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耶伦接棒伯南克

快评5分钟 2013年11月17日 20:51

如何退出QE是留给新主席的最大难题

  【财新网】【主持人】时间进入11月,伴随着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第二届任期结束的临近,他的继任者耶伦无疑已经成为全球经济最受瞩目的人物之一。作为对世界经济最有影响力的央行的新任主席,同时也是首位女掌门,耶伦会对美联储今后的政策产生怎样的影响?已经持续了近5年的量化宽松是否有望终结?耶伦个人的性格、经历又会对美国经济产生怎样的影响?一起来关注今天的深度报道。

  【解说】10月9日,经历了数月猜测之后,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提名耶伦(Janet Yellen)出任美联储主席,接替即将卸任的伯南克(Ben Bernanke)。自2006年起担任美联储主席的伯南克,第二个任期将于2014年1月底结束。

  【美国总统 奥巴马(Barack Obama)】耶伦知道怎样建立共识。她会听取不同的看法,并会为一个共同的目标把人们团结起来。

  【解说】今年67岁的耶伦生于美国纽约州布鲁克林。1967年,她以优等生成绩从布朗大学毕业,并在1971年获得耶鲁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1977年,耶伦首次进入美联储任职,并在此结识了她的丈夫,著名经济学家,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克洛夫(George Akerlof)。此后,耶伦先后在伦敦经济学院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任教。作为经济学者,耶伦发曾发表多篇有关劳动力、商业活动和宏观经济的文章,在学界产生了广泛影响。她还经常与丈夫一起合著写作。

  1994年后,耶伦几度出入美联储,先后担任美联储理事会董事会成员、旧金山联储主席等职。她还曾在克林顿政府时期担任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金融危机后的2010年,她正式出任美联储副主席,并成为伯南克推行量化宽松政策重要支持者之一。

  【美联储副主席 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我们已经取得了进步,经济更有力了,金融体系也更有强大了。

  【解说】对耶伦的提名,充满了戏剧性变化。原本被视为较为倾向退出量化宽松政策的前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是呼声最高的候选人之一,但他对QE倾向“鹰派”态度也引起了市场的担忧。最终,萨默斯以竞争美联储主席的过程将会“激烈和充满冲突性”为由,退出角逐。

  【HIS首席经济学家 纳瑞蒙·贝尔拉夫什(Nariman Behravesh)】我想她是伯南克经济政策的亲密盟友。所以我想,我们从耶伦那里期待的是,最重要的就是连贯性,以及某种程度上对美联储预期的稳定性。

  【解说】除了长远的量化宽松政策何去何从,耶伦还面临着如何减轻两党分歧对美国经济造成的负面影响的重要任务。在提名耶伦担任美联储主席的发布会上,奥巴马就曾表示,耶伦懂得如何建立共识。

  【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副院长 朱宁】整个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对于全球的经济有多大影响,但这个影响我觉得是举足轻重、一言九鼎的。因为美国联储控制着整个全球的流动性、控制着整个全球的融资成本,所以美联储对于全球各个经济体的经济有非常非常大的影响,这点我觉得是毋庸置疑的。

  【主持人】目前,耶伦正式接任美联储主席的日期已经临近,有分析指出,对于耶伦,接任后第一个的挑战也许就是弥合美联储的内部分歧,由于数位鸽派成员即将离开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内部的“鹰”“鸽”两派可能势均力敌,“达成共识”将变得更加困难。就耶伦继任的有关问题,今天我们请到了财新传媒国际财经评论员李增新来做出点评。

  增新,耶伦可能是美联储历史上,乃至整个G8工业国家里的首位女性央行行长了,那么也有评论就认为她可能是第一位从一上台就认定为是“鸽派”的央行行长。对于耶伦你是怎么评价的呢?

  【李增新】那么如果评价耶伦的话呢,其实可以把她跟这个奥巴马的第一选择萨默斯做一个对比。从学术角度看,其实两个人造诣都是非常深的,这一块基本上是不相上下的。但是耶伦她从来没有在私人部门供过职,她就有可能对于金融市场或金融行业更公正,或者说更严厉。那么另外一点我们看耶伦由于她在美联储工作的时间也比较长了,尤其是在2010年以后,推出的一些“创新型”的工具,比如说“前瞻性的指引”以及之前的量化宽松,实际上她都是主推的人之一。对于央行的工具这一块,她实际上是驾轻就熟的。第三点,我们知道耶伦她的沟通技巧可能是更强的。因为现在美联储还需要跟国会打交道,这一块对耶伦来说也是优势。那么萨默斯这个人我们知道他实际上是非常自负,有的时候也是比较傲慢的。他是听不太进去别人给他提的这些意见的。

  那么这些是耶伦的优势,但实际上就像你说的,“鸽派”这个立场其实对她来说也有一些劣势。过去美联储一直比较强调央行的独立性,如果你想强调独立性其实一个比较方便的做法就是,你委派一个“鹰派”,或者说至少不是特别突出,特别明显的“鸽派”人来做主席。美国的经济形势现在并不是特别好,失业率确实是在下降,但实际上这背后是就业参与率已经下降到了1980年代以来的最低水平。而且这几个月的新增就业也不太好,我们又知道耶伦本身是比较相信数据的。另外美国财政的僵局也并没有完全打破,我们现在只知道到明年1月底,或者是2月初的时候是没有太大的问题。现在本来美联储的所有工具都是“创新型”的,史无前例的,也就是说过去的这些经验都不能应用到今天,那么到将来这块的争论对变得更加激烈。

  【主持人】那就像你所说的,过去五年当中,美联储包括全球的央行,都做了许多以前没有做过的事情,那么在这些事情当中,你觉得哪些变化是值得我们关注的呢?

  【李增新】我觉得其实最大的是两方面的变化。第一就是咱们刚才说的工具的“创新”上。那么关于量化宽松QE之前我们已经说的比较多了,实际上它也不是美国第一次使用。另外一个比较突出的,而且是由耶伦主动来推动的,其实就是2010年以后最近这两年的,一个所谓的“前瞻性指导”。我们知道美联储的职责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促进就业,另外一个是控制通胀。这两个方面的职责实际上是此消彼长的。那么在同一时间你总要有一定的倾向,是不能二者兼顾的。那么在这个时候央行实际上是比较希望它能够管理市场预期的,但往往有些时候市场并不一定听你的话,即便你今天还没有宣布你要加息或者是收紧货币政策,但是如果大家认为你在将来的某一时点会这么做的话,他们就已经有了这样的反应。也就是说在美国,只要失业率没有降到6.5%以下,那么我的利率就一定不会动的。这个实际上就把货币政策进行锁定,市场变得更加放心。

  另外一个比较大的特点是,央行受到的政治压力越来越大,央行的独立性正在丧失。这表现在方方面面。第一就是2008年危机以后,罗恩·保罗(Ron Paul)是一个众议员,他一直在强烈呼吁要打破美联储的秘密性,要审计美联储。结果在这样的压迫下美联储要更多地公开自己的资产负债表。而且我们看到现在每一次议息会议之后,美联储主席还要召开记者会。

  那么另外一个例子是这次危机后,央行的重要性凸显出来。实际上在过去普通的民众是不太去关注央行究竟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因为大家也不是特别懂。过去的时候美联储的主席、副主席在国会的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听证并且要通过他们的投票通过的时候,实际上基本是走个形式。最近这几年,比如在2010年的时候,伯南克的支持率实际上在参议院只拿到了70票,这是历史最低的。总而言之,其实美联储在这种工具或措施上出现了创新,出现了这种史无前例的手段。另外一方面他也受到了空前的政治的压力,独立性正在丧失。

  【主持人】我们看到就业市场不好,财政僵局也要在明年1月的时候,两党之间可能还会有一场恶仗要打,那么退出QE真的是遥遥无期了吗?

  【李增新】2008年的时候,其实就有美国的专家跟我说过,一旦进行量化宽松,一旦开始印钞,这就有点像吸毒,吸食慢性毒药,你上瘾了以后就非常难戒掉。现在我们看,5年过去了,这种迹象变得越来越明显。正是因为央行从来都不是完全独立的,他要受到政治影响。也因此美联储每次遇到危机的时候,他去降息,他去放松货币政策的时候,他是非常坚决,非常快速的。但每一次他在逆转操作的时候,就变得非常缓慢。那么作为结果,也就是在他缓慢退出的过程当中,他又创造了一个新的,超级巨大的泡沫,也就为下一次的危机埋下了隐患。

  

责任编辑:李增新 | 版面编辑:王学武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引力波 朱明国 强奸罪 新凤霞 张翔 孙立平 美国大选第二场辩论 存贷比 孟晚舟 易乾财富 转移支付 何立峰 秦晖 国九条 方洪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