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谁该承担能源转型成本?

实时报道 2013年10月29日 16:30 记者 黄凯茜 袁新

“煤改气”伴随着涨价阵痛,天然气价改成本应由全社会分担

  【财新网】(记者 黄凯茜 袁新)【主持人开场】接着来关注天然气领域。日益严重的雾霾天气,正在倒逼中国的能源转型。在这个过程中,天然气作为一种更清洁的能源成为最合适的选择。但中国并没有出现类似美国的页岩气革命,天然气占整个能源消费的比重还非常低,目前还不到6%。其实,天然气之所以没能在国内发挥它应有的光热,主要卡在价格扭曲和供给不足等方面上。那么近几年来,天然气的开发情况有什么进展?棘手的价格市场化问题,又有哪些曲线改革的路径?带着这些问题,我们专访了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前所长周大地。

  【财新记者】去年(2012年)10月国家有一个天然气发展的“十二五”规划,出来之后到现在有一年的时间了。这段时间当中天然气包括生产消费,然后还有综合利用和环保方面,有哪些进展?是不是符合预期?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前所长周大地】我想第一,这一年来各方面对天然气可供量这个问题上还是有一进步的进展。一方面,国内的天然气的开发投入,有很大的进展。但是天然气在中国的情况,很重要的是它的管网建设,这方面取得的进展也很大。同时今年开始的天然气价格改革,也为天然气的进一步发展和进口,也就是合理的应用也都创造了条件。从目前的总的情形来看,现在天然气每年的供应和消费的增长速度都在15%左右。所以这个还是一个非常快的发展速度。

  【财新记者】我们也注意到现在天然气越来越依赖于进口,对外依存度也在不停的上升。但是进口方面有问题就是它的价格特别高,会存在进销价格倒挂的问题。结合现在的天然气价格改革,下一步规划是不是价格倒挂的问题?要如何解决呢?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前所长周大地】实际上这次天然气从广东、广西开始做的试点,现在在全国做的推广就是以可替代燃料作为参考价格,适当的做一点折扣,来做为天然气定价的标准。基本上为天然气的正常发展创造了一个比较合理的价格范围。

  但是实际上随着中国天然气的进一步的发展,真的把管网建设完成的比较好,供气来源比较多了以后,我估计天然气价格还会自己形成一套,能够反映天然气的供需平衡、市场的紧缺程度和供应状态,以及生产成本的合理化,和投入的这种合理利润,这么一个价格体系。

  【财新记者】从今年7月底就开始提高城市天然气门站的价格,主要是工业用气方面。其实我们也看到从9月底,出台了天然气上网定价就提高了价格。这个您认为是先对发电的这方面进行一些政策引导,还是说随后也会有在其他的工业利用上面也会有不同的政策出来?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前所长周大地】中国因为现在在价格管理方面,从国务院价格管理方面,对于消费者的心理和接受状态,还是比较关注的。所以我们现在中国形成了一个,只要政府管制的这些价格,真的到民用方面去提价,就好像形成就非常困难。

  所以我们现在的价格改革,往往把第一就是不面对千百万用户,老百姓这个先放放,然后就是工业和商业用户上,先去做一些文章。因为这样好像无论如何它提高一些成本,了不起它可以转移到它的产品上去,这样阻力小一点。

  我们现在因为天然气还在发展的一个初期阶段,应该说是还不能说是天然气的这个用户已经比较饱和的状态,就有很多是可以换成气的。那么现在首先是保民用,然后是改造必要的锅炉、窑炉,然后才是把发电的这个燃煤锅炉能不能有所替代,是这么一个过程。

  【财新记者】最后一个问题就是,对发电和化工企业来说,从企业层面它使用煤炭比天然气的成本会更低廉,在成本上企业没有动力去使用天然气来替代煤。在这样的情况下,国家需要怎样的去引导呢?会不会说需要国家、企业和居民共同承担这个能源结构调整的一个成本?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前所长周大地】你想大家要清洁空气,要把PM2.5这种雾霾问题,空气污染治理了,你必须使这些工业企业减少排放。我的想法来讲,就尽量少用采取补贴的方式,就是什么都是按社会。比如说社会要求环境治理,本来你污染的企业,你就要去解决你的环境治理问题。如果你说我现在生产的东西,只能污染的生产,那对不起你只能不能生产,你要非要,你说我非要卖便宜东西我要出口,对吧,我不污染中国我就出口不了,那对不起那就别出口了。

  【主持人】来自环境和健康的压力已经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推动中国从环境成本高昂的煤炭、石油逐渐过渡到天然气等清洁能源。但转型的过程不仅有阵痛,还要付出代价。需要明确的是,转型的巨大成本不应由政府财政兜底,而是要让全社会来分担。

  

责任编辑:龙周园 | 版面编辑:王学武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人工心脏 敲诈勒索罪 存贷比 何立峰 中宝投资 香港经济 五大战区 黄坤明 昆明火车站暴恐案 互联网彩票 胡和平 李显龙 武警部队 中科招商 薄熙来二审维持原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