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放记录

海克曼谈德国经验

宏观名家谈 2013年09月02日 09:07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关注中国中等技术人才培养

  【主持人】谈起近50年来的世界经济史,最传奇的莫过于德国和日本在二战之后的迅速复苏了。从满目疮痍的战败国,到仅次于美国的发达经济体,这两个国家到底经历了什么?这对经济转型中的中国又有何借鉴意义呢?最近,财新记者在北京采访了芝加哥大学经济学教授詹姆斯?海克曼(James Heckman),作为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近年来海克曼教授一直专注于人力资本的研究,下面就让我们听一听他对这一话题的解读。

  【财新记者】当我们提前人力资本投资时,人们总是以德国和日本为例,他们都快速地从二战中恢复出来,你能介绍一下吗?

  【芝加哥大学经济学教授 詹姆斯·海克曼(James.Heckman)】嗯,这是一个好例子。当德国的人力资本开始增长的时候,我看到德国的场景是,二战刚刚结束,大多数建筑,很多的房屋都被烧毁,严重烧毁,他们实际上是在柏林的街道上战斗,城市被烧毁。一切刚刚结束,所以所有人都觉得德国不会有好转了,一切都结束了。但是他们低估了一个事实,德国还有技术,还有受教育的工人,那里还有人的身体。此外,相对更容易的,他们还有企业经营的能力。缺乏的是资金.所以当引入马歇尔计划时,马歇尔计划带来了资本,很多本土的资本也被聚集起来,人们有了投资的动机。

  【财新记者】在哪里投资?

  【芝加哥大学经济学教授 詹姆斯·海克曼(James.Heckman)】在实体资本,但是他们有运用实体资本的能力,实际上很快地运用起来,于是你看到德国便有了另一个优势。正是由于他们的工厂被毁了,苏联移走了很多的工厂,从德国移到苏联,因为他们希望重新开始运营这些个工厂,所以德国被扒光了,但是他们因此获得了最新的技术,重新开始的时候,他们获得了有新的技术,和富有经验的工人来运用这些技术,这使他们获得了非常快速的经济增长。

  【财新记者】过去三十年,中国的经济增长,并不是因为人力资本投入,而是因为在实体物质方面,那么这能持续吗?这个趋势会继续下去吗?如果这个可以继续,我们为何要改变增长模式?

  【芝加哥大学经济学教授 詹姆斯·海克曼(James.Heckman)】中国改变增长模式,有几件事可以做,一个是培训更好的劳动力,要拥有更多的中等技术工人。目前,中国正在培育很多的大学毕业生,大量的人们到外国留学,很多都在欧洲、美国以及加拿大获得了博士学位,所以毫无疑问中国正在发展自己技术水平。但是问题在于中等技术的工人,你们正在培训很多的技术工人,但是很多低技术的工人无法获得良好的教育,很多的人们没有完成高中教育,甚至初中教育。所以我想,这是一个巨大的被遗忘的领域。所以中国还有很多方法,来提高对于改革的认识,来运用自己的优势和财富,也许更有效地分配资源。

  【主持人】最近,另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克鲁格曼,在《纽约时报》的专栏中指出,由于中国农村剩余劳动力的耗尽,中国经济增长显著放缓。而对投资的过度依赖,有可能使经济放缓转变为瞬间崩溃。

  增新,我们知道海克曼对中国经济还是持乐观的态度的,但是克鲁格曼却持悲观态度,但也提出了一系列中国经济必须改革的地方,那么他们的这一个观点对中国有没有什么建设性的意义呢?

  【财新传媒国际财经评论员 李增新】其实关于人力资本,关于人口红利,我想对于中国这块其实比较权威的观点应当是社科院人口所的蔡昉所长,他就认为中国经济放缓实际上不是因为需求下降,或者放缓,而是长期内的中国经济潜在增长率在下降。我们说,过去的时候说剩余劳动力,农村的农民工进入城市的时候,会把一些资本,会把一些生产工具给他们,让他们来进行生产,那么这一块就是资本劳动比在提升,通过资本劳动比的提升,就提高了劳动生产率,但是当这个移民的过程结束了的时候,你再提高资本劳动比,实际上它的边际效益就会递减,也就是对于劳动生产力的提高就变得非常小了。到了这个时候蔡昉就强调要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全要素生产率其实就涉及如何在你的资本劳动比不变的情况下,能够怎样释放和解放生产力,包括最主要的一个是改变你的过去的要素价格扭曲的情况,也包括供给侧的管制的一些解放、放开。

责任编辑:李增新 | 版面编辑:王学武

收藏 分享

相关视频

热词推荐
南海争端 卖座网 期货交易时间 莆田系 奥朗德宣布不连任 中科招商 屠呦呦 中央军事委员会 博客 prl 熔断 任汇川 刘瑜 三个有利于 启东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