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城市群建设 新一轮投资盛宴?

实时报道 2013年08月21日 10:44 见习记者 丁锋

形成城市群更多要靠市场机制;“首都经济圈”概念需要反思

  【财新网】(见习记者 丁锋)【主持人】好的,欢迎回来,下面我们来聊一聊中国的城市群建设。自从国务院提出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以来,中国迎来了“以人口城镇化为核心、以城市群为主体形态”的城镇化发展大潮。国家发改委的一份报告称,中国的城镇化率已经在2012年达到了52.57%,相当于世界平均水平。而长三角、珠三角和京津冀这三大城市群,虽然国土面积只占全国的2.8%,却聚集了18%的人口,创造了36%的国内生产总值。这样看来,城市群规划将对实现人口城镇化产生巨大影响,城市群概念也随之悄然兴起。一起来看。

  【解说】国家发改委基础产业司近日启动了《城镇化与综合交通网发展研究》课题,希望指出中国交通运输发展的重点,进而根据城市群的本质特性,研究建立相应的城市群范围界定指标和量化标准;通过发展市郊铁路和城际轨道交通,把城市群连接起来。根据国务院此前颁布的《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中国要形成“三纵两横”的城市化空间格局。尽管官方并未明确提出城市群概念,但它却被外界解读为未来中国的城市群分布格局。

  【主持人】政府不敢提出建设城市群的目标,也许正是尊重客观经济规律的表现。那么,中国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城市群呢?就这个话题,财新记者日前走访了中国城市发展研究院副院长袁崇法,看看他怎么说。

  【财新记者 丁锋】在城市化的发展过程中,出现了一些我们称之为“城市病”的一些问题,比如说人口过度聚集、交通拥堵等。有学者提出解决“城市病”一个比较有效的办法就是建设城市群。但是,就像我们之前所说的,城镇化的过程中行政力量干预过多,城市群的提出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担忧?

  【中国城市发展研究院副院长 袁崇法】城市群,说起来呢,它也是城镇化发展到一定阶段以后出现的一个现象,是必然的。仔细看我们整个城市的分布,如果在地图上标出来的话,一个是沿海,一个是沿江,一个是沿线,还有人说沿边,沿边是我们的一个理想、预期,我们的西部,不管是西北、西南,城市群是没有形成的,因为它的经济发展相对来说不支撑城市发展,城市都不是很具规模,更谈不上什么城市群,发展还是跟经济是有关系的。六十年代的日本的企划厅相当于我们过去的国家计委,觉得人口过度集聚会出现很大的问题,特别是资源呈载啊,管理啊出现很多矛盾,他们想了很多办法,想疏散这三大都市圈,我在五六年前,和日本一些代表座谈的时候问他们这个事,他们说从六十年代到现在,这三大城市群不仅没有疏散,而且越聚越大。所以在市场组合资源,城镇化的过程当中,在城市群形成的过程当中,它是有规律的,我们不能说因为考虑区域平衡,在没有任何可能发展城市和搞城市群的地方人为地去做这样的事情。

  【记者】在中国还有一点很关键,行政区划和经济区划有时候是有些矛盾的。官方划定的经济带、城市圈,与地方官员的政绩考核是割裂的。如何协调这两者间的矛盾?

  【中国城市发展研究院副院长 袁崇法】这是一个最大的问题。比方说上海有一个叫淀山湖,是一个生态保护区,淀山湖又涉及到江苏、浙江,等于是两省一市,这两省一市这个区域里面每一个省市对淀山湖这个周边的保护性的措施是不一样的,上海是比较具有经济实力,就给了农民很多补贴,禁止开发来保护这个淀山湖。那么江苏特别是浙江没有那么大的经济实力,那边就继续还有一定的开发,这样的话,就是一个湖分三段,保护和开发力度不一致,实际上是成为整个湖区的生态保护,效果就大打折扣,类似这样的问题。如果真要做城市群,基础设施,包括水啊、电啊、包括能源的供给等,交通设施我刚才还是讲仅仅是投入方面,投入之后交通的管理,这一块的收益分配、长期的维持、无穷无尽的矛盾。所以不知道下一步国家会怎么考虑,如果去强化行政方面的,是不是一个城市群要有一个行政的协调中心,或者强化这个协调的话,那就要看强到什么程度。但如果中央要采取区域上面强化一下,说不好听,恢复过去的一些大区啊,什么华东局啊,西北局啊,合适吗,事实证明更不行。所以我的想法是,应该更多地发挥市场机制,包括我们基础设施投入方面,项目做好之后,让市场来做这样的事,包括投资和收益回报、管理,因为世界上那么多的城市群啊,人家那个主要也是以市场为中心。

  【记者】前段时间又有一轮关于首都经济圈的讨论,这个规划已经很久了,时不时就被拿来讨论,这个规划一直出不来很可能是之间有一些利益的博弈,具体有哪些博弈,或者说整个规划是不是存在一些问题?

  【中国城市发展研究院副院长 袁崇法】从研究经济发展这个角度来说,可能在这个理念上就要好好反思一下。为什么像首都经济圈这样一个规划不太容易出台呢,是因为他即要考虑经济发展,要做大做强,同时又不想承载那么多的人口,觉得压力太大,不堪重负,所以就变得很难做。真正要解决北京过度集聚的一个问题,我觉得按照中国目前的特色来说,要在周边形成几个、甚至是一组跟北京城市的权限和公共服务项目配置水平旗鼓相当的城市。北京过去是把产业输送到外面,发现这个不是个路,北京应该把城输送到外面去。如果北京的周边有几个,包括将来把天津啊、廊坊啊、保定啊搞成一些副省级的城市,会形成一个真正的城市群而不是以北京为核心的摊大饼似的,大家服从于北京的,永远听北京指挥棒的,这个永远发展不出来的。

  【记者】我们要大力推进城镇化发展,包括城市群的建设,一定要需要大量的资金,但是我们现在的财政收入增收的确有限,地方政府的债务高企,那么我们发展的钱从哪里来?

  【中国城市发展研究院副院长 袁崇法】现在可能问题最严重的就在这儿。实际上一方面呢,整个社会资金的拥有量是在增加,但找不到出口,但我们地方政府的债务是在不断增加。未来金融的运作,我认为在中国目前这个发展阶段,资金应该说没有太大的缺口,问题是体制。我们现在就是说大家考虑下一轮新型的城镇化的投资热点在哪里,那你说上一轮投资热点在哪里。我倒是挺担心,下一轮大家可能太多关注城市群,没有任何联系,将来再怎么做,有可能在起不到区域发展增长极的这么一个作用下就拼命搞轨道交通啊、高速公路等基施设施。

  【主持人】城镇化归根结底还是经济发展的自然结果。虽然不能否认政府的规划具有助推作用,但城市群的建设绝不应仅成为又一场投资盛宴。目前看来,要理顺城市群的发展问题,第一步还是要完善行政体系内部的协调机制。大脑管好了,肌体才有施展空间。

责任编辑:林栋 | 版面编辑:王学武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国九条 收官 香港经济 王文涛 李雅 曹建海 sdr 钓鱼台七号院 贸易战 中债登 硬座 启东事件 省委常委 曹永正 司法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