁负责的一个关系。从长期来看,让地方政府能够发行市政债其实是一个大方向,这当中涉及到信息透明,以及地方政府资产负债表公开的问题,也是反腐败和控制风险的一个解决途径。

  我们也可以映射中国的养老金制度,虽然这两个国家没有太多的可比性,但是我们知道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我们开始试点养老金的社会统筹,到了1997年的时候,正式形成了一个社会统筹和个人账户相结合的一个部分累积制度。那么我们说社会统筹实际上就是今天的年轻人去付钱,去支持老年人,而个人账户这一块有点像美国的退休基金,就是说今天你把钱存上,然后这个基金去进行投资,在多少年以后,在你退休的时候,可以按照你的比例可以取。中国社科院的统计,到2010年的时候,个人账户这块在账上,有1.9万亿元,但实际上做实的只有2000多亿元,这里面有一个1.7万亿的缺口。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其实就是因为社会统筹的这部分,今天的年轻人这个钱是不够用的,那么很多省政府、地方政府就不得不去挪用个人账户这里面的这个钱,先补上那个窟窿。

  比较公认的就是2012的时候,中国的人口红利就已经结束了。这个结束呢,对养老体系的影响还没有完展现挥出来,因为毕竟今天独生子女这一代这是劳动力中的中坚力量。那能不能在人口红利的影响完全展示出来之前,能不能弥合旧账,能不能整合这个体系,其实是对中国的养老金制度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版面编辑:王璐瑶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e租宝 二胎政策 澳大利亚选举 收官 薄熙来二审维持原判 中央巡视组 税务师 新西兰8 0级地震 贯彻新发展理念 省委常委 埃博拉 数字货币 卢旺达 股灾 政法委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