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钱荒”是只可抓到的黑天鹅

记者 戈扬 2013年09月09日 08:57 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钱荒”等金融事件爆发并非没有先兆,需加强事前研判和事后总结方可应对风险

  【财新网】(记者 戈扬)【主持人】贯穿6月的“钱荒”对中国的金融市场生态造成了深重的影响。如今,“钱荒”的身影虽然淡去,对这起事件引发的反思却仍显不足。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起罕见的“黑天鹅”事件?金融市场因此造成了怎么样的损失呢?未来“黑天鹅”还会不会再来?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中信证券董事总经理高占军。

  【解说】高占军,中信证券董事总经理,财新专栏作家。高占军早年毕业于中国社科院,获经济学博士学位。1997年高占军加入中信证券,长期从事投资银行业务和固定收益业务,深谙金融市场操作之道、密切关注宏观经济走势。

  日前,央行发布了6月金融市场运行情况报告,显示金融市场“股债双杀”:6月末,上证综指收于1979.21点,较5月末下跌321.39点,跌幅13.97%,已逼近国际证券市场通行的跌幅过20%即为“股灾”的标准;债券市场累计发行5342亿元,同比减少34.6%,环比减少43.3%。货币市场的反应更加惨烈: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SHIBOR一度高达13.44%,过高的利率也使得金融机构违约的传闻四起,市场信心趋于崩溃。央行在“钱荒”中后期连续出手,使金融市场日趋平稳,但毫无疑问,国内的金融机构和投资者在这场风波中损失惨重。

  【财新记者 戈扬】市场上一直关于钱荒是不是影响已经消退了一直都有争议,那么你觉得钱荒究竟有没有过去呢?

  

  【中信证券董事总经理 高占军】我觉得总体来说钱荒主要是预期的变化。实际上是当时的资金可能不是太紧,从储备金的角度来讲,资金实际上是有的,15000亿的资金确实不少。但是那个时候,如果是大家的预期没有完全对上,而大家都想把钱放在自己手里面。所以你看到那段时间里面,基本上早晨如果是一开盘你要是问市场的机构,你有没有钱,我这边想借钱的话,市场机构大都说没钱,有钱现在也不敢放。我还想重点强调一下,就是这一次大家都关注到了中国的流动性紧张,但实际上5月份到6月份,金融市场的波动是一个全球性的现象。你如果是看日本、看美国都是一样,美国的情况是从6月份的时候,债券和股票有了多轮的下跌。

  【财新记者 戈扬】但好像中国的股市是跌得最惨的,跌了20%跌下去。

  

  【中信证券董事总经理 高占军】没错,中国的股票市场实际上是你说到的这个,股票市场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角度。就是说我们可以做一个假设,中国股票市场跌得很多,但是如果是没有6月份,大家看到的所谓的钱荒或者是流动性紧张,中国的股票市场会不会跌?我觉得跌的概率是比较大的,为什么呢?第一,美联储的退出,这是一件大事,非常大的事件。那么尤其是很重要的就是在这个时候,中国政府我的感觉它是比较明显地传递了一个信号:就是我不会轻易地做全面的这样一个刺激的计划,尤其是总量的刺激,我基本上不会做。实际上这就意味着美国和中国,你可以说它同时在退出。

  【解说】这并不是中国金融市场第一次经历“钱荒”。高占军在财新专栏中写道:2011年就是典型的例子,7天回购利率6月高达10%,12月仍处7%高位;票据直贴利率9月冲上了13%。往前追溯,2010年底也曾出现过“一钱难求”,机构爆仓和违约频现,并持续至2011年春节前后。更早的例子也有,2007年股市高涨存款搬家,大量资金进入可以打新股的理财产品,导致短期利率跃升,造成“宏观流动性宽松,微观流动性偏紧”。

  【财新记者 戈扬】从2007年到2011年这短短的这么几年的时间,其实中国就经历了好几次的钱荒,那能不能帮我们再分析一下这几次具体的原因?

  【中信证券董事总经理 高占军】这些事件背后我觉得都是相对比较正常的,因为金融市场一定会有波动。2007年的时候和金融脱媒有关系,但是当时也和股票市场表现非常地好、异常地好有关系。因为那个时候是一个大牛市,而当时银行包括信托它可以做一些理财产品,这个理财产品它是可以投资股市的,一级市场打新股,它是可以到一级市场打新股的。然后在股票市场的回报率也比较高,所以那个时候整体的钱不缺的。但是你看货币市场利率实际上是在波动,而且是有的时候会升得比较高,尤其是在新股集中发行的时候,货币市场利率会变化比较多,因为很多资金会冻结。那么再往后呢,是2010年的情况,2010年的情况那个时候实际上是表外的一些理财产品,包括银行的理财和信托的产品已经增的比较快。在2007年这类产品加在一起我们统计了一下是13000多亿,到了2010年的时候就是4万多亿,2012年底就是13万亿,现在可能有17、18万亿的规模,增长得也比较快的。但是2012年没问题,2012年为什么?2012年我们的经济一直在往下走,那么整体的政策实际上是相对宽松的,而外部的资金的流入在2012年也非常多,所以2012年一点问题也没有。今年以来随着外围环境变化加大,而国内的经济走势,实际上今年国内的经济走势,主要是下行,还不仅仅是下行。所以也就是为什么在6月初的时候,可能那个时候市场对于后面政府有关的当局可能会出台一些宽松的一些政策抱有一定的预期。

  【财新记者 戈扬】所以正好那个时候落空了,是不是所有的东西都集聚到一点?

  【中信证券董事总经理 高占军】没错,那个时候落空了,美联储又要退出(QE)。我觉得这一系列的反应加在一起,再加上最近这两年我们的债务增长确实比较快。

  【财新记者 戈扬】觉得说我基本面已经看清楚了,所以我现在可能对市场会有一些信心。那么对未来呢?就是会有怎么样的计划?比如说会不会还有说心有余悸,担心钱荒会再一次来?有这样的可能吗?

  【中信证券董事总经理 高占军】实际上这一次归根结底是一个警示,是一个警示,而这种警示是多种因素促成的,也不能说某一方刻意为之,也很难说这么复杂的一个环境,我觉得就产生了这样一个结果。那么到目前为止,我觉得这个警示出来了之后,大家都会有所准备,都会有所准备。准备的第一,我在做我的资产负债安排的时候,我会做得相对保守。因为7月份很多用钱的时点,包括补交准备金啊,包括一些企业的纳税啊,诸如此类的很多,包括银行的分红啊,很多都是在7月的中上旬那个时点。但是你看到7月的中旬以前,7月的头两周,实际上资金并不是太紧张。为什么?大家为了那个时候备足了余粮,做好了准备。

  【主持人】在高占军看来,“钱荒”并不是不可预测的“黑天鹅”事件,只是因为各种因素错综复杂相互纠缠,又恰在敏感时点同时出现,所以使得2013年这场风波格外地引人关注。如果长期对金融市场有所研判,对世界经济的复杂性有深刻的认识,对政策走向做足准备,就可能对各种可能存在的风险有所预期,就有可能抓住金融世界里的“黑天鹅”。刚刚过去的“钱荒”让不少人都心有余悸,但若能进行恰当的总结和反思,无疑会对未来应对危机有所帮助。

  (实习记者胡倩榕对本文亦有贡献)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节目表
  • 周一
  • 周二
  • 周三
  • 周四
  • 周五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