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放记录

加拿大收紧国企投资审查

宏观名家谈 2013年12月09日 10:14

资源部长解释新法规对国企和“净利益”规定

  【财新网】【主持人】去年,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以150亿美元收购加拿大尼克森石油,在国际经济界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很多研究者都将这看做中国企业海外收购的一个成功典型,不过令人意外的是加拿大政府在批准中海油收购的同时,也推出了新的外国投资指导方针。根据新提交的法案,收购资产标的达到10亿加元才需要联邦政府审批;但对外国国企收购,资产标的超过3.3亿加元就会触及联邦政府的审查门槛;还会进行所谓“净利益”(net benefit)审查。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加拿大新的投资政策会对中国企业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最近,财新记者专访了加拿大自然资源部部长乔·奥利弗(Joe Oliver),下面就请他为我们解读加拿大的新投资政策。

  【财新记者 张远岸】自从中海油收购尼克森之后,哈珀总理表示将限制外国公司持有加拿大石油公司多数股份,只有特别情况下才可以。但是大多是中国的对外投资企业都是国有企业,你是否觉得这个限制会把中国公司吓跑?

  【加拿大自然资源部部长 乔·奥利弗(Joe Oliver)】我不这样认为,就市场结构来说,石油是很特殊的,全球80%石油储备是被政府或国有企业控制的,剩余20%中的60%都是油砂资源,所以就市场供给情况来说,它的集中度是非常高的。从这个角度讲,国有企业在油砂领域具体的控制权,并不会是威胁到投资者对于少数控股或者合资的兴趣,也不会影响到他们对其它自然资源领域的控股。所有我们这里还有很多的投资机会。

  【财新记者 张远岸】中国对加拿大的能源投资下降很厉害。你觉是新的规定造成了这个问题吗?

  【加拿大自然资源部部长 乔·奥利弗(Joe Oliver)】这是一个好问题,我这样看。的确数字显示来自国有企业的投资,今年比去年下降了不少。但有趣的是,所有的投资,所有的合并收购活动,数量都相应缩小了。你知道,投资活动的停滞与国有企业的规则无关。我认为有很多的原因,这一点我与中国的高级官员也谈论了很多,你知道我们希望能就这个重要问题有一个开诚布公的讨论。没有人跟我说,他们觉得规则的改变是造成下滑的原因。我并不是说,这个规则一定产生了积极影响,但是你知道中国的经济最近也有一些下降。我们也都知道,当完成一笔巨额投资时,就像尼克森这笔,通常在新投资出现之前会有一个停顿,这150亿美元的投资是中国目前对外投资规模最大的一笔。

  【财新记者 张远岸】关于对外国投资者的所谓的“净利益”(net benefit)审核,很多人在批评这个过程不够透明,你能想我们介绍一下这个过程吗?

  【加拿大自然资源部部长 乔·奥利弗(Joe Oliver)】当然,我觉得这个规则是非常清楚的,但是在执行中也会有一些灵活度。如果规则过于僵化,我想对各方都没有好处。你知道,最高的原则是是使得加拿大在其中获得“净利益”。在分析过程中,很多因素都将被考虑。在国有企业方面,有三个问题是特别重要的:一个是这家外国国有企业将在多大程度上控制一家加拿大公司;这家加拿大公司会控制多大的市场;以及政府对于这家国有企业的控制程度有多高。这些就是我们的工业部长提供意见时要考虑的,他是负责这方面事物的。

  【主持人】采访中,奥利弗告诉财新记者,未来十年,加拿大的能源开发项目预计将需要超过6500亿美元的投资,其中外国投资者将扮演重要角色。增新,你觉得加拿大的这种做法,它符合国际惯例吗?

  【财新传媒国际财经评论员 李增新】那么我们看现在确实是越来越多的国家对于他自己一些所谓的核心的产业,或者说他认为的核心利益,尤其是像能源、资源这一块,实际上是更多地施以保护。当然这一块还是大家都在做的。那么对于国有企业的这个限制或者说规定,实际上也是符合将来这个国际贸易规则的一个大趋势的。因为我们看现在正在谈的这个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关系协定TPP,以及美国和欧洲之间的这个TTIP,那么这当中都有非常明确的国有企业“竞争中性”这样一个规定。当然即便他这个规定是符合国际惯例的,但在投资或是贸易的过程中,我们也要关注他是不是能够一碗水端平。是不是对所有的国家都是一样的一个标准。那么另外呢,这当中是不是纯粹的商业利益的考虑,而不是有过多的考虑这种政治压力,或是政治因素。

  

责任编辑:李增新 | 版面编辑:王学武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屠呦呦 货币政策 曾荫权 省委常委 饶毅 吴迪 张翔 去产能 黄奇帆 东北特钢 李克 大家谈 债券基金 释永信 北京市委书记