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个税改革先要完整收入信息

2013年09月17日 17:04 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张斌表示,综合计征更有利于个税公平,流转税比重需要降低

  【主持人】欢迎回来,下面我们聊聊税收问题。每个工薪阶层职工的工资单上,都有个人所得税扣缴情况这项内容。尤其是在家里要养小孩,房子要还贷款的朋友,也许看着上面的扣除额真会感觉有点心疼。最近,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公开表示,下一步的个税改革会将纳税人的家庭负担也计入抵扣因素。一起来了解一下。

    【财经小词典】让我们先用30秒时间来了解一下,究竟什么是“个税免征额”。在居民收入中,有一部分需要覆盖个人的基本生活开支,因此税务部门对这部分收入免予征收个人所得税。如果个人收入不超过免征额,那么他就不用缴纳个税了。以北京为例,一个纳税人在扣除三险一金后,若月收入达到4000元,则征收个税的部分为4000元减去3500元。按照7级累进税率,取500元差额的3%,需缴纳个税约15元。

    【解说】财政部部长楼继伟9月初在谈及个税改革时提到,若采用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税征收方式,纳税覆盖面将扩大,抵扣因素也会扩大,计算相对公平。中国的个税征收采取7级超额累进税率,针对工资、个体户经营所得、稿酬所得、股息红利、财产转让等11项收入,分别计征税率最低3%,最高为45%的个人所得税。当前,个人工薪收入的免征额是3500元。

    【主持人引入】中国现在虽然基本实现了低收入者少缴税,但工薪阶层多缴税,高收入者多逃税的现象仍然存在。如何才能把赡养人口、按揭贷款等情况计算在抵扣因素内?税收公平怎样体现?就这些问题,财新记者走访了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税收研究室主任张斌。

【演播室同期】
    财新记者:我们现在个税缴纳上面,是不是存在一些不公平的现象?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税收研究室主任  张斌:我们所谓的楼部长提出的,我们把它叫做差别扣除。应该说在工资薪金所得和其他所得当中,我们先行费用是有一个费用扣除标准的。就是大家比较熟悉的工资薪金所得的免征额。每个月3500块钱。但是呢这3500是一刀切的。不管你张三、李四,不管你结没结婚,有没有孩子。都是3500一个人,那我我们把它叫做基本上是一刀切式的,无差别的扣除。那么引入差别扣除,比如说婚姻状况,是以家庭还是以个人为单位计征,引入抚养扣除,有孩子和没孩子,扣除的比例不一样。如果引入这种差别扣除,会让这种税制更加公平一些。这是扣除项目。但实际上在分类税制下,这个税制本身导致我们实际上并不清楚一个人一年时间到底总收入是多少。我们所谓的分类税制的不公平,应该不仅仅是扣除方面,更重要的就是一个人他全年的收入到底有多少,在分类税制下是很难统一汇集,并且按照一个真正的总收入来进行课征。

    财新记者:想实现这样的综合计征,是不是会产生一个比较大的征管成本?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税收研究室主任  张斌:所谓分类计征刚才提到了,简单讲叫根据收入的来源,而没有把这个收入归集到人的身上。就是张三这个人,在一年的时间,在全国甚至是全世界范围之内,各种来源收入到底有多少,这才是真正衡量这个人收入水平的一个因素。但这势必要求,我们对这个人的各方面收入信息,各种来源都有所掌控,比我们现行的分类税制,势必会增加很多的成本。这也是下一步我们个人所得税改革要集中解决的问题,就是我们要通过数据库的建设,信息的搜集,能够让税务机关至少掌握人。如果以家庭为单位计征的话,这个家庭一年的收入来源。这势必会增加征管的成本。

    财新记者:您也提到了两个主要的改革方向,一个是分类和综合,一个是个人和家庭,我们知道在国外的时候,有很多国家已经是用家庭为纳税主体了,现在在中国适不适合?会不会有那些阻力存在?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税收研究室主任  张斌: 现在社会上基本的活动单位是家庭,包括你赡养老人,抚养孩子都是以家庭为单位来进行的。如果我们以家庭为单位进行收入的计算和应纳税额的计算,势必会更为公平一些。但是以家庭为单位计征可能会增加很大的一个征管的成本,而且双职工的比例比较高的话,可能以个人为单位计征和以家庭为单位计征是一个可以选择的方式。应当赋予纳税人一个选择的权力。但是以家庭为单位计征更为公平,但是还是要考虑到征管成本上升的因素。在中国我认为现阶段的核心问题还不是以家庭为单位,而是由分类税制,先要走向综合税制,先把收入按照人来归集。在这个基础之上,再扩大到家庭。然后再引入差别扣除项目,很可能这样改革的步骤,会更为接近于税制发展本身的要求。

    财新记者:我们看到现在个税并不是中国政府非常主要的税种,可能站到整个税收收入6%,7%左右的位置,发达国家可能这一块占的比重挺大的,是一个挺主要的税种。相应的企业税负,营业税增值税就会比我们少一些,在进行个税改革的时候,是不是也应该通盘考虑,让其他的税种有一些调节,让老百姓整体的生活成本降下去,个税的比重可以再提高。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税收研究室主任  张斌:我们看到个税改革的时候,不光要仅仅盯着个税本身,还要关注中国个人所得税在税收中的地位。长期以来中国的税收是以流转税为主体的,那我们的增值税,营业税,消费税,关税等等,这些税负占到我们税收比重超过50%。这实际上意味着我们对产品和服务在征很重的税。而我们个税的比重,严格的算,不到10%,只有6%、7%,近些年由于起征点的提高还有点下降。在这个背景下,我们未来中国的税制改革,应该是在获取收入这个阶段,收入高的人多交税,收入低的人少交税,收入最低的人不交税。那么也就是我们要提高个人所得税的比重。同时呢个税比重提高,要降低我们对商品和服务的课税。把包含在商品和服务中的税负降下来,因为收入高的人消费的比例低,如果你对消费的产品和服务的人征重税的话,那实际上这个税负是累退的,是不公平的。

    【主持人】看来,只有切实降低商品和服务的税负,才能更好的让个税体现出公平来。个税改革是个大命题,中国没必要非得抛弃美国的绝对公平和俄罗斯的绝对效率,自己走出一条中庸路线。毕竟,公平是税收的基本原则。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节目表
  • 周一
  • 周二
  • 周三
  • 周四
  • 周五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