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放记录

巴曙松:城镇化催生产业变迁

大讲堂 / Caixin Forum 2013年09月05日 08:56

城镇化带来人口集聚、时间的节省和收入的提高,催生服务和休闲的需求。人才、信息聚集和成本的变化推动产业在不同的城市间流动。

  【财新网】【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 巴曙松】下一步我们说以人的城镇化来推进,实际是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在城市里面已有人口的市民化,第二是农业人口要继续向非农产业的转移。这个流动的过程就是重塑不同城市价值的一个过程。我90年代刚到北京工作的时候,查了一下北京的人口,1949年北京市的人口大概100万人,跟去年底2230万人做对比,改革开放30年是一个重要的人口流入的城市。过去改革开放30年庞大的从农村向城市流动的人口,不是很均匀的同等的增长。从统计口径看,前100个城市占据和吸引了这些转移人口的百分之七、八十,前50个城市差不多占了40%多。这个趋势从下一步来看可能还在强化,只要原有的制度条件不做变化。所以劳动力在不同背后的影响因素,从产业角度来看是不同城市它的产业比重的变化。

  【字幕】农业人口继续的降低和转移是一个大趋势,背后需要配套的户籍制度改革、土地制度改革的调整,要不然这种转移很难被城市所接受。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 巴曙松】未来产业演进的一个线索,在有的地区人口从农业向工业在转移,有的地区开始由工业向服务业在转移。所以,不同地区它的劳动力的配置变化导致不同的产业的比较优势是不一样的。前面是劳动力占比和GDP的占比。从PPT可以看到,中国的劳动力在农业里面的占比还是高达35%,而GDP的贡献只有10%。在制造业里面劳动力的占比是30%,而GDP的占比是47%。服务业它的劳动力占比是36%,GDP的占比是43%。所以从趋势上来看,农业人口继续的降低和转移是一个大趋势,背后需要配套的户籍制度的改革、土地制度的改革这些调整,要不然这种转移很难被城市所接受、所吸纳。

  从不同的城市来看,这种不同产业的比例关系也表明了下一步人口从农业向工业以及向服务业继续调整、配置这种必然性和趋势。在一线城市里面我们看到农业人口已占到1%,第二产业占到37%,而第三产业占到63%。二线城市农业还占比4%,第二产业占到49%,第三产业是47%。三、四线城市分别是6%、54%和39%。所以人口的再配置背后实际上和产业的再配置息息相关。从去年开始,深圳人口的净增长出现了负增长,这是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一次,背后的原因就是大量的制造业向中部和西部的转移。这些都是和城镇化过程中的产业变动直接相关的。

  这些流动人口我们缺乏相应的统计,但是我们自己要去找数据是能找得到的。我经常用的是两个数据。一个是我们有一个上市公司涪陵榨菜,榨菜主要的消费群体是流动人口。涪陵榨菜比如过去连续十年它在不同地区的销售占比的变化,你就可以清晰的看到华南地区在十年前占涪陵榨菜销售的半壁江山,现在降到30%以下,而中西部地区大幅度的上升。我本人是中国移动[微博]集团战略委员会的委员,我尝试着用电信的一些数据来看,这些流动人口通常用的一些通话的套餐,神州行的这些套餐,这一部分用户占整个用户的占比在不同地区的变化,可以看到在华南地区长三角地区的比例在持续的降低。

  【字幕】人口向城市的扩张和集聚以及休闲时间不断地增加,本身就是推动服务业上升的非常重要的一个驱动力。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 巴曙松】第二个线索是时间的线索。时间的节省和收入的提高,城镇化的发展催生和服务和休闲的需求。大家读《资本论》,马克思有一句话说一切的进步最终都表现为对时间的节省。

  从1850到1956年全球劳动力平均的工作时间看,工作的时间在持续的降低,中间线是所有的产业,蓝色线是非农产业,红色的线是农业产业的变化。工作时间在持续地减少,收入在上升,城镇化在进一步的集聚,这样带来大量的服务和休闲的需求。看这5个发达国家每年平均工作的小时数.从1970年到现在,这5个发达国家年平均工作的小时数在持续地下降。

  从这些走过的道路来看,这些服务业,特别是休闲娱乐业发展的历史表明,人口在向城市规模的扩张和集聚以及休闲时间不断的增加,本身就是推动服务业上升的非常重要的一个驱动力。主要原因在于工业技术推动了城市人口规模的扩张。在北京建城的时候那种交通技术、建筑技术的时期,城市人口支撑大概就是二环以内。随着人类20世纪技术的进步,服务业的崛起,它带动了工业时间的进一步的减少。随着人们休闲时间的增多,新的行业不断的以满足人们日益膨胀的服务和消费的需求。

  最近大家讨论的接连几个影片,大家觉得拍的不是怎么样的影片,结果票房上升的很快。有很多人做了不同层次大数据的分析,我曾经和几个导演界的人交流。从万达院线调研的情况来看,万达院线的经理跟我们讲,说从一线的情况来看,以前大家花个10块钱路边买个盗版碟看看就可以了。随着收入的增多,休闲时间的增多,忽然对电影音响的要求增多了,觉得花50块钱不贵。从经常被中年人批评的《小时代》的数据来看,看了几份大数据样本的分析,发现真正对它评论和跟踪比较多的是三、四线的中小城市平均年龄在20岁左右,主要是女性。在北、上、广、深一线城市,收入相对高的人群看的很少。

  所以我曾经把这个数据给到一些著名的导演,比如说我给了王潮歌,问他们怎么看。她说这表明,20岁左右原来没有消费能力,没有收入,不能表达自己消费诉求的这一代人开始登上文化休闲的需求舞台。所以你必须要关注他们的这种审美的需求和偏好。就是几千万拍的成本,又有5、6亿的票房。为此我还专门看了一下这个电影,说实话还真不是那么令人讨厌。所以我想背后看的实际是什么?我看它有一些小幽默,情节也很简练,不是那么拖泥带水,跟现在的网络生活很契合。所以从我们这个角度来看,不同人群他的需求直接影响着不同的产业,然后在不同城市的发展。

  【字幕】不同的产业在什么城市能够繁荣,背后是这些产业和它相关的上下游产业的集聚,带来的人才、信息的交流。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 巴曙松】第三个线索就是空间线索。不同的产业在什么城市能够繁荣,背后一个是这些产业和它相关的上下游产业的集聚,带来的人才、信息的交流,这是一个力量。另外,一个力量集聚多了,土地成本就上升。土地成本上升之后会挤出一部分承担不了那么高的土地成本的产业。这就是背后在推动着不同的产业在不同的城市流动的很重要的一个力量。

  从美国的产业布局来看,80%的高科技制造业集中在100个最大的城市。按三个比例来看,100个最大的都市区,红色的是中小都市区,小的是非都市区。你看高科技水平的制造业80%在这些大城市,而中高技术水平的制造业57%是在这些大城市,平均水平在59%。所以不同地方的集聚,不同地方的产业推动的土地成本的变化,背后会带来不同产业在不同地区的重新的再布局。所以如果从房地产的角度里看,秦虹主任来了,我们看到不同城市它的房地产需求结构会随着产业结构的变化出现巨大的变化。这是一个不断再配置和再流动的过程。

  一些中技术产业会从城市迁移出去,可贸易的服务业和高科技产业,一些成长型产业集聚流向中心,它能够承担比较高的土地成本。而中间高成本的地区会集聚一些地区性和地方性的服务中心,一些低劳动力成本的制造业会挤到一些低成本的地区,周边地区。我们从一个国家、从一个省、从一个城市都可以看到演变的轨迹。

  

责任编辑:周勇 龙周园 | 版面编辑:王学武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融创中国 通货紧缩 好大一棵树 全国人大常委会 高澜股份 莆田系 宝能 中债登 嘉能可 2030年的中国 朱明国 王珉 中远集团 火线 硬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