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放记录

马勇:四川保路运动缘起真相(上)

大讲堂 / Caixin Forum 2013年10月10日 07:26 记者 杨楚

《马关条约》引入外资兴建工厂、铁路、矿山,并带动民间资本兴建铁路。四川集资后铁路长期未建成成隐患。

  【财新网】【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 马勇】从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我就研究这个问题。我们过去的表达好像是,一直不说它前半段什么原因,只讲后来辛亥革命闹是从哪儿开始。

  其实它这个事情应该从近代开始之后,中国的近代就是走上一个工业化、商业化,要把中国的这种资源开采出来,要世界进入中国,中国走向世界。

  但是我们在1895年之前,就是《马关条约》签订之前,外国资本是没有进入中国的。就是外国资本是不能到中国来自主地办厂,不能够开采中国的矿产资源。外国资本只能到中国来做生意,就是你的商品到我这来,我的商品到你那去,1895年之前是这样的。那么这种当然就属于,和我们今天一样,叫做资本项目的管制,就是我并不开放资本市场。

  【字幕】《马关条约》引入外国资本,并带了资本运作的新理念。外国资本在铁路等大型工程上的斩获,让中国民间资本跃跃欲试。1903年,铁路对民间资本开放。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 马勇】那么到1895年的时候,一个重大的改变,甲午战争给中国带来最直接的改变,我个人研究,不是台湾的割让,不是赔款,最重要的改变就是其中有一条单独的条款,就是日本臣民可以到中国自由办厂。那么1895年这个改变实际上是前面也有说,就是列强,又叫西方资本吧,过去几十年来对中国的期待,就你中国应该开放这个资本的市场。那么这样1895年日本获得了中国的同意。当时最初李鸿章是希望我只同意你日本,你不要给别人说。就《马关条约》谈判的时候,李鸿章有这个表达。你们可以的,但是不要告诉别人。但实际上,西方的各个资本大国在这个问题上是一致的。1820年代开始,西方就达成了一个条约体制,条约体制就是双边谈判,转化为多边授予。因此《马关条约》谈完了之后,日本的资本进来,其它国家的资本照样进来,因为这都共享嘛。因为谈判完了之后,其实外国都知道了。

  因为当时中国和外国也是希望就是中国怎么发展,在那之前是一种恐惧感,就你资本来了我怎么管。等到外国资本一来了之后发现,很好嘛。因为国际资本有国际资本的玩儿法。那么1895年之后,很快就发生一个重大的改变,就是外国资本进来了。外国资本进来投什么项目呢?因为小的这种,就是办个食品加工厂是没意义的。因此呢就是原来中国靠自己的资本想做而做不了的,矿产资源的开采、铁路的构建。

  在这之前,我们几十年铁路不能修。过去我们的解读叫什么?东西文化、文明的冲突,讲修铁路挖祖坟破坏风水。其实我研究根本不是这回事儿,矿产资源不能开采是因为我们没有资本,我们没有交通。我们没有交通没有资本,这是一个最根本的问题。那么没有钱去修铁路,就更不能让物流活起来,它是一个恶性循环。没有资本没法修路,没法修路没法开矿,没法开矿没有,就是说各个都是原因,各个都是结果。

  因此这个外国资本进来之后,引导它上来就矿产资源的开采、铁路的修筑。因此从1895年这个时候,很快,几年的时间,中国到这次就是高铁之前的关内铁路的布局就在1895年 – 1903年8年的时间就构成了。关外是另外一回事,关外是后来等到,因为关外是满洲人作为一个保留地,他根本不让其它地方去发展,他的革命圣地,他不让别人进。关外是后来的事情。关内在1895年之后很快地南北之间两条大的铁路,南北铁路构建成了。另外东西有几条路,像德国人修的胶济线,从青岛一直到济南,那么这样的东西的南北的都在这个构成当中。

  在这个过程当中,中国的资本没有介入,因为中国资本一个是没有这个量,另外中国资本根本不知道这种大型项目怎么管理,怎么办,但是外国资本有经验。而且外国资本经验更厉害在哪呢?他们是拿下项目,之后就资本运作。资本运作,路都不知道在哪呢,人家钱就赚走了。

  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后来也让中国人感到最吃惊的,就是武汉到广东这条路。这条路是美国的一家公司谈下来的,就是美国报的方案,报的修路方案。之后美国讲他融资,之后呢中国政府就跟他达成了这种协议,达成了这条路包给你,结果人家美国这个公司去融资了,融资才完成之后,后来人家把自己该得的利润,人家走了,他撤出了。之后呢仍然按照协议去怎么怎么执行。那么这样它就给中国的民间资本,给中国资本一个很重要的启示。

  另外经过8年时间的发展,中国的铁路从无到有、从少到多,更重要的是原来让中国资本家看到,这是一个无底洞,是不可能盈利的大项目,结果人家8年运作,而且赚钱很多,把中国的矿产资源也盘活了。所以我们今天看,中国最大型的矿产企业和铁路都在这个过程当中构建的。因此它就导致最重要的一个后果是什么呢?就经过这几年的发展,中国的民间资本、民族资本看了这有钱可赚。因此就在1901年之后,不断地要求朝廷,不是开放外国资本的问题,现在你要开放民间资本、开放中国资本来进入这种基础产业。

  因此中国政府在1903年的时候就做出一个决定,就是接纳中国资本进入铁路。原来不允许你进入,因为你本钱小嘛。就允许你进入,就让你可以去融资,融资之后报你的铁路规划,但是主要是在你省内。你把规划报到中央来,中央专门成立了就是,1898年之后就成立了,就是路矿总局。有这样一个专门的机构来审核你这个融资报告,审核你这个规划报告,之后再批准建。这是1903年这个时候发生的一种变化,这样民间资本才进来,才发生这么一个东西。

  【字幕】民间资本通过集资方式筹措铁路建设资金。和江浙、闽粤诸省不同,四川等地民间资本实力较弱,只能通过强行集资的方式全民参与。由此,埋下危机的隐患。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 马勇】铁路就是,民间资本可以进入中国铁路,1903年之后,真正有资本力量的只有这几个省,福建、广东、浙江。浙江是属于本身的民族资本一直都比较发达, 福建和广东是因为侨资比较多,因此它集资的是这种真金白银,能够集上来。其它的省份,包括安徽,当时也在办这些东西。安徽、湖南、湖北、四川很多省份都在响应这个新产业嘛。看着外国资本进去赚钱了,我们也赚,但是都没钱。没钱怎么办呢,集少成多嘛。一直到今天为止我们就是这种集资嘛,高利息集资。结果人家资本状况比较好的,集资之后就修铁路,其它省份就修不了。安徽当年集资想修的就是沿着淮河修一条铁路,结果最后也没干成。因为南北的干线被外国资本修了嘛,就是以蚌埠为中心的这条南北线已经被外国资本修了,结果修这个东西路,一直后来都没修成。就想法都很好,但是没钱啊。

  那么这样的话,导致就四川的保路运动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在这个集资和后来发生问题了。

  福建、广东、浙江有真金白银,集资就修了, 因为它一看外国资本的运作,特别是这种有侨资的地方,有近代资本的地方,浙江、江苏,这种地方它都很容易按照国际规则慢慢去学人家,它就能够把它办成一个盈利的。那个动车事故那个温甬线,就那条路1907年也发生过这种抗争,但是那条路就是靠民资就修起来了。有的省修不起来,特别是在四川。

  四川是很穷的。我们过去讲天府之国是在农业文明下的天府之国,到了工业化商业化时候,它可不是天府之国,它就很穷。它很穷,它根本就没有这种近代的资本的成长的环境。因此四川集资是什么?最后它是在绑架全省人民,让从你地税当中直接扣了。就不是你集资,而是说你必须要在这里边。你有这一亩地,一亩地要给我抽多少。它从这种办法呢,硬强制性在集。那么这种集了是1903年给他的政策,根本就修不起来。有这个集了就修不起来嘛。因此等到1906年的时候,朝廷就发现这个问题,就是中央政府已经发现了1903年这个政策当中有巨大漏洞。它很可能持续下去会导致中国发生这种金融危机.就是你集了钱,最后你修不了路,而你钱都花掉了怎么办,那老百姓不是闹事儿嘛,这不是金融危机嘛。

  第一会发生金融危机,第二会发生这种政治危机。就是金融危机你处理不了了之后,那肯定最后都闹政府啊。等到1911年,清政府公布铁路干线国有,它其实是要化解这个金融危机,化解政治危机啊。

  【字幕】为了解决潜在的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清政府采取铁路收归国有政策。四川铁路集资及修建的特殊性导致国有化政策引发民怨。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 马勇】我们这几年有人去讨论叫国进民退,这整个说反掉了。我们无论今天对政治是什么态度,我们历史就是历史。那不是个国进民退问题,就是1911年的时候,不是国进民退问题,这就是怎么能够把这个危机给消灭掉。

  但是问题出在哪呢。当时1911年5月9号宣布铁路干线国有,强调的是干线,并不是讲的是那个省内的小铁路。小铁路你可以继续,你集资了。像安徽,你要集资了,你要修这种小铁路、支线,你继续修没问题。它要的是干线的这种,干线工程投入大嘛。就这个时候,中央政府希望用当时的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四国银行团嘛,用四国银行团的资本,用国家信誉去担保,用国际资本来修这种干线。那么这样就是,已经你的干线申请了,中央也批准你了,那么中央也得认这个账,但是仍然要收回。怎么收呢?就是用四国银行团的贷款去给你替换,因此后来发生这种骂这个政府的人叫出卖国家权利嘛,是你把老百姓已经集资修的路出卖给,但是这种历史它本身的复杂性在哪?

  如果你加进这种政治的和民族主义因素,那就没法讨论。因此我们就看清政府政策的出发点,是要化解这个金融危机,但是它后来导致一个结果呢,是湖南湖北这些都谈妥了。湖南刚宣布的时候,湖南最先闹事儿啊。5月9号宣布这个新政策,5月16号湖南就游行闹事儿。集会,一万多人集会。当时的城市很小,一万多人就规模很大了。湖南长沙游行集会之后,湖北马上响应。但是呢,中央政府当时主持这个事情的呢,是盛宣怀。盛宣怀的策略是什么?是一对一的谈判。

  湖南的我跟你湖南铁路总局谈,你的具体原因是什么,你的资本是怎么集来的,怎么构成的。我怎么来给你替换掉,就用贷款把你这个替换掉。什么样的东西作股权,国家继续再修的时候,你继续享有这种股权的好处。湖南湖北都在这很快就平息了。就在5月9号之后,他们闹了一下之后,很快就平息了。浙江也是这样的。因为他就没有发生金融这种问题的,都好办。你没修路,你钱在,那就是替换掉也可以的。何况地方允许批准你成立这个铁路总公司、路矿总公司的时候,都是和政府有关的,就是有相当一部分有政府股权在里面,并不纯粹是你民间资本。

  四川最后闹事儿,也有相当部分是属于四川省政府的资产。但是为什么到四川出问题,四川这个地方太特殊了,它的股权构成太特殊。

  

责任编辑:周勇 龙周园 | 版面编辑:王学武

收藏 分享

相关视频

热词推荐
黄奇帆 奥朗德宣布不连任 好大一棵树 楼继伟 法国国旗 全国人大常委会 谢伏瞻 赵晗 洋务运动 票据法 全面深化改革 比较 钓鱼台七号院 同洲电子 一期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