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财税改革路向何方(一)

实时报道 2013年11月28日 17:00 记者 丁锋

财政的地位已被提至“国家治理”的高度

  【财新网】(记者 丁锋)【主持人】欢迎回来。在今天和明天的两期节目中,我们将重点关注新一轮的财税体制改革。【转身】企业和老百姓税收负担过重,公款消费问题突出,政府过度依赖卖地取得收入,这些看似关联不大的现象有着一个共同的根源,它就是中国的财税体制。中国财税体制历经多轮改革,往往在解决了一些问题的同时又带来了新的难题。如今,这套体制的弊端已经越来越明显,到了非改不可的时候。一起来看。

  【解说】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下称《决定》),单独拿出了一部分对深化财税体制改革作出部署。《决定》指出,“财政是国家治理的基础和重要支柱”,并提出“建立现代财政制度”改革的目标。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之后谈及如何实现这一目标时表示,(本轮财税改革)需从改进预算管理制度、完善税收制度、建立事权和支出责任相适应的制度三方面入手,消除各种体制机制弊端,发挥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

  【主持人】财长表态反映了怎样的改革思路?三中全会通过的《决定》又对财税改革做出了哪些方面的部署?下面就请财新传媒宏观新闻部副主任王长勇来为我们做出分析。

  【财新记者】对于十八届三中全会上,关于财税改革这一方面的路线部署,总体上您有一个什么样的评价?里面有哪些点是我们需要注意一下的?

  【财新评论员 王长勇】那么这次财税改革,一个重要的一点,首先就是把它的地位提高到“国家治理的基础”这样一个高度,而且是国家治理的一个重要支柱。这个,实际上跟“市场是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相对应。财政,原来我们仅是把它当成一个政府收支的功能,就是为政府理财提供一个财力的保障,那么现在把它提高到国家治理的高度,那么实际上财和政这两方面的改革就全面展开。而且,把它提升以后,未来我们国家整个治理的结构里面,财政就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地位。

  【财新记者】因为我们目前的预算制度有一些不完善的方面,会出现像年底突击花钱、公款消费这样平时被大家诟病的现象,那么三中全会对我们改善预算管理提出一些解决的方案,对于这些的话,您觉得会带来哪些方面的变化呢?

  【财新评论员 王长勇】这些老百姓直接感受实际上跟我们现在的预算和税收整个财政制度里面的缺陷是有关的。比如说年底突击花钱,实际上这就跟中央和地方之间的事权划分里面出现的问题有关,就是大量的中央事权,或者地方事权是中央承担的支出责任比较多,地方事权资金不够,那么就产生了大量的专项转移支付。专项转移支付呢,这里面涉及到一个问题,又分散在政府的各个部门去落实,中间有一些程序,有些程序以后导致专项转移支付的数量非常多,数量多以后,地方又有一个申请审核的过程,这里面还涉及到一些寻租问题的出现,出现以后,大量的转移支付一层一层地向上申请,导致这样一个程序非常漫长,这就体现在真正到地方开始使用这些钱的时候,基本上就到了年底,所以年底就支出比较集中。这里面就涉及到政策提出的转移支付制度的改革和中央地方事权和支出责任的划分。降低转移支付,这里面有一个特点,第一,把一些专项转移支付降低,变成一般转移支付,年初的时候就把钱给地方,地方在花这些钱的时候就会均衡在各个月份,不会集中到年底。另外,地方现在承担了很多事情,并不是它应该承担的,它也没有能力承担的,中央政策就要上改一部分。上收一部分以后,中央或者省一级直接把这些事情就承担了,承担以后,那就不存在转移支付这个环节,以后就会在各个月份均衡地把它花下去了。还有一个就是公款消费问题,公款消费,实际上就是我们的预算民主监督制度的缺乏。这次提出一个加强人大对预算决算的审查,我们知道,对政府的监督,一定不可能指望它自己监督自己,一定是另外的一方制约,那么就是立法机关的监督。这次提到了预算的公开透明,那么这种违规、大手大脚的花钱,必然自然会收敛。另外,公开透明和完整的预算以后,那么人大审查监督预算就有了依据和资料的详实,就能很好地行使这样一个权力。另外,我们可以看到,刚才说对“支出预算和政策的监督”,这样就是对预算安排的过程中出现的不合理,人大就可以提出否决权。

  【财新记者】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土地财政的问题,因为我们的地方政府对土地收入这方面非常依赖,另外我们正在进行的营改增呢,也会使营业税这个地方税种消失,也就是说地方税体系的完善是一个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对这方面是提出一个怎样的方法呢?

  【财新评论员 王长勇】第一,建立一个主体税种,寻找一个主体税种,现在提出一个方案,把消费税转移到零售环节以后呢,中央税转到地方税,大概能弥补8000亿的规模。还有一个,把现在有些地方征收的税种的税赋提高,范围扩大,比如资源税,扩大以后地方也能增加一些收入。还有,就是开征一些税种,比如说环境保护税,但是环境保护税是一个费改税的范畴,对增加收入可能贡献不大。还有一个,就是对个人住房征收房地产税,这个短期来说可能并不给地方带来比较大的一个收入,但未来可以陪养成地方政府一个税收的来源,那么短期看现在还主要靠一个上收事权的方式来解决它的支出压力。

  【财新记者】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关于中央和地方政府之间事权财权的不相匹配,我们看到决定里面提出的是“建立事权和支出责任相适应”这样一个制度,这个怎么来理解?

  【财新评论员 王长勇】这次跟市场上大多数人预期不一致呢,就是说52%左右的收入还是归中央,地方还是40%多。这样,里面提出一个跟原来不一样的地方,这里面考虑到中国地区的差异,需要一个比较大量的转移支付,存在中央,能够解决地区间的一个不平衡。那么,保持这样一个中央和地方收入结构的稳定,看来这次是做出一个明确的回应。那么事权划分,通过事权上收来解决地方支出的压力。那么现在还有个问题,就是说地方政府的激励机制里面,现在有一个,就是中央的政策和地方之间的不匹配,中央想让地方做的和地方(想做的)出现了一个背离,在这种情况下,中央还不敢贸然地把大量的收入完全交给地方,完全由地方自主地做出决策,那么这个看起来也是符合现在的一个实际情况。

  【主持人】财税体制改革的力度和进度,其影响不仅限于财税领域自身,很大程度上也决定了政府职能转变的进程和效果。从目前部署看,出现了一些新思路与新提法,相信本轮改革会有一个好的开始。我们将在明天的节目中继续做出分析,敬请收看。

  

责任编辑:林栋 | 版面编辑:王学武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人工心脏 敲诈勒索罪 存贷比 何立峰 中宝投资 香港经济 五大战区 黄坤明 昆明火车站暴恐案 互联网彩票 胡和平 李显龙 武警部队 中科招商 薄熙来二审维持原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