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放记录

农村儿童营养投入亟待加大

请问 2013年11月11日 08:15 记者 戈扬 实习记者 刘婧

加大对农村儿童教育和营养的投入,是经济增长的长期驱动

  【财新网】(记者 戈扬 实习记者 刘婧)【主持人】中国2013年三季度 GDP数据日前出炉,7.8%让不少人长出了一口气,但长期增速放缓的趋势并不会因此扭转。身处赶超阶段的中国是否会步墨西哥、阿根廷等国的后尘,进入“中等收入陷阱”?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引擎在哪里?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美国斯坦福大学国际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斯科特•罗泽尔。

  【解说】斯科特•罗泽尔,斯坦福大学国际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罗泽尔长期扎根在中国农村进行实际调研,被称为“最懂中国农村”的外国人,他主张从改善农村贫困地区儿童的营养问题开始,提高农村高中入学率,为中国未来经济增长提供动力。

  【小片1】为什么有些国家穷,有些国家富?为什么有的穷国经过30年的发展能够成为经济强国,有的穷国却始终原地踏步?

  上世纪60年代,韩国还名列联合国公布的“全球最不发达国家”榜单,人均GDP仅为87美元。经过30年的发展,韩国进入亚洲最发达的国家行列,人均GDP达到10000美元。韩国经济“逆袭”依靠的是一代懂英语、会数学、具有高中以上学历的工人。同在“全球最不发达国家”榜单上的墨西哥面对的是一代既不懂英语、也不会数学,大部分没有接受过高中教育的低素质劳动者,数十年后,墨西哥依然没有摆脱“贫穷”的帽子。

  中国的情况就是韩国和墨西哥的结合:城市向韩国靠拢,农村则向墨西哥看齐。

  现在中国大城市和县城里,有83%的人上过高中,但在农村贫困地区,这个比例只有40%,甚至更低。中科院曾对西部贫困地区46所学校进行跟踪调查发现,初中阶段一届学生的辍学率高达25%以上。虽然贫困地区农村人口只占中国的23%到24%。但在贫困地区,有很多家庭一对夫妇都有两到三个孩子,因此中国35%至40%的小学适龄儿童来自贫困地区,也就意味着未来20年中国将有接近一半的壮劳力来自贫困地区,数字超过1亿人。按照25%的辍学率,意味着从现在到2030年,中国社会将至少有2500万没有英语、数学等基本技能的年轻人进入社会。

  与此同时,中国的低工资时代已结束,工资正迅速增长。有人预测,未来20年,中国工人的平均时薪将达到10美元甚至更多,但不懂英语、数学和计算机的工人却无人雇佣,如果不改变现状,中国将有2500万年轻人失业,这相当于荷兰和比利时两国人口的总和。

  剩下的3/4贫困地区在校学生的前途也并非一片光明,调查显示,超过30%的学生患有贫血,这源于没有肉吃营养不良导致的缺铁。据此推算中国贫困地区有2000万名学生贫血,贫血会导致注意力不集中、精力不足,妨碍智力发育。在宁夏、甘肃和川北,有10%的学生患有近视,能够出钱配得起眼镜的不足1%。

  未来20年,中国是更像韩国还是更像墨西哥?与这1亿来自贫困农村的孩子的发展息息相关。

  【财新记者 戈扬】那您去过最贫困的农村,能不能帮我们看一下,就是跟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相比具体的差距,能不能跟我们讲一讲您去看到的场景,有没有一些具体的例子?

  【斯科特•罗泽尔】我们从婴儿,小婴儿的差距(就非常大)。就是城市是怎么样,贫困农村是怎么样,然后后来会将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的(差距)。你可以在每一个阶段你会发现这个鸿沟是非常非常宽,而且我想可能是越来越宽,不是越来越小的,所以这个是我们特别担心二十年以后中国的。因为为什么呢?因为我们都知道现在工资在提高,是因为劳动力越来越少,然后经济是发展,所以它需要劳动力的。所以你想一想,如果真的中国GDP是接着成长,到了2030年可能是一个小时八块美元。

  【斯科特•罗泽尔】2030年一个小时八块美元?

  【财新记者 戈扬】这个是最低工资的。如果你是一个老板,你要请一个工人,打工的,这个工人你要有什么样的技能,什么样的你才能愿意?他要懂数学、好的语言、英语也学,科学、地理,要会用计算机的对不对?

  【财新记者 戈扬】那么您觉得农村教育或者贫困山区这样的教育,能不能借助城镇化的发展有所作为呢?

  【斯科特•罗泽尔】我觉得他如果要促进城镇化,第一大的任务就是你要答应了,你要有一个承诺。任何人把孩子带到城里去,他就可以在当地的公立学校受到非常高质量的教育,这个是最最重要的。因为现在所有的(农)民工,他最大的矛盾就是我带不了孩子去,因为带孩子去,要不然我就进不去这个公立学校,我就要在私立打工子弟的学校,质量很差的。要不然我就会在边缘的公立学校。我觉得这个是一个非常非常不好的政策,而且我想这个是马上要解决的。如果我想,李(克强)总理,我想政府第一步,你就是要说任何的孩子在任何的地方,都能享受到高质量的教育,这个是第一。第二是很多人还是在农村的。他不会一下子就过来了。

  【财新记者 戈扬】对。

  【斯科特•罗泽尔】所以你也要接着办农村的教育,从幼儿园开始的,要搞好教育。

  【财新记者 戈扬】就是农村也要从幼儿园开始,然后一步一步的建立起来吗?

  【斯科特•罗泽尔】对。我说过了,如果你以前去过,那个农村的设备是特别特别差,我觉得第一个我们要看看清楚国家最近十年投资很多很多钱在设备里面,在建教室,在建学校的校区,真的是现在是很不一样。但是问题是现在不是学校,不是设备,现在问题是小孩子的体质,小孩子的营养跟他的健康的情况。我想我们知道前几年有一些研究单位,他们也发现很多很多农村小孩子是营养不足,就是小学生,贫血,就是缺铁。你把一个有贫血的孩子放在人大附小,是全国最好的学校,他也不会学好的,就是有病了,他生病了。所以大家都认识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们做大量的投资,要投资营养中餐。

  【财新记者 戈扬】营养午餐?

  【斯科特•罗泽尔】是这个营养午餐,然后在692个县有2000多万个学生是天天给他(们)三块钱提供免费中餐。问题在哪里,其实我们是一直在观察农村的营养问题,没进步。

  【财新记者 戈扬】没进步?

  【斯科特•罗泽尔】没有进步的。为什么呢,很清楚的,三块钱是不够。三块钱是足够提供免费的米饭跟免费的鲜菜,也可能一个星期免费的两三个鸡蛋,或者一两杯牛奶,但是这个是远远不够,就是提供他们的营养的。

  在西南(地区)40%的孩子,现在40%的孩子肚子里面有虫子,就寄生虫、蛔虫、带虫,就是你给他两块钱除虫药你就可以解决。可是现在这个学校不给他吃药的。

  【财新记者 戈扬】为什么呢?

  【斯科特•罗泽尔】我也不知道。

  【财新记者 戈扬】是没有经费。

  【斯科特•罗泽尔】他说卫生部跟教育部是分开的,这个必须得在卫生院做的,而且卫生院说我们查出来有虫子我们才给他要。然后是二十多块钱查有没有虫子,而且很麻烦,要去两次,后来你再去问是不是要吃除虫药。所以除虫药是两块钱,要看有没有虫子是二十块,而且费很多时间的。可是差不多一半的学生是这样的,那你肚子里面有虫子你能好好学习吗?

  【财新记者 戈扬】就没有任何的钱是往这方面拨款拨下来的?

  【斯科特•罗泽尔】对,现在应该是当地政府,就是中央出三块钱,当地政府出两块钱。这个当地政府没这个钱,而且他不会往这边投资,他们的财政很紧张的。你让他们投资他们不投资这个,他们投资发展区或者做道路,或者修什么……

  【财新记者 戈扬】修他的办公楼

  【斯科特•罗泽尔】县城的办公楼。

  【主持人】如何为中国今后的发展继续培养增长动力,扎根中国基层的美国经济学家斯科特•罗泽尔认为:劳动者的水平决定了经济发展的层次,中国想要从“世界工厂”成功转型,提高劳动者受教育水平至关重要。而改善贫困地区儿童营养、健康情况,将是一系列改善农村教育行动的基础。当然,并不是每一个“世界工厂”都能顺利转型,中国要抓紧了。

  

责任编辑:周勇 | 版面编辑:王学武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东江环保 敲诈勒索罪 吴迪 农地改革试点总结 陈小鲁 三个有利于 马家辉 熔断 省委常委 有其屋 螳臂挡车 炎黄春秋网 王文涛 无线输电 索罗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