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放记录

马勇:四川保路运动缘起真相(下)

大讲堂 / Caixin Forum 2013年10月16日 18:53 记者 杨楚

强行集资致全民持股,蜀道艰难致铁路无法修建,收归国有策略失当引发危机。

  【财新网】【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 马勇】但是为什么到四川出问题,四川这个地方太特殊了,它的股权构成太特殊。刚才我讲到,它的股权是跟全体四川人有关。这是一个原因。

  更重要的在哪呢?就是四川规划当中的路根本就没法修。四川自古以来叫什么,“行路难,难于上青天”嘛,就根本你进四川你没法进。那四川它最需要的一条路是什么路,出川的路,就怎么能从四川出来。那么当年四川,川汉铁路总公司就想修这条路,集资也是为了修这条路,叫川汉铁路总公司,就四川到武汉嘛。结果这条路他们当时是规划当中,那怎么可能呢?第一这个难度是100年之后共产党用解放军工程兵修的。死亡了那么多人,因为它什么?一路子就靠着翻山越岭架桥,就真正这种在陆地上行驶的这种路线,没有。那么这一个是施工的难度大,是人类历史上可能铁路施工难度最大的。 另外一条是什么呢,四川是个穷省,它根本就集不了那么多资。因此集完资之后发现,别说去修这个铁路,修二分之一、三分之一都不行,那怎么办呢?它这里边儿就发生一个问题,和我们今天这些集资案一样。钱一集出来以后,再谨慎的人他都没办法,立马就会产生这种支出嘛。 集资之后就是立马产生支出,那最基本的饭都总要吃吧,最起码的交际总要有吧。因此集资之后马上产生支出。就使这个集资款就在流失。那么正在流失呢,四川拖的时间也比较长,从1903年开始一直拖到了1911年都没能动工。

  【字幕】川汉铁路总公司在集资完成又无法顺利建设铁路的情况下,将资金投入金融市场以求保值。金融市场的大跌,导致铁路建设款巨亏。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 马勇】那么这中间这长达六七年的时间怎么办?七八年的时间怎么办?中国人最简单的思维就是要保值啊。第二步才是增值,第一步是保值啊。我们不能讲川汉铁路总公司的人都很混,他们要保值,怎保值啊,那就炒股票嘛,那就投资嘛。现在不能修铁路,我们去投资其它东西嘛,他们就挪用了一部分钱到上海,当时上海是世界经济中心。到上海去买股票,存这种钱庄。还是鸡蛋不要放在一个篮子里边儿,一部分去买股票。当时就买什么股票?1903年之后的股票,国际市场橡胶走强,就和几年前买石油一样的嘛。橡胶走强,当时就买橡胶,结果等到1911年宣布这个政策的时候,橡胶下滑,在那之前橡胶大概就是下滑了。那么这个时候股票都亏了.另外他买了一批就什么?买了一批相当于我们现在说的基金吧,就是放在钱庄里面。放在钱庄里面收这种定息的,就是你赚多少钱我不管,但是到年度你要给我增息的。那么这是一部分,就是川汉铁路总公司当时还是做了很多就是这种防范。

  因此等到1911年这个政策宣布之后,四川铁路总公司并不是反对这个政策。四川铁路总公司强调这个政策好啊,你们终于让我们解套了。它最初的反应是解套了。因为这个压力从1903年一直压到1911年,那就谁也崩溃了。修又修不了,这个钱有这个风险你随时,你不能人间蒸发啊.你扯进了那么多人,中央政府来解套,这是一个对四川、川汉铁路总公司来讲,当时它认为是件好事。

  【字幕】盛宣怀在四川铁路收归国有的谈判中,要求四川承担投资损失,被认为只算经济账,未算政治账,导致民怨沸腾。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 马勇】但是,就是盛宣怀一对一的谈判使他没法接受,因为其它省都解决了,它没有问题没有亏损。四川的问题在哪呢?不是钱庄那一部分钱出问题,也不是那一批没动的钱出问题,主要就是买股票的钱出了问题。买股票的钱就是它在原来低位买,升值。升值之后呢,现在就是“哗”跌下来之后,还拦腰给斩了。那么拦腰斩了就亏了这一部分,大概亏了有几百万。这亏了几百万,那按理说责任在谁呢?盛宣怀讲,这责任怎么在我呢?盛宣怀讲,我现在给你兑股票,我兑你多少股票就是多少股票。我兑你这个股份啊,铁路这个股份我兑多少就多少。你现在值多少我兑多少,因为你铁路没修嘛。你现在有现金多少我给你兑回去多少,包括利息我都可以兑回去,但是你没有这个钱我怎么兑。你不能拿你这个现在橡胶这个钱、股票来跟我充啊。那么股票充的话就平盘嘛。你只能按着,你现在五毛,你就五毛,你现在一块就一块,应该是这个原则吧。盛宣怀当时是中国当时最高的财经高人嘛,这是一个最基本的原则。

  但是四川也有道理,四川讲你现在给我这个来清盘,那当然我亏了。但是股票是没有永远下跌的股票啊。那如果再过几年之后,我的股票涨上去了,我不就没问题了嘛。那我们今天,一百年之后来讲的话,四川它也有它的道理啊,但是中央也有中央的道理啊。就在这个僵持的。这个要从5月9号一直僵持到9月17号,四川的僵持就在这一块。那么这个僵持过程当中,也有高人做过建议,像江苏的张謇,就给中央明确建议,这个亏损的这块儿应该中央财政买单。为什么?因为是你政策导致的,你是个政策性亏损。就是这个问题,而且政治利益高于经济利益。我们今天肯定会处理这个问题了。我们今天肯定就是快刀斩乱麻。算政治大帐,不能算经济小帐。张謇当年建议就是说,算政治大帐,不要算经济小帐。这个亏的,你就中央政府你通通买了单。你如果说面子,你让股民解脱,之后再收拾这些负责人。如果负责人有贪腐行为,有在这里边吃好处的,那就往死里治他都是可以的。

  【字幕】四川铁路国有化运动很快从经济纠纷变成政治危机。四川投资者与政府卫队发生冲突,死伤数十人,成为事件升级的关键。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 马勇】但是这个时候呢,你不能够把全体四川人民的股民给绑架进来。因为你这种绑架进来从五月份一直弄到9月17号,他整个在那闹就是,就叫保路运动。那就不是原来讲修铁路问题,现在理论已经转化什么?你们拿着外国人的钱,你们来收买我们的铁路,是要把中国的铁路卖给外国人你们赚大钱。那后面讲刚才那个过程就扭掉了,它已经转化为一种政治斗争。那么这样僵持几个月,当然盛宣怀讲,我对的,我政策对的,我凭什么要让步呢?我们讲,从财经的意义上来讲,当然他这个没错,但是就是他忽略了这个政治帐,经济帐只算。因此等到9月17号就发生了什么?长时期几个月在四川总督府门口天天在那,就像我们现在到民政部门,到高法门口看到,就在那长期抗争嘛。还我钱啊什么东西的,天天在那抗争。

  抗争的过程当中,我们就去想一下,这个过程当中最容易发生冲突,而且谁愿意让冲突?是在这闹事的人,就组织闹事的人就希望能够发生冲突。因为只要不发生冲突,政府肯定不管,但是发生冲突政府就不得不管。9月17号在那集会抗争的人,就和总督府的卫队发生了正面冲突,死了几十个人。死了三十几个人,才把这个僵局打开。那么僵局打开以后,一下子发现不对了,才发生后来一连串问题吧。

  这个时候中央就开始慌了。中央在那之前几个月都很从容。5月9号、6月9号、7月9号、8月9号、9月9号,四个月吧,中央都不理这个茬的。但是发生流血之后,这可就没办法了。因此中央这时候从湖北派湖北的新军去到四川。过去我们叫镇压,实际上我研究的问题,那就叫去维稳嘛,去维护稳定嘛,就帮助当地去维护稳定,就别再发生这样一种动荡。

  在这个时候湖北的新军往四川走,四川内部的这种保路运动也就开始往政治上策划,讲你看朝廷开始镇压我们了,从湖北派军来了,因此保路运动慢慢拿起武器来。因为经过这几个月的折腾,革命的力量也进入了,不是一个纯粹的原来这种民族资本问题。革命的力量进来了,而四川更重要的四川就是哥老会。那么哥老会本来就是民间的一种秘密组织,它就和这种经济利益、和乡土这种情结联系在一起的。那么这样一弄,你就派多少军队去都解决不了问题。

  【字幕】新军一直是变革的重要力量。新军要求中央政府重回宪政改革之路,解决民生问题,最终在1911年10月10日哗变,革命爆发。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 马勇】就走到这儿,军队一去,四川的事情还没解决,武汉那边出问题了。武汉就是,因为新军的主力走了,武汉就空虚。武汉空虚呢,这个里边就牵扯到一个什么,过去我研究的另外的问题就是,新军本身这么的一个就是说它的性质。

  新军从1895年开始练新军,一直到1903年成立中央练兵处,到1906年宪政改革,但是新军一直没解决一个什么问题?就是职业化、专业化。新军一直在这个变革过程当中.从1895年变革过程当中,新军一直在引领中国变革,因此它就保持一个说,不仅是一个对外的这种军事有战斗力的这种军队,而且还是一种政治上的这种领先的,就是国家有什么政治运动,都是新军认真学习,好好带头执行。因此在这个时候呢,就是新军内部的领导人,在这个就是在四川开始一直僵持下来,新军的内部领导人就在琢磨着,中央现在在走上歪路上去了,就是中央的政策是连连出现这种错误,就是你是个弱政府。因此它认为,可能中央里边儿有一拨人在把握着朝政。因此新军在1911年的10月10号,他其实就是一个哗变嘛。他就要求朝廷,要求北京那个朝廷,要重回宪政改革的路径,要去解决这种老百姓的实际问题。那么这样它引发了一连串的祸乱,这样一种变动,但是保路运动就在这开始起了这种。从源头来讲,它起了这种激活了这个多米诺骨牌一个功能应该这样来说。

  

责任编辑:周勇 龙周园 | 版面编辑:王学武

收藏 分享

相关视频

热词推荐
有其屋 黄奇帆 广东省委书记 洋务运动 上海人口 滑膜肉瘤 陈小鲁 电e宝 郭瑞民 陈一新 刘志庚 曾荫权 曹建海 孙立平 预警级别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