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中国需要预算民主吗?

快评5分钟 2013年08月15日 17:37 见习记者 丁锋

复旦大学教授韦森认为,当前须对财政支出进行制衡和监督,实现预算民主

  【财新网】(见习记者 丁锋)【主持人】接下来,我们聊聊政府预算的话题。从这个月起,2014年的中央和地方政府预算编制工作就要开始了,继续“过紧日子”成了既定方向。然而,正如一些学者每年都在呼吁的那样,没有公开透明的预算机制,想要政府主动缩减开支,恐怕很难执行。一起来看。

  【解说】近日,财政部开始布置2014年中央部门预算编制和地方预算编制工作,并表示明年将进一步压减2013年一般性支出,推动中央国家机关带头过紧日子。在优先保障机构正常运转、重点支出和民生支出的基础上,要求中央各部门对2013年一般性支出按照5%的比例进行压减,预计全年相应压减中央财政支出200亿元。自2010年起,政府开始在预算编制中压缩“三公”经费支出,但在实际执行中,各级政府部门运用公款时大手大脚的局面并未得到明显改观,而“三公经费”和一般性支出仅仅是财政支出的一小部分。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韦森】政府的财政存款不断攀高,最近光央企的库底资金是3万4千亿,财政专户1.3万亿,加起来4.7亿库底资金压到财政部的账户上,不断在攀高,这说明怎么用钱问题,实际上牵扯到目前我们的政治体制和宏观调控核心的东西。

  【主持人】通常,沉淀的资金大多来源于超预算收入,也就是没有来得及花出去的钱。据全国人大财经委测算,从2000年到2011年,全国财政超收收入近5万亿元。这巨额的超收资金也成为各部门年底突击花钱的原因。当前有一些地方政府正在想方设法,通过调整预算的方式,让年底突击花钱不再那么明显。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韦森】我做到2010年央行提供的数字,如果按这个数字来计算,去年出现5000亿赤字的话,去年全国财政突击花钱达到3万亿,一个月两个星期就要花掉3万亿。这个状况导致大量的腐败,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跟财政体制连在一块。

  【解说】近年来,政府在信息公开方面做出了一些努力,但实践中往往流于形式,没能起到明显的约束作用。韦森指出,政府收支的无度根本在于制度的缺失。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韦森】全权政府首先表现为政府征税和政府花钱得不到实质性的制约,表现为政府对财税的无约束的征收和支配权,预算民主是意味着政府征收任何税,如何花钱都要得到实质性的制衡。

  【主持人】要管理政府的“钱袋子”,必然将涉及财税体制改革。目前针对财税体制改革的讨论,多集中在中央与地方政府的财权、事权分配上。然而在韦森看来,更为重要的是实现对财政支出的制衡和监督。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韦森】加强国家立法机关对政府预算进行全口径预算监督、制衡和审计,这方面建立健全人大功能机构设置,并在立法上作出制度保障。

  【解说】从制度层面将政府的财权关进笼子里,加强对政府权力的监督和制衡。至于该如何做出安排,韦森教授给出了三个方面的建议。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韦森】建立真正实体化的常设各级人大预工委,现在只有九个省有预算工委,还是个临时机构。第二个部分是升格审计署,建立独立和超越的审计督察院才能真正做到对政府预算、决算的审查监督。第三个财政体制改革与强化政府财政部的预算收支统筹权力,党政领导部门不能干预财政部门按预算收支财权。

  【主持人】“关起门”来编预算,普通民众无法参与其中,公众监督更是无从谈起。当前中国的很多问题,往往都是权力不受约束的结果。为了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不妨从预算民主开始做起。

责任编辑:林栋 | 版面编辑:王璐瑶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私募债 一期一会 长江流域 陈有西 十八届五中全会 奥朗德视察航母 地方债务 中远集团 洛克菲勒中心 bdi 去杠杆 黄坤明 秦晓 极右翼 债转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