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谁终结了神木暴富神话

实时报道 2013年08月13日 13:53 记者 郭浩彬 张岚

煤价暴跌引发民间借贷崩盘,民间资本流失300亿,下半年危机还将暴露

  【财新网】(记者 郭浩彬 张岚)【主持人】富甲一方的神木为何会出现各种“金融危机”的征兆,现在的摊子又要怎么收拾呢?今天我们要和财经传媒记者李妍来探讨神木怪象。李妍你好,我们知道你刚从神木采访回来。现在媒体报道有说神木楼市价格大幅度跳水,资产缩水这种情况,都是真的吗?

  【财新记者 李妍】对,现在还是挺明显的。尤其是在楼市缩水方面。在去年的时候,楼市最高价,就是县中心曾经达到过两万一平米,而现在普遍价格是六千到八千一平米。也就是说缩水了有一半的样子。民间借贷更是很明确了,现在有专家公认说,神木县民间借贷资本缩水大概有三百亿,是一个非常庞大的规模。

  【主持人】听说有很多家庭,一辈子的积蓄可能一夜之间都没了。这样的例子多吗?

  【财新记者 李妍】对,非常多。其实在神木借贷是一个非常大的盘子,最顶上面有黄金大王张孝昌,集资大王,还有神木四大富婆等等。再往下可能有一些借贷公司的一些老板,包括一些大户,再往下就是一些小老百姓。但是现在普遍存在的状况是,因为大户的出逃,其中包括张孝昌涉案金额达到一百多个亿,其中有四十多亿可能都出现资金危机的漏洞问题,所以导致下边吃亏或者说受牵连的人非常多的。初步统计应该是在两万户人左右,涉及借贷公司有两百多家。

  【主持人】在整个风波之中,有没有人可能也赚到一些钱,从利率的攀升、增产膨胀这方面?

  【财新记者 李妍】应该不多,但是也是有的。比如说张孝昌在逃跑的时候,他的五大户曾经兜售他的纸白金,在兜售的过程中有十九亿的获得。现在公安机关正在查证说,他们有多少的本金有多少的利息,很可能里面部分大户在收回资金的过程中会有一些赢余吧。

  【主持人】他们的民间借贷利率最高的时候能达到多少呢?

  【财新记者 李妍】按照现在国家规定的利率的话,普遍是5.6%。而神木县通常用的利率叫月利率,月利率最低是三分,换成年利率大概是国家规定利率的六倍,最高的时候会有五毛钱月利率,折算成年利率的话是国家利率的一百倍,所以是非常非常高的。应该是百分之百支出会换回来百分之六百的收益率。

  【主持人】这还真是蛮高的。我们知道2008年雷曼兄弟倒台引发了美国的金融危机,这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神木出了金融危机有没有一个像雷曼一样标志事件呢?

  【财新记者 李妍】最显而易见的标志性事件就是黄金大王张孝昌的出逃,应该是2012年的12月,他出逃涉及到大笔资金的流失。而且张孝昌又是借贷里面最顶层的人,所以他出道和资金流失牵扯到下边很多人。但是我认为根本原因的节点,应该是煤矿价格的波动。去年下半年开始,国际煤价普遍下跌,所以神木经济状况没有原来好了,这也是导致民间借贷崩盘最根本性的原因。

  【主持人】能跟我们说一说这两年煤炭价格是怎么样的走势呢?

  【财新记者 李妍】2001年一直到2012年被称作为是煤炭的黄金十年,它的价格大概是翻了有十倍左右,尤其是像神木煤炭它又属于高质量的煤炭,所以它价格翻阅更明显而且翻的幅度更大。但是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煤炭价格现在跌了应该有每吨一百多块钱了,这个价格的下跌其实还是非常重的,相当于总金额的1/6被蒸发了。

  【主持人】也就是煤价下跌说明这次危机有一定的预兆了有一定的前兆了。之前有没有人提出神木不能这么搞下去?已经意识到这种风险了,提出来有这样的人吗?

  【财新记者 李妍】在去年的时候,其实温州的民间借贷危机就已经出现的,包括随后鄂尔多斯民间借贷崩盘也展现出来了。神木距离鄂尔多斯只有一百多公里,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包括鄂尔多斯的煤矿在很大程度上跟神木是有很直接的经济往来的。所以鄂尔多斯被民间借贷崩盘危机影响以后,其实神木人员很就警惕。但是这个时候神木县委县政府表现出来对经济极高的自信,他们认为煤炭是稀缺资源,而且是实体经济,和鄂尔多斯楼市的泡沫是不能相齐而论的。而且他们说神木有多元化的经济,他们所指的多元化经济是指蓝碳、焦炭、风电、水电,包括珐琅玻璃,实际上这些都是以煤炭经济为基础的。在县委县政府做出这样一个判断以后,神木人就没有那么警惕,包括县委书记雷正西(音)曾经公开表态,支持民进借贷进一步发展,所以这也导致神木经济崩溃,到最后走向一个顶峰。

  【主持人】我们知道温州那次出现资金链断裂以后,石油行业牵头要不然把那些跑路的老板找回来,要不然政府先垫资把窟窿给补上。您觉得神木有什么办法弥补资金链的问题呢?

  【财新记者 李妍】现在神木法院人满为患,每天都有一百多人在等待。其中有很多都是一些可能倾家荡产把资金投出去无法收回来的老百姓,在民间借贷危机崩盘以后,神木也出现了“打非办”就是打击非法金融,实际上“打非办”现在的效益还是很受怀疑的。因为目前还没有成功先例,公安机关已经把张孝昌黄金大王,包括集资大王等等有控制和追逃的手段,目前资金还没有处理很清楚。县委县政府之前有消息透露出来,将要动用两个亿做一个紧急的维稳基金,但是这个消息并没有得到官方的证实。即使这个消息是真实的话,根据民间借贷大概流失三百亿的数字来算的话,用两亿撬动三百亿还是很艰难的。所以今年下半年神木县会出现比较危机的状况。

  【主持人】我们知道神木县兴起也是因为煤炭,整个中国经济产业发展产业转型升级的趋势对煤炭的需求会回归正常,甚至今后会有一点下降。您觉得这种大的环境下,神木还有可能翻盘吗?现在这么依赖于煤炭的经济体?

  【财新记者 李妍】实际上去年下半年出现了国际价格的下跌,而且煤炭产量过剩在前几年就显现出来了,也包括说神木单一能源经济型这种结构其实也是不合理的。有相关专家认为说,煤炭价格近五年内应该不会出现2007年或者是2006年暴涨的趋势,也包括神木这次民间借贷崩盘,对整个县民间经济大伤元气,三到五年神木县都会面对一个比较艰难的状况,很难恢复到原来很繁荣昌盛的状态吧。

责任编辑:张岚 | 版面编辑:王璐瑶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三年自然灾害 李显龙 银监局 廉政准则 交易商协会 十三届三中全会 版税率 中信保 胡新娜 香港经济 社会抚养费 无法控制 钓鱼台七号院 敲诈勒索罪 美国总统大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