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夏斌解析中国债务危机

请问 2013年08月19日 08:38 记者 戈扬

夏斌认为,财政风险与金融风险叠加,地方债或将引发中国的系统性金融风险

  【财新网】(记者 戈扬)【主持人】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速正如预期的那样回落,这究竟是经济周期的必经过程,还是危机来临前的预兆?金融危机离中国有多远?中国经济存在哪些潜在的危机隐患?地方债是否会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名誉所长夏斌。

  【解说】夏斌,国务院参事、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名誉所长。早年毕业于原人民银行研究生院的夏斌,曾在央行、证监会、国研中心等机构担任要职,主要研究宏观经济政策、货币政策和金融监管等,建言献策金融改革的政策制定,并于2003年获得孙冶方经济学奖。

  在日前举行的2013 APEC工商领导人中国论坛上,夏斌表示:中国已存在金融危机现象,最大的危机来自于地方融资平台。夏斌分析称,今年5月份企业和居民的债务已经超过82万亿元,如果按照7%的利息计算,每年的利息将近6万亿元,分摊到每个月需要5000亿元的利息。夏斌认为,有些地方融资平台早就资不抵债,主要靠增加贷款在维持。

  【财新记者 戈扬】中国现在已经存在潜在的金融危机的一些现象呢?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名誉所长 夏斌】中国现在已经存在事实上经济危机的现象。什么叫经济危机?有些企业资不抵债要破产,包括一些小金融机构,经济速度下来,经济萎缩,经济效应自然不好了,失业增加。我说我们现在生活中间我们很多企业、地方融资平台该破的它没有破,问题是很严重的,我们前一阵子靠多发货币在掩盖着。如果说慢慢地收紧了银根,回归合理的正常的货币供应,而速度又在下来,外部形势又不大好,有的企业问题就暴露了。

  【财新记者 戈扬】大家感觉企业还稍微好一些?地方债是不是更严重的一个问题?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名誉所长 夏斌】企业也看什么行业什么企业,地方债也要看什么地方。但从总体上说呢,你说的也对,有些个别的地方政府的债务实在太高。

  【财新记者 戈扬】只是个别政府吗?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名誉所长 夏斌】没有好好算,什么叫个别、什么叫中等、什么叫多数,这定义没有好好算。

  【财新记者 戈扬】那你觉得地方债是不是有可能(引发危机)?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名誉所长 夏斌】肯定,不是有可能,肯定。早在两年前,我在国家机关工作过,处理过地方债务的风险,在整顿信托的时候,关掉了180多家信托公司的时候,是处理过。所以凭我的经验,我拍脑袋都说20%的肯定是有问题的。

  【财新记者 戈扬】那目前这样的情况的话?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名誉所长 夏斌】目前这样就赶紧整顿。现在国务院银监会已经出台了好多政策,在进行整顿啊,这方面,一整顿必然就是有的资金链会断,那么断了以后该怎么办?我的态度很简单,坚决依法办事,再也不能下不为例。不还债,欠了钱就还债,不能一笔勾销。不行,看需要,有的中央政府买单,有的不行就逼着地方政府。我认为当前情况要逼着地方政府要还债,做两个典型案例。还不掉的,你不是盖了那么高档的办公楼吗?搬出来卖掉还钱。只有这样,才能对我们有些个别地方政府不负责任地盖办公楼,不负责任地举高债来搞建设,这样是个制约。

  【财新记者 戈扬】现在融资平台还能借钱主要是因为大家觉得国家会来背书,国家会来承担这个后果啊,所以您觉得国家在非常危机的情况下让它自己来解决?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名誉所长 夏斌】我们不一定要像底特律那样的城市破产,但是对于一些混不下去的,就要逼着它卖资产、还债、尊重法律,尊重市场秩序,我们这个结构调整才能调过来。

  【解说】夏斌认为,今年6月国内货币市场一度出现隔夜利率飙升的所谓“钱荒”事件,正是中国存在金融危机现象的最好例证,这也在倒逼金融改革。央行的数据显示,今年前5个月中国社会融资规模达9.11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3.12万亿元,M2广义货币存量达104万亿元。夏斌表示,中国银行体系在流动性总体宽裕的情况下仍爆发“钱荒”,说明“中国整体经济的资金运用效率在下降”,包括利率、汇率在内的金融改革迫在眉睫。

  【财新记者 戈扬】刚才您也聊到了金融改革,能不能这一块帮我们详细地讲一讲,就是金融改革领域利率、汇率和资本项目开放这三者似乎是纠结在一起的,那能不能跟我们大概讲一讲?现在利率市场化谈得比较多。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名誉所长 夏斌】在这方面呢,从总体上说国内应该先于国际改革。也就是说汇率的放开,首先国内的利率应该尽可能放开,那我们的资本项下才能充分地放开,一般的顺序是这个道理,实际上我们也是遵守了一般的东西。但由于我们的改革是很复杂的一项改革,其实我们也并不是像有些学者说的,比如说人民币资本项下开放,汇率到位了,资本项下到位了就改;实际上人民币资本项下已经在开放,逐步地开放,就是没到位;汇率已经在改革,在逼近均衡汇率,但也没完全放开,还在干预;而人民币国际化实际上已经都在做了,我们实际上事实上是我认为我们这几条同时在做,互相配合,一定要从量上刻画出多大的份额、多大的比例,什么样一种方程式的关系,可能没人去刻画,也刻画不出来。

  【财新记者 戈扬】那因为国外的形势,因为汇率改革、包括这些改革的话也不是中国一个人关起门来就能做的,包括美联储它的QE进行了一些政策的改变,那这些会不会?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名誉所长 夏斌】都会影响。所以说我们汇率资本项下,人民币国际化改革更要关注当时的情况,也就你刚才讲的。你比如说QE3之后,和QE2之前可能情况完全不一样,对人民币升值的预期也完全不一样。你比如说今天,中国转型中间矛盾很多、经济增长速度在下滑的过程中间,股市上老百姓信心不足的情况之下。我在我的文章中讲,汇率的改革、资本项目的改革,我们更要关注美国可能推出QE3。我们国内的泡沫还没有完全消除,老百姓已经对于风险的认识越来越多,有点担心,这个情况下人民币的升值自己要谨慎,资本项下开放要更加谨慎。方向是没问题,但在这个节骨眼上,言外之意前一段已经升值很快了。

  【主持人】在夏斌看来,当前中国经济已经存在事实上的金融危机现象,但投资者、企业家及银行仍普遍认为,危机一旦大规模爆发,中央政府最后还是会兜底救市。这种预期存在很大的道德风险。他还提醒到,与西方国家的金融危机不同,中国的金融危机现象表现为财政风险与金融风险相互关联,比单纯的财政风险和单纯的金融风险要复杂得多,如果不妥善解决,将很可能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

  (实习记者胡倩榕对本文亦有贡献)

    相关报道:夏斌:预计10月地方债务审计结果惊人

责任编辑:周勇 龙周园 | 版面编辑:王璐瑶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强奸罪 国九条 北京市委书记 祁斌 引力波 做市商 债券基金 信用卡提现 京张高铁 奥朗德视察航母 sdr 法国国旗 印度经济 网贷天使 好大一棵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