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去产能要依靠市场

记者 霍侃 戈扬 2013年09月13日 19:41 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应审慎发展战略新兴产业,避免新一轮产能过剩

  【主持人】8月经济数据好于预期,但经济学家仍普遍对中国第三季度的宏观经济形势不乐观:中国经济依然处在相对低位状态,投资、工业、消费并无明显起色,其中制造业受影响最为严重。制造业目前的情况究竟如何?增速放缓究竟是短期状态还是趋势性变化?新一轮产业投资计划会否再次引发产能过剩?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国研中心产业部研究室主任王晓明。

    【解说】王晓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第一研究室主任。2000年进入国研中心工作至今,王晓明先后在信息中心、办公厅和产业经济研究部从事研究工作,主要从事能源、交通、制造业等领域的研究,重点关注汽车和战略性新兴产业。
    不久前公布的8月中国汇丰制造业PMI初值高于预期,反弹至50.1,创下4个月来的最高水平,更创下2010年8月以来的最大升幅。但野村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张智威认为,8月汇丰中国PMI回升,主要受内需推动,当前出口则依然疲弱,新出口订单指数出现下跌,制造业仍受处于清库存周期,投资乏力。

    【财新记者 霍侃】今年以来我们注意到,制造业投资的增速在放缓,这是短期的一种状态还是意味着制造业投资趋势性的变化?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部研究室主任 王晓明】制造业投资放缓是具有外部的原因的,也有内部的原因。外部的原因我们可以看出来外部就是需求萎靡,特别是发达国家的市场需求在下降,同时我们也看到为了保护本国的市场,一些贸易保护性的措施这些都对我国一些制造业产品的出口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从我国本身制造业的内因来看呢,其实也存在一些问题,第一个就是大家讨论比较多的产能过剩;其实这个问题是从金融危机前就已经存在了;只不过金融危机加剧了这一问题的严重性。另外从传统制造业的内部来看,这种要素成本的上涨对制造业本身的竞争力、盈利性或者叫获利性这些都带来不利的影响。这些也影响投资者投资传统制造业的信心。

    【财新记者 霍侃】所以你觉得不是一个短期的现象,可能意味着未来制造业投资的增速就是下了一个台阶的?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部研究室主任 王晓明】我觉得有这种趋势。因为现在国际的经济发展形势还不明朗,金融危机之后的快速复苏还没有出现,现在进入到一个缓慢复苏的低速增长的全球经济发展的态势。另外就是像发达国家,包括在我国就是金融危机之后政府大力鼓励发展的新兴产业,实际上也出现了发展中问题,比如说像光伏、风力发电等等这些产业经过前几年的高速增长,在近几年都出现比较大的回落。就是产业发展的波动,一方面新产业的特点就是高风险,出现这种波动也是正常的。但是从投资者的角度,会影响他们投资的信心和投资的意愿。所以从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双双出现这样的问题,我想可能会对投资者的信心产生这样的影响。实际上是两个风险,传统产业的风险和新兴产业的风险,使投资者的投资更加谨慎了。

    【财新记者 霍侃】你刚才也提到就是说制造业面临多种要素成本上涨的影响,在你分析的各种成本要素的上涨中,哪种成本的上涨对制造业的冲击是最大的呢?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部研究室主任 王晓明】制造业这种成本或者说要素成本,就是有直接跟生产相关的成本,比如说原材料、土地、资本还有劳动力的成本,这些都是直接相关的;另外还有一些间接相关的成本,像物流的成本、商务的成本,甚至还有环境的成本,当然环境的成本是可以内化到企业的生产成本里的。刚才后面所说的是一个广义的成本,狭义的就是土地、劳动力,还有资本的成本,影响最大的我认为还是劳动力那块。如果分地域来看,东部地区的劳动力成本是上涨最快的,当然这也跟东部地区的住房成本、生活成本高速上涨是直接相关的。

    【解说】王晓明认为:产能过剩是制约制造业投资者的积极性而导致投资增速在放缓的一个重要原因。工信部部长苗圩今年初接受财新采访时表示将通过“消化一批、转移一批、淘汰一批”来解决这个问题,“现在我们在抓淘汰落后产能的这项工作,工业行业一共有21个子行业,都有具体的目标,现在的标准大部分还是按照工艺、按照设备,今后的标准更多是按照节能减排这些标准来限制。比如现在钢铁行业,炼铁炉300立方米、400立方米以下的统统都要淘汰掉,人家说400立方米淘汰,450为什么不淘汰。”

    【财新记者 霍侃】我知道今年我们工信部也提出了化解过剩产能,提出了消化一批、转移一批、兼并重组一批和淘汰一批的原则,就您看来目前这种化解过剩产能的效果和进展怎么样呢?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部研究室主任 王晓明】因为工信部是刚出这样一个目录,它的效果要过一段时间才能显现。但是淘汰落后产能其实在我们经济发展的过程中,是一个长期存在的话题,并不是最近才出现,而且采取的手段和方式很多是行政性的手段,强制性的关闭,对于这种手段,我觉得可能我个人并不赞成。因为对于企业来说,市场是最有强有力的约束,如果市场已经出现了对这些产业的下降,企业要不就是搁置它的产能,就是减少开工量,要不就是企业自身这种内部的结构性的调整,就是新增投资同时处置一些落后的资产。这样是针对市场的调整的过程,这种过程比政府强制性地关闭、取消落后产能更有效。

    【主持人】王晓明表示,合理淘汰落后产能、正确扶植战略新兴产业对制造业短期应对经济增速放缓、长期进行升级转型都至关重要,只有把包袱甩掉才能轻装上阵。他建议,一方面政府要有相应的规划引导,包括在财税、土地等出台一些政策支持;另一方面则要更多地发挥市场对项目、对企业的选择,打造市场的机制取代政府的单方面决策。

    (实习记者胡倩榕对本文亦有贡献)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节目表
  • 周一
  • 周二
  • 周三
  • 周四
  • 周五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外企 中国经济 三星s7 对话雷军是哪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