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金融改革需要哪些抓手?

实时报道 2013年11月21日 17:00 记者 王力为 龙周园 戈扬

以上海自贸区为试验田;存款保险制度为利率市场化先决条件

  【财新网】(记者 王力为 龙周园 戈扬)【主持人】欢迎回来。接着来关注中国经济的话题。改革红利在进一步释放。备受瞩目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描绘了未来数年中国市场化改革的蓝图。在金融领域,《决定》提到加快资本项目开放、人民币汇率和利率改革等关键词。上海自贸区则是这一系列改革的试验田。日前,我们的记者采访了花旗集团高级顾问威廉·罗兹。来看看这位与中国有很深渊源的银行家对中国金融改革有着怎样的见解。

  【解说】现年78岁的银行家、花旗集团高级顾问威廉·罗兹(William Rhodes)2010年结束在花旗超过50年的职业生涯后,仍担任花旗顾问,同时回母校布朗大学任教授。此前,作为花旗集团的高级副董事长和高级国际官员,他在花旗和一系列国家面临的金融、经济、政治危机中,果断地处理危机,有“国际金融外交使节”之称。他还曾参与一系列花旗在中国的业务发展,也曾与中国中央和地方官员多次沟通、建言献策。

  【财新记者】你在最近的文章中提出,中国的零售业销售在2013年7月增长了13%,但固定资产投资从1月到7月增长超过20%。中国现在还未转型为消费主导的经济模式,这有什么风险?

  【花旗集团高级顾问威廉·罗兹】我认为靠投资拉动的增长模式已经到头,这种模式在过去半个世纪带动中国经济腾飞。但现在是时候向消费主导的模式转变。这个目标在过去几次的五年计划都有提及,但推进的动力不足。

  所以我认为,中国领导层要下决心让经济更加开放,通过发展服务业调整经济结构。为此要做的是放开金融领域,刚挂牌不久的自贸区会在这方面有所作为。

  我还比较乐观的是,自贸区有助于推动中国加快人民币可自由兑换的进程。这也很重要。我认为这个过程会比很多人的预计要快。他们认为需要20多年左右,我认为未来五到十年就能实现人民币可自由兑换。

  另一个需要落实、也是政府正努力的方向是利率市场化。现在贷款利率管制已经放开,现在到了攻坚阶段,那就是要向存款利率开刀。为此,中国应该尽快推出定期可转存单这一工具。还有一个领域是总理李克强提到的,要建立存款保险制度。

  【财新记者】总理李克强在之前的讲话中,对在自贸区推进金融自由化有很信心。但大家的一个担忧是,一旦自贸区里的利率完全市场化,或者人民币可兑换了。自贸区之内、以及区内和区外的资本流动会不会不可控?

  【花旗集团高级顾问威廉·罗兹】我认为挑战总是有的,但自贸区就像一个试验区,来检验一系列改革。其中的风险无法避免。但以自贸区为试验区是值得的,它的经验能为中国更广大的地区所用。

  【财新记者】中国的银行仍在坐享存款利率上限带来的收益,还无法为消费者提供差异化的服务。而外资银行在这方面做得更好一些,但它们在中国却面临很多准入门槛。你怎么看待外资银行进入中国?它们能为中国的银行更多的经验借鉴吗?

  【花旗集团高级顾问威廉·罗兹】我不认为外资银行在中国在哪方面有优势。但它们可以将积极、正面的创新引入中国。因为外资银行也有负面的创新。它们在其他地方检验过的正面的创新,可以用来服务中国消费者。这是外资银行能做的事,并且能以此帮助本土的机构成长。

  【财新记者】在全球,银行业的一个趋势是混业经营,形成一个无所不包的银行系统。中国却是个例外。我们看到花旗集团既有花旗银行又有花旗证券,你认为这是银行业的一个不可避免的趋势吗?

  【花旗集团高级顾问威廉·罗兹】这取决于每个国家的不同情况。美国现在已经在往反方向走,因为花旗原本就是一个混业经营的例子,它试图为所有人提供一切服务。但最终结果并不如预想的那样好。所以大家都说,现在要分业经营,要把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分开等等。比如英国要在这两个业务之间加上“围栏”(Ring-fence)。每个国家的趋势都不同。所以你要做的是,选择最适合中国和中国消费者的方式。我是这么看这个问题的。

  【主持人】利率市场化、资本项目开放是未来中国金融改革确定无疑的方向。但也正如罗兹所提醒的那样,改革也有很多先决条件,比如利率市场化的前提是建立存款保险制度。与此同时,改革过程中还要防范金融风险。

  

责任编辑:龙周园 | 版面编辑:王学武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