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放记录

产业政策不能宏调化

请问 2013年11月04日 10:37 记者 戈扬 实习记者 刘婧

卢锋认为,产业政策宏调化加剧经济波动,未来宏调政策要去行政化

  【财新网】(记者 戈扬 实习记者 刘婧)【主持人】宏观调控,这个词对于大多中国人来说都不陌生,是指政府为保证经济运行而采取的政策措施,小到银行存款利息的升降、大到“四万亿的经济刺激计划”都是宏观调控的一部分,宏观调控的作用到底如何?中国的宏观调控有哪些特点?未来十年中国的宏观调控会有哪些变化?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卢锋。

  【解说】卢锋,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2013年起,卢锋开始在财新《新世纪周刊》上发表系列文章,以十年宏观调控史为主线,细察开放宏观经济增长和宏观调控政策演变大势,他主张政府应该注意宏观政策的界限。此外,卢锋还非常关注农业等方面的问题。

  【小片1】不少人都认为宏观调控是政府的事情,关我们老百姓什么事?但事实上呢,每次油价上涨、每回银行利息下调、每轮房价调控都对我们的生活产生了或大或小的影响。那么究竟哪些是宏观调控呢?它们是如何影响我们的生活呢?

  宏观调控第一招,存贷款利率、法定准备金率、公开市场操作。央行加息1%意味着什么?对一位按揭了100万元30年的买房人来说,这意味着要向银行多交24万元的利息。从2006年8月到2007年12月,经过多轮上调,一年期贷款利率从6.12%涨至7.47%,算下来,一笔30年的百万元贷款要多支付32万元的利息。

  宏观调控第二招,价格控制。过去十年,占CPI权重高达3%的猪肉价格是中国物价的风向标。以2007年为例,猪肉价格上涨了50%,鲜猪肉批发价一度创下每公斤22.88元的历史最高,有些地方零售价格高达40元。有关部门数次下发了“限价令”也没能遏止住“天蓬元帅”上涨的势头。有人将CPI戏称为“中国猪肉指数”。“限价”效果如何,你懂的。

  宏观调控第三招,行政干预。其实“天蓬元帅”还不是最难对付的,房价才是更大的敌人。过去十年,房价犹如孙悟空,踩着筋斗云,一路前滚翻,老百姓看的是心惊肉跳。从2009年到2013年,有关部门先后推出了被民间称为“国八条”、“九部委十五条”、“国十条”、“国五条”和“新国五条”的多轮“限购”措施,在“限价”的基础上,对买房、卖房进行了各种限制,比如没有当地户籍不让买房、比如限制购置第二套房、比如二手房加征20%交易税等等,甚至人为暂停了土地市场交易以防“地王”出炉。至于效果嘛,我不说,你也知道。

  宏观调控第四招,产业政策。光伏行业前些年得益于政府政策扶持,成为“造富机器”:施正荣短短四年便带领无锡尚德登陆美国资本市场,股价一度高达80美元,施正荣以182亿身家登顶中国首富,与此同时,赛维、英利、天合等八家企业也在当地政府大力支持下赴美上市。但好景不长,光伏产业泡沫破灭,行业领军者尚德面临破产,其他几家股价也出现断崖式下跌。

  除了这些招式外,过去十年各式宏观调控工具和手段多达30多种,相关政策文件出台近百个,有十余个政府部门参与其中。

  【财新记者 戈扬】您在财新有一个专栏讲的是“十年回看宏观调控”,您对过去十年有什么梳理?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这十年宏观调控有什么经验和教训?

  【卢锋】你说宏观调控十年,我觉得经验教训来讲,我觉得首先应该要肯定宏观调控,或者说宏观调节,我觉得它首先还是具有一个重要性和必要性。我觉得有些方面也是值得总结,有一些宏观调控的手段可以更早地做一些改革调整,使它更好地向市场经济转轨。而这个转轨过程,宏观调控政策工具选择会在这个架构本身的变化,它本身就是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一个重要部分。

  【财新记者 戈扬】刚才你提到有财税政策,包括货币的政策,包括我们想聊一下产业的政策,不知道这一块你怎么看?

  【卢锋】产业政策我觉得最突出的就是表现在对待投资的限制,那怎么抑制投资?最后就是产业部门怎么抑制投资,最后就是哪些部门投资不让投,或者要准入,审批。所以现在为什么审批(越来越多)

  【财新记者 戈扬】发改委

  【卢锋】我不是写了一篇(文章),就是说为什么审批越改越多呢。它就是这个道理,最后要利用审批或者准入来限制投资,这样一来经常需要宏观调控,所以这一块就延伸出很多管制政策,所以到最后就形成一种产业政策,然后好像是越减越多这样悖论性的现象。

  【财新记者 戈扬】那现在呢?现在你观察呢?

  【卢锋】现在也很有意思,某种意义上现在也说明产业政策到最后要作为宏观调控政策的一种局限性。我们现在的经济可能是合理区间偏低,这个时候,你要用货币政策、财政政策这是有一些工具的,就是有一些手段的,但是我们可能由于种种原因可能在利用这些工具方面考虑到其他的一些政策目标,可能现在的力度、节奏可能有些特殊的考量。那它要产业政策的话,就要定向地做一些基础设施投资。或者过去的一段时间它做得比较多的就是加快审批,去年湛江的钢铁项目,为什么审批那么快呢?正好五月份的时候讲稳增长嘛。

  【财新记者 戈扬】(经济)数字不好看了

  【卢锋】按过去的逻辑就是这样的,稳增长的产业政策就该配合,加大审批力度,今后一个合理的状态下,尽量减少审批,它想投资就让它投,包括刚才我们讨论的,有些部门的准入还要放开,有些部门不是不想投,而是没法投,铁路啊、医院啊,可能有些民营企业想投医院,为什么就不可以投呢?

  【财新记者 戈扬】对,除了放宽准入之外,另外一方面我们也发现一个问题,就是大家现在都在谈消化库存,去产能,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产业政策又在扶持一些新兴的行业,我们在想这些行业未来会不会又变成另外一个光伏产业或者是另外一个新能源汽车,我们很担心。

  【卢锋】这个也是一个很有意义的事情,过去我们讲产业政策宏调化,产业政策有时候不仅是抑制一个产业的地投资,可能也包括鼓励一些产业的投资,就像我们说的有保有压,也有鼓励也有限制。就说你挑选的新兴行业

  【财新记者 戈扬】不一定是市场上(认可的)。

  【卢锋】然后你鼓励它投资,它实际在假定政府识别能力比企业要高,这个也不一定,为什么你(政府)看到了企业就看不到呢?有时候是企业先看到的,比如说光伏行业,实际上是企业先看到的。我刚刚到常州最好的一家天合去调研,去考察,也去学习吧,实际上它是在九十年代末就想搞,包括这个施振荣,实际上也是最先作为一个企业意识到光伏有产业机会,这些都不是官员发现的,这个很正常,如果官员能发现他早不当官员了

  【财新记者 戈扬】自己当企业家了。

  【卢锋】他可能当企业家了是吧。中国还麻烦在这,不仅是中央鼓励,地方政府都抢着鼓励它。这到最后会造成一种环境,在这种情况下,本来挺好的行业,或者很好的企业家,反而到最后,结果在这样一种环境下胜利冲昏头脑,然后把握不住自己,可能做出一些事后看来欠妥的、缺乏明智性的决策,我觉得这个都属于经验教训。

  【主持人】卢锋认为,过去十年宏观调控带来“价格搞不对,货币难管好,通胀摁不住,资产泡沫化”等弊端,这不仅导致产业政策等宏调化,更重要的是加剧了宏观调控政策的行政化,经济冷暖不定,“调不了温度就调温度计”,客观上放大了经济波动的周期和影响。未来宏观调控不仅要在具体的调整政策上进行改革,更要进行宏调模式与宏调机制的转轨,降低对微观经济、具体行业的干预。

  

责任编辑:周勇 | 版面编辑:王学武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赵晗 法国国旗 债券基金 南华早报 卖座网 信用卡提现 政治局委员 三年自然灾害 两个女人的战争 螳臂挡车 高澜股份 宋卫平 曾荫权 东部战区 p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