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放记录

黄益平:金融改革要做大动作

大讲堂 / Caixin Forum 2013年11月21日 07:33

下一步改革的核心问题是改变金融机构的行为方式。要让利率和汇率由市场机制来决定,从而可以反映资源在市场上的稀缺程度,改善资源配置。

  【财新网】【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 黄益平】金融改革,我觉得每个人的解读都不太一样。我自己看什么?我觉得最核心的就是看我们金融体系能不能把市场化的路走到底。

  市场化的内涵比较丰富,对于我来说,最关注就是利率汇率能不能变成由市场决定的。但是这个利率和汇率能不能变成市场决定的,刚才几位专家都已经说到,它不是简单放开来的问题,可能有一个金融机构改革的问题,有一个市场监管的问题等等。但是我想说明的是,我自己最关注的问题是市场信号能不能准确地反应市场供求关系。

  【字幕】中国经济增速很高,但结构失衡严重,和既往改革中不对称的市场化策略相关。金融改革成就很大,问题也很多。

  【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 黄益平】第一,我觉得中国金融开放,是过去30年经济改革策略重要的部分。为什么这么说?看今天中国经济模式有很多赞扬,也有很多批评。核心的一点,我们看到的是增长速度很高,但是结构失衡非常严重,所以有各种各样的解读。我自己的解读是跟过去市场化的策略有关系。

  中国的市场化的策略是什么?我觉得就是一个不对称的市场化的策略。什么是不对称的市场化的策略?我们走了30年,今天再看中国经济一部分市场全部放开,从农产品、制造业到服务,政府很少干预,价格都是由供求关系来决定。投入品市场,劳动力、能源、土地凡是你可以想到用于生产投入的,干预非常严重,非常普遍。不需要再举具体的例子。把我们投入品的价格压低,一般情况有一些特例,一般情况是把价格压低。后果是什么?我们是不断在补贴生产、投资者、生产商,补贴一部分机构的同时,当然要向一些人征税,对居民变相的征税。

  改革开放的核心是什么?就是不断走向市场化。但是这个走向市场化的过程当中,这个路径是不彻底的。它的核心就是不断地从居民到企业收入再分配的过程。为什么中国30年来增长非常快,结构失衡越来越严重,投资占GDP的比重越来越高,消费占GDP的比重越来越低,包括一些腐败的问题,这都和我们过去市场化不彻底的问题有关系的。这里面最重要的一条,就是金融抑制和金融扭曲,是在所有成本扭曲里面最严重的一个因素。这是我理解金融改革走了30年,过去30年金融改革成就很大,问题也很多。

  【字幕】30年金融改革,长于建立体制和发展规模,短在改善机制和放开市场。经济增长过度依赖投资占比不断提升,长期看难以为继。

  【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 黄益平】我的一个简单的概括,金融改革做了什么,就是有两个比较重要的特征。第一,金融改革长于建立体制和发展规模,但是短在改善机制和放开市场。为什么说长于建立体制和发展规模?刚刚改革开放的时候,有人说中国只有一个银行,以它为主的金融体系。今天看中国的金融体系已经是五花八门,非常丰富。从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城市商业银行、证券机构、保险机构,所有的五花八门的机构都有。规模来说,我们的M2是全球最大的,央行资产负债表已经是全球最大的,所以规模和体系来说有长足的进步。但是反过来看利率还是被管制的,汇率还是受央行干预的。我们的机构刚刚讨论很多就不说了。很多国有商业金融机构上市了,股份制、有战略投资者了,在形式上都是上市公司了,在治理上面有多少改变?这样的做法,跟我前面说的不对称的市场化的核心,或者它的宗旨是一致的,目的是为了以最快的速度支持我们的经济增长。

  第二,跟我们的经济增长有关的。我们现在有一个共识,我们过去的增长模式现在持续不下去,对金融其实是同样的问题。为什么是同样的问题?对经济结构来说,现在看到经济增长的速度在不断地下降,其实一个很重要的内涵是什么?就是投资对于经济增长的力度越来越弱。很简单的一个例子。刚刚改革开放的时候,投资占GDP的比重是在25%左右,今天投资占GDP的比重是在45%以上,有的说是50%,这么高的情况下,支持同样的GDP增长的速度,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这样的模式要持续下去,我们的投资占GDP的比重必须不断往上走。但是从数学上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不可能走到百分之百。所以实际上我们看到,说得难听一点,前苏联的概念,原来的经济增长靠越来越多的投入品的积累,最终一开始是很成功的,后来的问题就是边际报酬递减。苏联为什么到80年代末就不行了,因为它的投资边际回报到0了,这个时候经济一下子就垮下来。我们还没有到那个时候,但是我们的投资回报,我们的很多问题很明显。

  另外一些具体的金融问题来说,也能看出来我们过去这样的改革方法,可能持续不下去。影子银行已经说了很多了。在我看来影子银行很简单,就是市场不能再接受当局对于利率严厉的管制。可以看成变相的利率市场化,这可以帮助我们改善资源的配置。风险就是在没有监管的情况下放开,可能以后跟接下去不知道是什么样的问题。

  热钱的问题。过去有资本项目的管制,国内有很好的屏障,但是现在热钱流进流出越来越多,资本项目管制继续下去变得越来越困难。像是这样的问题合在一起,可以说我们金融改革到了必须要做大动作的时候,或者说过去走了一半的金融改革的路子要走完,才有可能支持我们增长模式和体系转型和稳健。

  【字幕】很多国家在不成熟的条件下开放金融,带来金融危机,但不意味着现在不开放还是一个选择。核心是由市场来决定资源配置。

  【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 黄益平】下一步我们要做的核心问题是什么?金融机构的行为问题。把产品市场放开,要素市场价格压低,你也可以把它概括为把要素市场的价格理顺,当然这个理顺不是理顺那么简单,不是放开就解决了。所以前面几位提到的,如果没有金融机构的改革,包括如果我们没有国有企业的改革,利率能不能真正实现市场化,这是有一个很大的问题。但是我觉得,最终它能不能让我们的市场机制发挥作用,让我们的利率和汇率由相对的市场机制来决定,从而可以反映资源在市场上面的稀缺程度,改善我们的资源配置,我觉得是很核心的。至于具体的策略上有不同的思考,但是我觉得一个核心,第一我同意许小年教授说的机构的行为不改变,放开来不知道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来看全球金融开放,开放肯定是有意义的,因为能改善效率,支持增长,但是开放的同时也意味着风险的上升,在大多数国家开放的直接结果都导致了金融危机。

  在20世纪最后20年,发生了100次的金融危机。为什么金融危机的频率在不断地提高?原因就是很多国家在不成熟的条件下开放金融,那么开放金融是有风险的,但不意味着现在不开放还是一个选择。我个人来看不开放很快也会发生金融危机,所以在两个之间怎么求平衡,利率市场化或者由市场来决定是我自己觉得是一个核心的问题,但是需要两个东西。一个是产权的改革,改变机构的行为,第二是监管,在改革的过程当中,有一个次序的问题。

  (此为黄益平2013年9月27日在2013中国金融创新论坛上的发言)

  

责任编辑:周勇 龙周园 | 版面编辑:王学武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三个有利于 商誉 票据法 刘芳 王强 会议 任汇川 奥朗德宣布不连任 螳臂挡车 广东省委书记 去杠杆 卖座网 华润银行 杨鲁豫 黄坤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